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77fa9994cd84c4cbfbb6a9288f42a49,time=1573798039,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4670929/47467222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11L4&nid=397794141&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7794141%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4670929&page=1&vt=2,signature=af80ebb0543ee6b9210baf7a1af463f82f08bca9
isshowflow:1,,
无上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故人羞辱

姜云海得罪齐家,夫妻双双被贬为奴隶,姜峰也因此受累乞讨苟活。

这件事在竹山小镇也算是一件家喻户晓的大事,聂小月自然也知道。而且,得知此事后,她和她的老爹都还有几分辛灾乐祸。

原因很简单,姜云海在的时候,这竹山小镇的第一高手还轮不到聂虎。当年,姜云海可是玄武境九重圆满,只需一步就能踏入地武境的高手。

武者,先有肉身力境,自高而低分四个境界——天、地、玄、黄。

黄武境武者,武者的第一个境界。这个境界的武者需要掌握最基本的能力——吐纳。所谓吐纳,便是感悟到天地之力,利用呼吸将天地之力纳入体内转化成气劲,储存在丹田气海之中,以备后用。

这吐纳,这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但大部分强体九重的凡人不能成为武者,就是因为感悟不到天地之力,无法完成吐纳,致使一辈子都只能是空有千斤蛮力的凡人。

玄武境武者,武者的第二个境界,也是蜕变的境界。这个境界的武者,已经打通了身体奇经八脉,以气为食,丹田气劲的储存和获取变得相对容易不少,想要再进一步,就需要用丹田气劲对肉身进行淬炼。

对普通武者来说,这个境界就成了一个分水岭。淬炼肉身的法门不同,武者实力自然不同,而且实力往往相差甚远。就拿姜云海和聂虎比较,姜云海即便是将修为压制

在玄武境七重,也能轻松战胜聂虎。只因他的《霸王炼体》较之聂虎的炼体法门强上不少。

地武境武者,踏入这个境界的武者,那可就是真正的高手了。像竹山小镇这样的小地方,一两百年可能都难以出现一个。再大点儿的县城,可能会有那么一两个。

天武境武者,那就更稀缺了。到达这个境界的,那可是能坐镇一方的人物。只要愿意,是可以得到一个郡作为封地的。

至于再往上的境界,肯定有,只不过,那已经是超出了普通的肉身力境,达到了一个崭新的层次了。

说回当前……

当初聂虎虽然身为镇长,在地位上要比姜云海这个卫城队队长高一头,但是姜云海为人刚正不阿、护城有功,深受竹山小镇居民爱戴,威望上远超聂虎这个镇长。

正因为如此,聂虎私底下对姜云海颇有成见。而眼高于顶的聂小月,对姜峰这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更是看不上眼。

自姜云海被贬为奴隶之后,聂小月每次在街上碰到姜峰,必然要拿姜峰消遣羞辱一番。久而久之,便是她身边的丫鬟,身为奴隶,竟也不拿姜峰当人看了,以羞辱姜峰为乐。

“叮……叮……叮……”

三声脆响,金币在碗沿上敲响。

姜峰本在一心一意吸纳日月之力修炼明王金身,听到这声音,缓缓睁开眼睛。

只见聂小月的贴身丫鬟正蹲在他身前,两个手指头捏着一枚金币不

断敲击他的碗沿。而聂小月,正一脸傲慢地俯视着他。一队穿着厚重甲胄的卫队士兵,威风凌凌地站在旁边。,

看到姜峰睁开眼,丫鬟又用金币在碗沿上重敲了几声,一脸调侃地开口说道:“姜大少爷,这一枚金币可够现在的您吃仨月。上次让您沿着这条街爬一圈,您觉得丢人没答应。这次也不让您爬了,就给我家小姐磕上三个响头。三个响头换仨月吃食,别说是你了,就是这镇子里随便拉个人出来,都会抢着磕这三个头。怎么样?”

姜峰听了微微一笑,道了一声:“谢谢,不用。”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一枚金币,对普通家庭来说,能顶上一个月的花销,确实足够他姜峰吃上三个月。有了这一枚金币,他可以三个月不用乞讨,安心修炼。

“姜峰,别给脸不要脸。”丫鬟一看姜峰这态度,立马就扯开了嗓子。“以我家小姐的本事,排着队的人想给她磕头都没资格。你算个什么东西,莫非还拿自己当少爷?”

