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0aed3b8d39e41babd0e971f89606759,time=1594137607,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3067426/473067436.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9L51L11&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73067426&page=1&vt=2,signature=1f250c8877e3ccf7c6fa1338dc29203ae784a1c6
isshowflow:1,,
超级修真弃少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九章 遇袭

没有理会呆立原地的谭布衣,一行人走到车子前,唐安国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笑吟吟的看着苏白:“不知小先生家在哪里?我安排司机送你回去。”

苏白提着一箱药材,不好再挤公交,也不再拒绝,道:“我就住在江州新区的湖心花园,麻烦唐老了!”

“哦!苏小先生原来是江州人本地人!哈哈,那真是太好了,若是你不嫌弃就随老头子,和我挤挤如何?”唐安国笑的十分爽朗。

苏白微微点头,笑道:“那就打扰唐老了!”

唐安国和苏白坐在后座,唐念微则是一脸不爽的被挤到了副驾驶。

汽车启动,唐安国虽然对苏白的来历非常好奇,可是看到苏白靠在窗户上眯眼的样子,也没在多说话。

唐念微转头看着眯眼的苏白,纤细的眉头皱成一团,这家伙和爷爷坐在一起,居然在睡觉?再看唐安国,却没有半点不满,一样躺在后座闭目休息。

唐安国的态度让她有些不懂,就算这小子有些本领,但是爷爷的态度也太过谦逊了吧?要知道,他们唐家在整个江南省可都是数得上的名门,整个江州那个见了唐安国,不是恭恭敬敬的,再看这苏白,简直是自大的过分!

正在闭目思考着如何淬体的苏白,如果知道唐念微所想,一定会大呼冤枉。

江州多山,却都不高,三辆奔驰S600此时正沿着起伏的城郊山区公路行驶,由于这条公路

刚刚修建成,路上车并不多,在三辆车视线内只有前方一辆拉满木材的重卡。

负责前后防卫的两辆车,巡视了周围一圈,确认没有异常后指挥加速超车。

“嗡---”

随着汽车提速,车内发出一声轻微的发动机嗡鸣,苏白下意识张开双眼。

下一刻。

那辆慢吞吞行驶重型货车,所有的车门一瞬打开,本来固定结实的粗大树干瞬间倒塌,像是消融的冰山一般,轰隆隆的向着后方砸落下来。

轰隆隆---

仿若火山爆发,数不清的粗大的树干,携带着千钧之力,转瞬就将躲闪不及的三辆奔驰车压下。

嗤---

前后两辆奔驰车的司机反应也都不慢,猛然刹车,车子轮胎在地上划出半个圆弧黑印,堪堪将唐安国的专车围在中间。

巨大的树干砸落在车顶和玻璃上,奔驰车只是摇晃几下,甚至连玻璃都没有碎裂!显然,这三辆奔驰车都是经过特殊改装的!

坐在车里的苏白看到这一幕,略微诧异的看了唐安国一眼,却见他面色淡然,没有丝毫惊慌,像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

“小李,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唐安国对着驾驶座上的平头青年吩咐了一句,才转头略带歉意的对着苏白道:“实在不好意思,让小先生受惊了。”

苏白淡淡一笑,“无妨。”

唐念微诧异的看了苏白一眼,这家伙居然这么淡定?怕不是装出来的吧?

“爷爷,我下去看看。

唐安国眉头微皱,摆了摆手,“不用,让小李他们处理就好。”

显然,唐安国对小李几人的身手很是放心。

不过在苏白听来,外面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

以他凝气中期的修为,就算不用眼睛也能将周围的情况尽收“耳底”。

唐安国的几个的几个保镖实力虽然不错,但是和来人相比还是不够看啊!

“砰砰砰---”一连串低沉的撞击声和惨叫响起,紧接着,车外就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唐老鬼,老朋友来了,还想躲在铁壳里不出来?难道想让老家伙亲自请你不成?”

瞬间,一直脸色淡然的唐安国脸色猛然阴沉下来:“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没死!”

唐念微像是想起什么,俏脸大变,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唐安国打断,“走吧,别让人等久了!”

三人下车,路面上一片狼藉,滚落遍地的树干,还有几个黑衣保镖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一个鹰钩鼻浑身精瘦的灰袍老者站在不远处,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壮硕的长发青年,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唐安国面色微沉,对着苏白小声道:“苏先生,这是唐家的死对头,实力不容小觑!实在抱歉,让你受牵连了!”

“不过你放心,待会我拼了老命也会拖住他们,老头子我只要一个请求,希望你若有可能带念微离去!”

唐念微咬牙道:“爷爷,我是绝不会走的!这邢老怪虽然厉害,但

是咱们联手,未必没有希望!”

苏白没有说话,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两人。

两人实力不错,特别是鹰钩鼻老者,若是按照体内气的量来算,怕是已经到了凝气巅峰,比唐安国还要高出不少。

那长发青年的的实力,应该在凝气初期,同样比唐念微高出一大截。

但是这只是单纯的以气的量来说,若是比“质”,同样是凝气中期的苏白,可以单手吊打他们一群!苏白体内的真元,和唐安国等人的气相比,就好比钢刀和豆腐,再多的豆腐,一钢刀下去也是稀巴烂!

“想走?”鹰钩鼻老者耳朵微微一动,阴翳的脸上涌出一抹凶狠:“唐老鬼,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就凭现在的你也想挡我?”

他冷冷扫了苏白和唐念微一眼,冷笑道:“和你唐家也瓜葛的人,一个也别想走!”

他的话音未落,不再犹豫,瞬间跃起,像是鹰隼一般一爪向着唐安国的天灵盖抓去。唐家在江州势大,他可不敢耽误时间等到唐家来人。

“阿虎,这两个小的就交给你了!”

一直沉默的长发青年猛然抬头,看着唐念微和苏白,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

“放心吧,他们一个也走不了!”话音未落,身体犹如鬼魅一般,向着苏白和唐念微两人冲去。

看着来势汹汹的长发青年,唐安国面色大变,不敢把赌注全压在苏白身上,居然不顾鹰钩鼻老者的攻击,衣袍鼓荡

间,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脸色涌出不正常的潮红,一掌向着长发青年拍去。

“滚开!”

他这含怒出手,长发青年不敢硬接,急速前进的身体居然在半路停止,强行扭曲,像是不倒翁一般躲过唐安国一掌。

“哼---唐老鬼,你找死!”鹰钩鼻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愠怒,这唐安国居然敢轻视他!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