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85b56349ad444428bad4dcd55349ecb,time=1575592085,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3230615/47323801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1L4L4L51L4&nid=590001694&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69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3230615&page=1&vt=2,signature=ef065441d7b2907980c88ea1c11250ddd79bbda8
isshowflow:1,,
穿越后我成了渣渣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3章 老娘又活了!

洛清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似乎有水灌入自己的口鼻。她拼命挣扎,耳边响起年轻男女的嬉笑声。

“看,她还真是不自量力,不如趁早死了算了。”

“可不是吗,还想着嫁给太子殿下,没看见太子殿下不喜欢她吗?都在水里挣扎了,太子殿下可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呢!”

“要是我是太子殿下,就该让她死了,嘻嘻!”

什么太子殿下,她是21世纪的杀手洛神,人人闻风丧胆的顶级杀手!

还有,太子殿下又是谁?老娘可是杀手,杀人不眨眼,太子殿下算个什么东西!

“小姐,你别死,丞相府里奴婢能依赖的就只剩小姐一人了,你若是死了,奴婢该怎么办呢?”盼归牵起女子的手,轻轻贴在自己脸上,眸中泪水落下。

“小姐,你还记得吗?夫人去了的时候你还和奴婢说,等到你成为太子妃,好日子就要来了。小姐如今及笈了,再过不久,好日子就来了,就再也不会像在丞相府中一样度日如年了。”

盼归不停地说话,丞相府如今掌家的正是顾念卿的继母罗氏,她巴不得顾念卿死,自然不会好心请大夫来。

反正顾念卿自作孽,罗氏有的是说法让相爷相信是自家小姐找死。

可是这丞相府中都是罗氏的人,盼归就算是想出去找大夫也无法。何况离王将顾念卿救上来时,太医都已经说了,顾念卿活不成了。

“那太医一定是

庸医,小姐吉人自有天相,怎么会就这样死去呢?小姐还没等到大少爷看清二小姐的真面目,奴婢一个人……怎么能撑得下去……”

盼归趴在床前嘤嘤哭泣,自夫人死后,她与小姐相依为命,在这吃人的丞相府中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

外人都说小姐是草包美人,胸无点墨,而二小姐确是燕国有名的才女,却不知罗氏故意将小姐养成这样。二小姐才是罗氏的女儿,她怎么会让自家小姐的风头盖过二小姐?

“死了也好,小姐不用怕,盼归很快就来陪了。黄泉路上,小姐等等奴婢,就不会孤单了。”

真吵,是谁一直在说话?什么死不死的,从来只有她让别人死的份儿,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让她死?

不对,她确实死了,还是被自己心爱的男人和最信任的朋友杀死的。

不,也许她还活着,说不定他们失败了,自己获救了!

可是,眼皮好重,抬不起来啊……

不,我要活下去……就算是死,也要拖上那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陪葬!

洛清,睁开双眼,你可以的!

“小姐,小姐你的手动了!”盼归忙将她的双手握住,语气中带上满满的期盼,“小姐睁开眼,不要死!”

“啊……”洛清用尽浑身的力气,终于将眼睛睁开,眼前一片昏暗,看不清任何东西。她眯着眼适应好久,才能勉强看清,破烂不堪的房间,打满补丁的帐幔,以及一个满脸喜

悦的小丫鬟。

再低头往下,发现自己竟然穿着旧衣裳。

洛清自幼便待在组织中,却也是很有常识的人。这一身衣裳分明是古装,除了古人和拍戏,谁会穿这些衣服。可是这附近,并没有摄像机。

难道说,她借尸还魂了,还是借了个古人的尸体?

“你是谁……我又是谁?”

嗓子干痛得厉害,洛清咽咽喉咙,盼归适时的递来一杯冷水。洛清皱眉看了片刻,满是裂痕的茶杯显得寒酸至极,里面装的还是冷水!

然而形势所逼,她不得不嫌弃的接过,一口气喝光。干涸的喉咙得到滋润,总算是舒服了不少。

“你是谁?”洛清再次问道,“这儿是哪儿?我是谁?”

“小姐,你不要吓奴婢!奴婢是盼归啊小姐!你是这相府的大小姐啊!”盼归哭道,拽着洛清的双手悲痛欲绝,“小姐你怎么了,都怪奴婢不能及时救你,你不要吓奴婢啊!”

洛清被她哭得脑袋疼,她不耐烦的将双手抽出,揉着额头,闭目沉思。

一幕幕熟悉的场景闪过,洛清知道那不是自己的记忆。那女子比她还美艳几分,肤若凝脂,凹凸有致的身材,顾盼生辉。

一滴清泪从眼角落下,洛清迅速伸手擦干。她冷笑一声,看着自己满是污垢的双手,露出满是伤痕的小臂。

在这丞相府中过的是什么日子呢?谁又能想到,光鲜亮丽的背后是多么残忍的腐朽?