姜峰没有理会,对于这种疯狗,最好的回敬方式就是“不理她”。

“哼……”聂小月冷哼一声,她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百般刁难姜峰,为的就是想让姜峰跟其他人一样,心甘情愿地拜服在她身前。以前,姜云海还是卫队队长、还是竹山小镇第一高手的时候,姜峰这个废物对她视而不见,她还能忍。但现在,姜峰已经

不再是姜家少爷了,对她这个天之骄女的存在依然这般熟视无睹,对她依然这般高傲,她当然不爽。

而且,姜峰越是高傲,她越是想把姜峰踩在脚下。

“今天,我非要你给我磕了这三个头不可!”聂小月在心中发狠!

“啪……”地一声,一个钱袋直接丢在了姜峰面前,聂小月上前一步,双手负背,开口道:“只要你给我磕三个响头,这十枚金币,全赏给你!”

所有人都是一楞!

丫鬟身躯一震,她如今十八岁,正是身价最高的时候,但赎身费也不过三十枚金币!小姐一抬手就扔出去十枚金币换一小乞丐的三个响头,值么?

旁边的卫队士兵也都傻了,他们这些士兵都是武者,但一年的俸禄也不过十五枚金币。

聂小月此话一出,周围迅速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三个响头换十枚金币,太值了!”

“磕吧,你不磕我磕了。”

“十个金币,都够把他买去当奴隶了吧。”

“也不知道聂小姐怎么想的,一个废物小乞丐,三个响头能值十枚金币?”

聂小月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姜峰,姜峰却依然双目微闭,一脸云淡风轻,压根儿不准备理会她。十枚金币对她来说虽然不算多,但也不少了,这姜峰竟依然不为所动。

她双拳捏得咯咯想,恨不得立马就杀了姜峰!

在竹山小镇,以她的身份,要杀一个普通人根本不用顾忌。但是,姜峰她却不敢随便打

杀。因为姜峰是奉命乞讨,世人可诸般凌辱,但唯独不能杀。否则就是与齐家为敌。

在衡山州府这地界上,胆敢得罪齐家,下场何其凄凉,姜云海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她聂小月虽然自命不凡,但也深知她这点儿能耐,放在齐家面前,就跟车轮前的螳螂一样。

“让开,都让开。”嚣张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紧接着一大队卫队士兵分开人群。

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公子哥背着手,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缓缓踱步走了近来,仿佛整个世界他最大。

“魏山。”看到来人,聂小月眉头一皱。

魏山为何知道她在这里,这并不意外。毕竟,聂小月身边的卫队士兵,论编制,都是属于小镇卫队,归魏长青统领。魏山要买通这区区几个卫队士兵,还是很容易的,甚至不用花钱。

魏山一看到聂小月,立马就换下那副趾高气扬的嘴脸,屁颠颠地上前,谄媚道:“小月,你咋跑这里来了。咱回去吧,家里正商量咱俩的大事呢……”

看到魏山那一副嘴脸,聂小月发自内心恶心。若不是因为齐家那点儿关系,他聂小月何需还给他好脸色?便是魏长青,也得在她爹爹聂虎面前俯首帖耳。

魏山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姜峰:“哎哟,这不是姜大少爷么?”

魏山与姜峰算是从小一块儿长大,毕竟原本魏长青在姜云海手下当二把手,少不得要

讨好姜云海。受魏长青叮嘱,彼时的魏山在姜峰面前一副跟屁虫模样。但如今不一样了,如今的魏山是竹山镇卫队队长的儿子,而他姜峰,是一个命比蝼蚁还贱的小乞丐。

原本的奉承,在被放大了数十倍之后,变成了如今的鄙夷和轻贱。

魏山无法接受,他原本竟然给这轻贱的小乞丐当过跟屁虫!!

所以,他数次戏谑姜峰无果之后,再见姜峰都会主动回避。毕竟每次见到姜峰都会唤起那段回忆,这是他没办法忍受的。

但今儿这情况,似乎已经没办法回避了。

魏山虽然修行上不拔尖儿,但是从小训练出来的眼力见儿可不一般。眼下这情况,他也是一眼就瞧出来了。显然,聂小月想要用钱戏谑姜峰,结果碰了一屁股的冷灰。

聂小月突然心生一计,这魏山不是想哄她开心么,何不利用魏山来整姜峰?

聂小月侧头藐视魏山,问了一句:“魏山,你不是想跟我定亲么?”

魏山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是啊,我做梦都想……”

“那好。”聂小月不等魏山继续说下去,直接打断他的话,玉手一指姜峰:

“杀了他!”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