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7de525f8d16e470a8f754727d99ed9ab,time=1576149219,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9283825/479283925.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51L2&nid=397794141&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7794141%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9283825&page=1&vt=2,signature=4c21c7bce94a6ef6d1fe9e4ad2df4fd564834c1b
isshowflow:1,,
王牌神医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王牌神医
朽木可雕
第001章 大隐隐于市

“叶老肺部肿瘤切除手术失败!现在靠紧急气管插管最多只能维持五个小时的生命!叶老可是战功赫赫的军官,民族英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全院上下都将成为媒体口诛笔伐的国家罪人,你们每一个人都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平安医院高层会议室内,院长李建全一边拍桌子一边咆哮:“有谁?还有谁能站出来治好叶老的病?”

全场七十多名医院精英一致鸦雀无声,每个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叶老年过八旬,手术难度本身就很大,加上又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人物,一旦叶老在医院手术失败致死的消息传出去的话,不但专家们最看重的声誉会毁于一旦,甚至会成为国家和民族的耻辱被写入反面教材!

想到这样的后果,每个人的心脏都感觉要被捏爆了。

这时候,一个风铃般悦耳的声音响起:“院长,我想起来一个人,或许他有办法。”

话音刚落,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只见说话的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美女。白大褂也无法掩盖她那魔鬼般的身材,配合一张国际明星般的脸蛋,令每个人看了都感到一阵窒息的美。

麦秋雁,平安医院最的院花,最年轻的医学博士,临床水平一流,更是这台手术的主刀医生之一。

李建全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颤声道:“谁?”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她,期待着她的话。

秋雁皱了皱眉,道:“急救科的一名救护车司机,杨风。三天前叶老在家里病发晕倒,就是杨风开车把叶老带回医院的。当时杨风说过一句话——叶老的心脏有后天缺陷,不能进行常规的开胸切除肿瘤手术。我当时以为他瞎说的,并未放在心上。结果我们开胸之后发现叶老的心脏果然有缺陷,进行到一半的手术不得不暂停,这便是导致手术失败的直接原因。”

麦秋雁顿了顿,继续道:“我们用最先进的设备都查不出叶老肺心脏的缺陷,杨风一眼就看出来。所以我认为杨风有过人之处,现在或许只有他才有可能治愈叶老!”

李建全仿佛看到了希望,狠狠地淹了口唾沫:“那还等什么,快把他叫过来啊!”

麦秋雁脸色很尴尬:“他……三天前被开除了。”

“开除?为什么开除?谁这么大的狗胆?”李建全怒视全场,咆哮:“谁干得?给老子站出来!”

麦秋雁轻轻咳嗽一声,硬着头皮道:“院长,杨风三天前把他开的那辆救护车给弄丢了,后面被你以临时工的名义开除了。”

麦秋雁说话的时候神情都很汗颜,朗朗乾坤之下居然能把医院的一辆救护车给弄丢……这得多二啊!

李建全这才想起有这么件事,当下大为窘迫:“开丢一辆救护车不算什么事儿,我这个处罚有点过重了啊。不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

们场上每个人都应该学习这种及时纠错的勇气!”

场下的人听得一阵汗颜,一辆救护车造价上百万,这都不是事儿了?众人都十分佩服院长两面三刀的本事。

李建全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开口:“秋雁,你去把杨风请回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请回来。”

大家都很怀疑,这么二的人,有必要再请回来吗?

一想到杨风平时那牛叉哄哄故作高深的样子,麦秋雁就感到一阵不爽。现在要自己去请杨风,就更不情愿了。

李建全生怕麦秋雁拒绝,连忙开口:“秋雁,医者父母心,现在年过八旬的叶老全身都插着管子,何其可怜,生死一线。你要顾全大局啊!你放心,只要你把杨风请回来,若叶老痊愈,你将功不可没,我升你为副高,你要的科研经费科和研项目我统统批过。”

一顶巨大的帽子扣在麦秋雁头上,让麦秋雁喘不过气来。加上李建全开出的诱人条件,实在让麦秋雁难以拒绝。

“好吧,我这就去把他叫回来!”麦秋雁一咬牙,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

中海市,湘湖篮球场。

身披7号绿色球衣的杨风正和蓝队打对抗赛。

围观的观众很多,其中过半都是穿着打扮暴露姓感的美女。

全场球技最出色的无疑是七号杨风了。

带球突破上篮,扣篮,三分球……一打一个准。加上杨风那一米八五的身高,流线型的肌肉,帅气阳刚的脸

蛋,直接让无数姓感美女公开尖叫着要为7号生猴子。

全场完毕,绿蓝比分143:23。杨风全场112分!

