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deeede19a654eb58b106145b459fa69,time=1594035593,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6604725/476604763.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61L3&nid=404018320&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412269321%26nid%3D404018320%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6604725&page=1&vt=2,signature=226e00cd7624c8f72fa97ac3d4351b9bd76bf597
isshowflow:1,,
星尘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月光隧道(2)

天枢坐进车里,发动引擎,朝车载导航输入语音:“洛千辰。”

车载导航迅速规划路线,提示位置:“洛千辰在蜀西高速,距离你七十九公里,预计一小时四十分到达。”

“出发!”

车子很快驶出市区,进入绕城高速,再转向蜀西高速,三十公里,二十公里,八公里,越来越近了。

呵呵,洛千辰,星魂石。

二十米。

一辆黑色越野车沿着左侧车道飞驰而过。

天枢微微一笑,“重新规划路线,从后面追上她。”

“咋不早点说——”车载导航嘟囔,“现在为你重新规划路线——”

天枢追上去时,越野车正好驶入高速服务区。

越野车停下,他也停在一旁。

两个男孩扶着一个裹着毛毯的男孩下了车。毛毯男孩蹲在车旁呕吐,他脸上的痛苦在服务区明亮的灯光下一览无余。

一个女孩从驾驶位上下来了,身材高挑,一头短发染得绯红。

凭直觉,天枢知道,那不是他要找的人。

红发女孩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毛毯男孩,毛毯男孩漱了漱口,又呕吐起来。

“这样非脱水不可。”红发女孩说,“一会儿直接送他去医院挂水,你们俩辛苦一下,守着他。”

“没问题。”

“那边来电话了,说他们跟渔民联系好了,明天一早去捞阿七哥。”一个男孩说,“那儿常出事,他们有经验。”

“不!”毛毯男孩嘶吼,“阿七哥不在湖里!他不在湖里!”

一个女孩从车上下来,她身材匀称,白T恤,牛仔裤,马尾高高飞扬,一张倔强的少女脸。

就是她了。直觉告诉天枢。

他留意到她身后的墨绿色背包,无形的力量穿过夜色直击他的心脏,星魂石!

星魂石果然在她身上!

“千辰!千辰你也相信的,阿七哥他不在湖里!是不是?”毛毯男孩站起来,一把抓住女孩的手,惊惶不已。

她伸出手,扶住他的肩膀,“是,我相信。阿七哥,他不在湖里,他已经——跟他最喜欢的星辰们,在一起了。”

毛毯男孩嚎啕大哭。

其他人也无声地抽泣着。

天枢盘算着,啊哈,时机真不错,绝望已经将他们占据了。此时出手,正好一网打尽,星魂石,他们所有人的星魂。哈哈。他也不用太担心被反噬。

他挥出角宿剑,青色光芒光剑刃喷发而出,凝成一只苍龙。

但是,刚才洛千辰说什么?谁跟他最喜欢的星辰们在一起了?

星辰。

依然有人喜欢着,早已从夜空消失的星辰。

他莫名惆怅。

他唤回苍龙,收剑入鞘。趁人之危这种小人行为,他堂堂天枢君,还真不大瞧得上。

“为什么不下手!”虚上夫人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有本事你自己下手啊。”他怼回去。

“你明知道我的能力在人类世界受限!哼!别忘了我们可是有契约!”

“行啦——”他抬手一扬,几只黑蝶从袖中翩然飞出。

黑蝶掠出车窗,朝男

孩女孩们飞去。

黑蝶潜入他们的衣裳,消失不见。

他微微一笑,转过头,对车载导航发出指令:“有间。”

千辰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

她爬上床,打开背包。

不知何时,背包里竟多了一只黑色的纸蝴蝶。仔细看,那是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万物有灵,世间有神。小店名“有间”,神明之店。能为你实现任何愿望。

万物有灵。这四个字将她打动。她留下了名片。

陨石还在,她托在手心里,隐隐约约的萤光透出来。

有些陨石的确会发光。但它之前映出的迷你星空是怎么回事?那片星空,那么清晰,真切,该不会是她的幻觉?

阿七哥的身影忽然闪现。

阿七哥,阿七哥——

“阿七哥不在湖里!他不在湖里!”周一舟的世界,也快要熄灭了。

倦意汹涌袭来,她握着陨石,试图睡去。

窗外路灯好刺眼,炽白光芒穿透了深蓝窗帘,她翻过身,迷糊睡去。

梦中是一片明晃晃的阳光。

一只黑色大龟,从天而降,像一颗冒烟的炸弹。

地上人潮汹涌,每个人都面目模糊,匆匆赶路。

一个少年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仰头朝天空看去。

大乌龟砸在他的额头上。

没有出血,却有一只斑斓彩蝶,从他的额头飞出,在空中翩然起舞。

他仰面倒下,彩蝶在他脸上盘旋了几圈,隐入阳光,消失不见。

“周一舟!”

