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85043bfa1d6a4c749d8fa391bc781f02,time=1585520514,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2050269/472051475.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41L4&nid=5900019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2050269&page=1&vt=2,signature=5870d9d74eae4b91ea61744f06a241965f7440eb
isshowflow:1,,
盛世宠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3章晋王的殷勤

似有所感,宋明岚在这一瞬间霍然回头。

晋王一脸平静冷漠地端坐马上。

除了他身边的心腹嘴角抽搐以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宋明岚虽然觉得仿佛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然而却找不出哪里不对,因此回头继续安抚两个丫鬟。

那几个下人知道面前是晋王的侍卫,纷纷变得安静了下来,然而看向宋明岚的目光却充满了畏惧,显然当一位楚楚可怜的少女一刀捅死一个凶徒的时候,就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都觉得心存畏惧。其中有几个下人的目光更是闪烁不已,仿佛还带着别的意味,宋明岚转头就看到了这些下人的目光,心底冷笑两声,侧目去看身边的一个容貌清丽,鹅蛋脸带着几分温柔的丫鬟。

这丫鬟的脸依旧苍白,可是却知道紧紧地将宋明岚掩在自己的身后,抵御旁人的目光。

见到那几个下人的眼神,这丫鬟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严厉了起来!

“若不是晋王殿下来的快,救了三小姐,就凭你们方才竟然舍了主子只宋自己逃命,三小姐就该回去告诉侯爷老太太,请侯爷治你们的死罪!”她声色俱厉地指着那几个大惊失色的下人呵斥道,“主子的命你们都宋不得了,可见你们也不是什么好奴才!忠靖侯府奴才多了去了,要你们这些不忠的东西,简直就是忠靖侯府的耻辱!”她看似呵斥,实则是在威胁这些下人。

如果他们在外面说

出什么不中听,比如宋明岚暴虐嗜杀的风声,宋明岚主仆,就一定会将他们不宋宋明岚死活的不忠之事禀告忠靖侯。

到时候,他们的一家子只怕都要被治罪。

“是奴才的错,求三小姐宽恕!”那些下人大惊失色,急忙跪在宋明岚的面前。

“三小姐一向慈悲善良,这一回就饶了你们,只是你们日后,也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那丫鬟继续呵斥。

“何必这样费事。”晋王的那心腹在目睹了自家殿下竟然暗搓搓扣下人家的帕子,英俊的脸上就露出了非常异样的扭曲,他简直在用看神仙一样的目光在看着宋明岚了,此刻见那丫鬟处处维护宋明岚,倒是叫他的眼里也露出了几分好奇,之后见晋王冷冷地看了自己一眼,急忙出言笑着说道,“我们殿下可是英雄救美,如果谁敢说不是我们殿下救的人,那就是在看不起我家殿下,到时候若有流言蜚语,自然有我家殿下去辩驳。”

他顿了顿,嘴角勾起一个冷笑,泛着淡淡杀意看着那些震惊的下人,缓缓地说道,“至于背主的奴才,自然都得死!”

如果是手中没有权柄,只是小小一个侯府嫡女的宋明岚说这句话,只怕还会有人心中动摇。

可当是冷酷的晋王说出这样的话,顿时就令这些下人不敢再有一点的三心二意。

想卖了宋三小姐谄媚忠靖侯夫人,也得看看晋王会不会饶了

他们啊!

“是。”这些下人纷纷跪下给晋王磕头。

晋王满意地看了自己心腹一眼,声音依旧冰冷,在宋明岚微微挑眉看来的时候,淡淡说道,“你不必怕,有本王在。”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温柔可亲的丫鬟把自家小姐继续往身后塞了塞。

如此不解风情,那晋王的心腹也是开了眼界了,他见晋王看向那丫鬟的目光都能泛起冰碴子了,顿时咳了一声决定自己真正地英雄救美,救这没眼色的丫鬟一条小命儿。然而就在他才张口欲言的时候,就见远处有一架华美精致的小小的车架自帝都轻车而来,不多时,那车架就到了众人的面前,停到了晋王和宋明岚的中间。宋明岚就见这车架虽然不大,然而处处精致,看起来尊贵非常,不由对晋王感激地点了点头。

“多谢殿下出手相助。”

这车虽然华美精致,不过看起来却并不令人觉得奢侈暴发,宋明岚是真的很满意。

若不是遇到晋王,就算她杀了凶徒,可是车架坏了,难道叫她堂堂忠靖侯嫡女徒步走回侯府去?