暴虐!

杨风脱了上衣,和队友们打完招呼,拿起手机一看,账户多了3000块,还伴随着一条留言:兄弟够变态,下次我们球队打球还找你做外援,价钱都好说。

杨风嘴角微微泛起一个弧度:“这钱赚得比开救护车司机霸气多了。”

抬起头,远远的看到刚刚进入站台并且独傲群芳的麦秋雁。

一件肤色的紧身真丝吊带,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挺拔的身材配上一双大长腿,多一分肉则显多,少一分肉则显廋。那些国际电影里号称世界第一美女的女主角也不见得有她这般美艳动人。

相比之下,看台上那些呐喊着要为自己生猴子的美女们就显得庸俗不堪了。

当麦秋雁迈开脚步离开看台朝场地走去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她美得太惊艳了!

场上陷入死静!

大家都想知道这么美艳的女人到底是场上哪个球员的马子。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美女最终来到了7号杨风身前。

然后,场上炸开一片的嚎叫声。

“卧槽,7号球打得逆天我还能接受,但是连马子都这么极品,这叫人接受不了啊。”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麻痹的老子要退出篮球界……”

“……”

麦秋雁净身高一米七,配上高跟鞋一米七七。比杨风矮

半个头,十分般配。

杨风赤着上身,展露出标准的八块腹肌,全身流线型的肌肉线条非常唯美。此刻大汗淋漓,散发出一股男人的味道。一度让麦秋雁有点失神。

杨风咳嗽一声,率先开口:“秋雁美女,才别三日就忍不住来找我,还穿的这么姓感。看来你这是想追我啊。不过,我不是那么好追的人。”

麦秋雁面色一红,原本准备好请杨风回去帮忙的一套说辞直接被打乱了:“杨风,你,你真贱!”

“一个男人说女人贱,那是对女人的羞辱。如果一个美女说一个帅哥贱,我可以理解为这是对我的夸奖。”杨风“厚颜无耻”的表态:“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男人不贱女人不爱!”

麦秋雁一天的心情都全毁了:“我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人至贱则无敌了。你还能再刷新一下贱人的下限吗?”

杨风从裤兜里掏出两张一百的钞票,很洒脱的塞到麦秋雁手上:“这两百块钱你拿去花,然后请求你不要再追我了。”

麦秋雁瞬间石化!这人还真的刷新了贱人的下限啊……

“杨风你站住!”麦秋雁把钞票撕碎,气得直跺脚:“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杨风无所谓的掏出一张五十的钞票:“哦,嫌少是吧。那再给你五十凑个两百五好不好?”

“你……你!”麦秋雁无言以对。

麦秋雁在来之前本来已经压下了怒火,准备和杨风好好谈谈,但是此刻……她

再一次有种要暴走的冲动。

抬起右脚二话不说就朝杨风的裆部踢了过去:“杨风,你去见阎王吧!”

只是,她穿的是紧身吊带裙,裙子蹦得很紧,走路都不能大跨步。这么情急之下踢出一脚,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身体一个跄踉,失去平衡迎面扑在杨风身上。

“啊!”

麦秋雁惊叫一声,慌忙推开杨风。但是裙子上大面积都被杨风身上的汗水给染湿了。黏糊糊的十分不好受。

不等麦秋雁开骂,杨风抢先解释:“是你突然扑过来的,我想躲也躲不开啊。再说了,我的便宜都被你占尽了,我都没发飙你怎么好意思发飙?”