一条河出现了,河水暗涌,无边无际。

周一

舟站在河边,他的身体单薄透明,就像一片影子,正往河里飘去。

“周一舟!”

周一舟像是没有听见,既未停下,也未回头。

他堕入河中,消失了。

河水依然暗涌着,无边无际。

“周一舟!”

千辰猛地醒了过来。

窗帘上,恰巧映出一只蝴蝶的影子,硕大,轻盈,双翅微微颤动。

它好像——梦里从周一舟的额头飞出那一只!

“去月光隧道,去月光隧道——”轻灵的声音穿透了窗帘。

是那只蝴蝶吗?

刚才的梦又向她袭来。她翻过身,把脸深深埋进枕头里,要是能有什么办法让她回到梦里,她一定要赶在大乌龟落下的前一刻,将周一舟推开!

“阻止它,去月光隧道——月光隧道——”

这个声音,是梦?还是现实?她抬起头,蝴蝶的影子还在,依然硕大轻盈。

“月光隧道——月光隧道——”它说。

一片莹润光芒从枕边迸发而出,投射到窗帘上。

是那块陨石!

她双眼涨涩,头脑昏沉:她究竟是真的醒来了?还是依然在梦里?

也许一切都是梦,从星辰消失,到阿七哥坠湖,到此时此刻,一切都是梦。

她的噩梦,不会每一次都变成现实!

不,即使它变成现实,也会出现她不曾梦见的美好转折!

就像那一次。

高一,第一节化学课,她睡着了。化学老师罚她去跑步。

阳光炽热,知了嘶鸣,紫荆花漫天盛放。她汗如雨下,恐慌也随之而来—

—今天的这一幕,迟到,被罚,知了,紫荆花,她昨天在梦里经历了!

她的梦,果然都是噩梦。

这比任何惩罚都更让她沮丧。

凉风吹起,紫荆花树下跑过来一个人,淡蓝色衬衣,干净得像初秋的青空。

他跑到她旁边,步调跟她同一节奏。

她是坐在她前排的男生,自我介绍课上,她记住了他:我叫周一舟,梦想是做一名星空摄影师。

“我猜,你昨天晚上熬夜了。”他说。

她没有马上答话。

“为了看狮子座流星雨。”他又说。

她不是太惊讶,毕竟是梦想做星空摄影师的人嘛。

他们正好跑一棵紫荆树,她站在树荫里。

他也停下来。

“我喜欢星空。”她说。

“你身上光。”他笑了,“就像星光。”

凉风又吹起,紫荆花纷纷扬扬落下。

像一个梦。

这是她从未梦见的梦。

她突然相信,噩梦之后不一定是黑夜,时光之后总会有奇迹。

这是一份恩赐,作为她十六岁的礼物。

“天枢大人,有客到!”烛台大声喊。

“喂,小声点行不行?”天枢走出来,“客人都给你吓跑了。”

跟人类不一样,他并不需要睡眠,但是,长夜漫漫,无可聊生,像人类一样

睡睡觉做做梦,也算是一种消遣。

一个男孩站在玻璃们外,他赤着双脚,身上套着不合身的T恤和牛仔裤,没有裹着毛毯,但天枢还是一眼认出来,他正是昨天晚上那个毛毯男孩。

他脸上的绝

望不见了,闪烁着几缕奇妙的希望。

天枢微微一笑,拉开门,“欢迎光临。”

男孩走进来,举着手里的黑色名片,说,“是它带我的。”

“啊,没有它,你也来不了。”天枢说。

“不过,我明明记得,这里是地铁口。”男孩说。

“它还是地铁口,再过一会儿就是高峰时期了呢。”天枢示意男孩坐下,为他沏了一杯热茶,“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你?”

“名片上说,你能实现任何愿望。”

“嗯啊,任何。”

“我想要阿七哥活着。”

“阿七哥?他的名字是——”

“姜夔,和历史上一个词人的名字一样,但阿七哥是一个星空摄影师。”

“这么说,他很喜欢星空咯?”天枢问。

“我也很喜欢。”少年说,“名片上说,你是新神?那你知道,星辰为什么都不见了吗?”

“你我即使知道答案,也无法改变什么。”天枢说。

-------------------

我们是获得了生命的星尘。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