那女子在湖中绝望悲痛

,却只有一个丫鬟在意她的死活。心上人还巴不得她去死,何必呢?

我既替你活下来,就断然不会再窝囊下去!他们从我这里拿走的,我都要一样样儿的拿回来。我受的苦,他们必要百倍偿还!

我是……绝对不会妥协!

“别哭了,去给我取些饭菜来。”半天不曾进食,顾念卿皱眉道。

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想事情。她是个随遇而安的,却并不代表着她会满意自己现在的状况。堂堂的丞相府正正经经的嫡长女,却混成这样狼狈的模样,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了。

继母虐待,继妹设计,父亲放任不理,一母同胞的弟弟却宁愿和继妹亲近,府中还有一个姨娘和一个庶妹时不时落井下石。就连曾经以为是依靠的太子,也一心盼着自己死。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惨的人吗?

顾念卿一边寻思,一边坐直身子。虚弱的体质,虽然长得好,却掩盖不了营养不良的事实。

盼归终于将饭菜端来了,顾念卿探脑袋一看,却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这是什么鬼?洛神什么时候看过这比猪食还不如的饭菜!

两个泛黄的馒头,一碗飘着菜叶的清汤,就没了……就没了!

她的身份可是这府中的大小姐,吃的竟然是这些!别说肉,就是一碗米饭都没有!

一口气哽在喉间,顾念卿捂嘴咳出声来,撕心裂肺。

“小姐,都怨奴婢,如果奴婢还有银子,就能给小姐吃好的了。大厨

房的下人们都是夫人的人,奴婢今日也只能拿到这两个馒头。”盼归双眼通红,自家小姐还是个病人,可大厨房的嬷嬷下人们早就各自回房歇息了,这两个馒头还是傍晚时分看门的四喜硬塞给她的。

这府中,也就只剩四喜一个好人了,就是大少爷也是不可信的。

顾念卿好不容易止住了咳,敏锐的发现盼归话中的关键点来。

“你还没吃?”一整天也就两个馒头,这是要将她主仆二人活活饿死不成?

这府中的人,倒是精明!

盼归眼神闪烁,掩饰的将头撇开,故作轻松,道:“奴婢吃了,小姐饿了就来吃吧,虽然是两个馒头,但总比饿到天明要好得多。”

话是这样说,双手却偷偷背到身后,悄悄将腰带勒紧了些。

顾念卿忽然觉得鼻子一酸,她怎么不知盼归在说谎?以往的苦日子,都有她陪着,盼归一心为她着想,让她想到了萝儿。

“盼归,以后我们不会再受苦了,我不会再让你受苦的。”顾念卿吸吸鼻子,坚定但,“盼归,我们会过上好日子。”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好日子!

“小姐,盼归信你。”盼归将馒头放到顾念卿跟前,双眼晶亮,似乎看到了顾念卿口中的好日子一般。

她是不信的,这府中都是罗氏的人,没一个人愿意帮帮她们主仆。好日子,好日子在哪儿呢?只要能活下去,就已经是万幸了。

顾念卿叹一口气,算了

,总有一天她会信的。因为,现在的顾念卿,已经不是那个懦弱、委曲求全的顾念卿了,她是杀手洛神肆意张扬,满腹算计的洛清。

她凭一己之力在皇宫中站稳脚跟,就能在这丞相府中过上好日子。

那些无关的人,该死的,一个她都不会放过!

“一人一个,吃吧。”顾念卿将另一个馒头塞到盼归手中,视死如归一般咬一口。

发硬的馒头,带着一股子骚味,她强忍着恶心,一口一口的咽下。不吃?那就饿着,说不定这具虚弱的身体,还等不到明天的日出了。

顾念卿是个惜命的,或许该说,是个记仇的,她继承了这具身体,就应该为原主报仇。她要活下去!哪怕是在不同是时空,她也要活得精彩!

盼归嚼着馒头,面不改色,仿佛习以为常了一般。顾念卿知道,很多时候,她们连馒头都未必能吃到。

偌大的丞相府,不说富可敌国,却好歹是有钱的,竟然这样对一个嫡出小姐,不得不说人心残忍了。

吃过“晚饭”,顾念卿躺在床上愣愣的发呆。这样的夜里,还没有灯烛,倒是省了不少银子。不过想来府中也是不缺这点银子。

根据原主的记忆,她娘亲曾是富商之后,后来嫁给丞相,带来的嫁妆可谓丰厚得很。丞相便是利用她娘亲的嫁妆一路打点,才坐到今日的位子。

男人有了权势就会变心,不然她娘也就不会郁郁而终了。顾念卿

始终觉得,自己的娘亲和丞相之间的相处模式很奇怪,丞相似乎对她娘亲又爱又恨,却又舍不得伤害她。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