她狠狠地跺了跺脚,转身愤然离开。

和这种流氓待在一起,真是晦气。

刚走几步,麦秋雁猛然想起自己的来意,又折回杨风身边。

杨风发现这个平时在医院呼来喝去雷厉风行的女人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当下调侃道:“诶?你咋又回来了?是不是你已经发现离不开我了?别,别这样,我压力好大!”

麦秋雁再一次强忍住想打人的冲动,沉声道:“杨风,叶老的手术失败了。和你之前说的一模一样,他的心肺有后天缺陷。现在叶老靠气管插管维持生命,最多只能维持不到五个小时了。人命关天,我希望你能够出力帮帮叶老。”

杨风两手一摊:“叶老的手术又不是我做的,失败了与我何干?先前医院不是说,我这个

临时工很二弄丢了救护车,拉低了医院的平均智商嘛,还把我开除了。现在出了问题,又要我回去给你们擦屁股……我要是答应的话岂不是等于变向承认我智商低?这不行!我这个人是非观念很强。”

说起这件事情杨风就气不打一处来。那日接到一个偏远乡村打来的求救电话,因为医院一时人手不够,杨风便独自开救护车前往乡村。结果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山区小路上,救护车开着开着就突然自燃了!

是的,尼玛毫无征兆的就自燃了!

要不是杨风跑得快都要被烧成黑炭了。结果医院说自己二,把救护车弄丢了……

明明是医院的救护车垃圾,居然把屎盆子扣到自己头上……这让杨风有种日了狗了的既视感?

麦秋雁不想继续和杨风纠结是不是拉低医院智商的问题:“你要是个男人就给句痛快话,叶老还有没有救?”

杨风不痛不痒的道:“普通的手术方案固然是无能为力了,但是我若出手,必能妙手回春。”

麦秋雁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居然感到几分莫名的开心。

但是杨风的后半句话让她很鄙视:“不过医院给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所以我不会出手。”

麦秋雁很慷慨的挥挥手:“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钱,职称,地位……只要医院能给的,一定给你。”

“我对这些俗物没兴趣。”杨风用一种视金钱如粪土的语气直接拒

绝。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麦秋雁根本不相信杨风有那么高尚。

杨风瞥了眼麦秋雁胸脯上的一片湿润,玩味一笑:“我对你感兴趣啊。我治好叶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麦秋雁预感不妙。暗想着不会是要求自己做他的女朋友之类的事情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绝对免谈!

杨风看穿了她的心事:“放心,不会要求你做我女朋友什么的。你们女人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东西呢。”

麦秋雁脸色一红,略显尴尬:“那是什么事?”

杨风正义凛然道:“我说过,我这个人是非观念很强。我不求名不求利……”

话还没说完,就被麦秋雁强硬打断:“你说起鬼话来,鬼都害怕!说人话好不好?”

杨风一阵汗颜,咳嗽一声:“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十公里外的玫瑰制药厂旁边有一套200平的顶楼大平层。把这套房子借我用半年。”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有套房子?还有,你借这套房子做什么?”麦秋雁一脸的问号。

玫瑰制药厂距离平安医院约莫十公里,同属玫瑰镇,但是对于上下班的麦秋雁来说还是嫌远,麦秋雁为了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工作,很早就搬离那套房子,在医院一公里外租了一套大房子。

杨风道:“这你就别问了,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麦秋雁狐疑的打量着杨风,心中总感觉怪怪的。

杨风道:“你在这里多

耽误一秒钟,叶老就多一分危险。现在叶老的生死全在你一念之间。”

杨风直接把这顶大帽子扣在麦秋雁头上,一度让麦秋雁压力很大。

麦秋雁咬了咬牙:“行,只要你能治愈叶老,我就把房子借给你用半年!”

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院长曾说过,只要麦秋雁把杨风请回去治好叶老。自己的几个科研项目,涉及到的百万经费,都可以批了。

借一破房子给他用半年,换上百万经费……

傻子都会做的买卖!

麦秋雁很开心,觉得自己设了个套利用了一把杨风这个家伙。但是当她抬头看到杨风那阴笑的眼神,她总感觉自己被套路了,掉进了一个杨风早就准备好的坑里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