只怕真的那样儿,忠靖侯府里该有人幸灾乐祸了。

想到忠靖侯府的乱七八糟,宋明岚的目光就微微一黯。

她虽然是忠靖侯嫡女,身份贵重,在帝都之中也可以被称作侯府贵女,然而却生来命苦,生而丧母。

忠靖侯死了发妻不过一个月,自己的嫡女尚在襁褓之中,就迫不及待地续

弦娶了如今的忠靖侯夫人李氏,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忠靖侯本就不喜宋明岚的母亲,自然不会对她留下的这个女儿有多么的上心,因此一直都十分冷待,不仅对宋明岚冷淡,甚至连宋明岚的同母兄长,自己的长子宋明河同样十分厌弃,在宋明河只有十五岁的时候就借口好男儿都要自己去搏前程,不能依靠家族的势力,被赶去边关。

从此宋明河就少有书信回来,当忠靖侯夫人接连诞下了忠靖侯的次子宋明枫与次女宋明月之后,宋明河兄妹就更成为忠靖侯夫人的眼中钉。

宋明河在边关玩儿命,忠靖侯夫人又借口忠靖侯太夫人身体不好,命宋明岚隐居深山佛寺,日日为太夫人跪经。

这一跪,就是八年。

想到这里,宋明岚纤细的手,就慢慢地环绕着自己雪白皓腕间的碧青佛珠。

就算被遗忘在深山之中,每日暮鼓晨钟清淡度日,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担忧过忠靖侯府会把自己忘记。

就算忠靖侯夫人再忌惮自己,可宋明岚却依旧知道,总有一日,忠靖侯夫人会捏着鼻子,哪怕再不情愿,也会把自己妥妥当当地迎接回帝都来。所以她一向在古寺之中修身养性,安稳度日,甚至也用自己跪经礼佛的八年,成全了自己为自己祖母安泰的孝顺名声,还有……

不会叫忠靖侯夫人在自己幼年没有能力反抗的时候,对自己下手的机会。

如今,她

长大了。

当年的仇怨,她母亲的,她大哥宋明河的,还有她自己的,都该叫李氏一点一滴全都加倍奉还了。

明明灭灭的光在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汇聚,之后散去,化作潋滟的春水,化作了柔软的春风。

美艳无双的少女,此刻的笑容贞静柔和。

她再三对垂目看着自己的晋王道谢,毫不客气地上了这华美的车架,命一名下人提前去忠靖侯府送信叫府里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回府,这才命人启程。

只是晋王总是令宋明岚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当车轮滚滚开始滚动向前,宋明岚忍不住抬起手挑起了一侧的柔软的碧青色薄纱的车辆向身后看去,就见无数的银甲侍卫将方才那发生了冲撞的地方团团围住,而那高居马上的青年,此刻正跳下马,弯下了尊贵挺拔的身体仿佛从地上捡起了什么。她的心里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异样,却转眼就将这份异样抛在脑后,放下了帘子。

“三小姐,您没事儿吧?”

一旁,那鹅蛋脸一脸温柔的丫鬟眼里尚带着几分惊魂未定,低声说道。

宋明岚笑了笑,微微摇头,漫不经心地说道,“山中的野兽比起那狂徒,岂不是更加凶悍可怖?那时我可没见你们这样畏惧过。惠心,在山中清修八年,难道你的胆子都修没了不成?”那深山老林中的古寺确实清幽,可是在深山之中,自然有无数的野兽,狼虎之类也并不罕见,

宋明岚在山中久了,和自己的两个陪着自己忍耐清冷寂寞的丫鬟也曾经猎杀过一些野兽。

不过野兽到底不是活人,这两个丫鬟也确实在这八年很少见到外人。

“是奴婢的错。”惠心急忙低声说道。

一旁的另一个颜色俏丽,带了几分精明厉害的丫头也羞愧地说道,“珍珠也错了。”

“日后见得多了,你们就不怕了。”宋明岚念旧,对陪伴自己八年岁月一直尽心尽力的丫鬟自然十分宽容,并不在意。

她顿了顿,方才摸着衣袖之下的弯刀,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侯爷这回接小姐回来,是不是,是不是想念小姐了?”珍珠见宋明岚目光沉思,忍不住带着几分欢愉地拍手笑着叫道,“小姐花朵儿一样的年纪美貌,怎么能凋零在那种深山老林里?叫我说,侯爷这回接了小姐,心底一定是还有小姐的,到时候小姐一定也会还有好姻缘!”她眼底带了几分憧憬,见宋明岚笑而不语,就低声说道,“若三小姐嫁得好,夫人,夫人在天之灵也会开心的。”

“说起来,小姐也十七了,再不嫁人,也实在是……”惠心顿时忧心忡忡。

那些豪门贵女,大多十五六就成亲定亲,有了人家儿有了往后的归宿。

可是前两年明明宋明岚花期已到,可是忠靖侯府里完全没有动静,仿佛真的要叫宋明岚一辈子在古寺之中自生自灭。

她们这两个忠心的丫鬟,自然

忧心忡忡,日夜向佛祖祈祷,希望忠靖侯千万不要忘记自家的小姐。

如今……自家小姐算是苦尽甘来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