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34d02b8e148435ca86408452a329197,time=1594837295,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81368180/481368376.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9L5L41L2&nid=5900019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81368180&page=1&vt=2,signature=7630d9c613403e99b8c33f44ac75dc242105f62a
isshowflow:1,,
内阁第一夫人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内阁第一夫人
墨汤汤
第一章 婚嫁

阮慕阳在喜娘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地走向喜堂。

明明来观礼的客人不少,可是道喜的声音却不多。

宾客们脸上或带着看热闹、或带着尴尬的神情,就连堂上坐着的张家的两位长辈脸上亦无真心的笑容。

阮慕阳虽看不到,却也能猜到是什么情景。红盖头下,她抿了抿唇,脊背挺得笔直,仿佛旁人越是想看她笑话,她脚下的步伐就越稳。

算上上一世,这是她第二次成亲了。

蓦地,耳边此起彼伏的呼喊声让她浑身僵直。

“参见王爷。王爷亲临真是折煞张家了。”

“老尚书不必惶恐。阮四小姐是本王的远房表妹,这礼本王还是观得的。不要因为本王耽误了吉时,都起来了吧。”

这声音阮慕阳永远不会听错。

永安王谢昭,当今圣上三子。

上一世,他是她的夫君,这一世,她差点与他成了亲。

谢昭入座后,在喜娘的提醒下,阮慕阳继续走向喜堂。这一次,她如履薄冰、每走一步都更加煎熬,因为她可以确定谢昭正看着她。

谢昭的确在看阮慕阳。

他是阮慕阳的表哥,按理说观礼应当是在阮家观,可是他就是这样不顾旁人眼光、堂而皇之地来了张家。他要看看这个他印象里古板无趣、却敢在与他婚事有眉目的时候让他丢尽颜面嫁、嫁给旁人的四表妹到底有多大的胆子。

看到阮慕阳脚下的步子微不可见地乱了,他勾起了唇,眼中闪过兴味

原来他这个表妹还是知道怕的。

感觉谢昭的目光迟迟不移开,阮慕阳紧张得手心沁出了冷汗。

这时,谢昭忽然站了起来。“表妹成亲,本王这个做哥哥的没有送嫁。为了弥补,便由本王牵着表妹走到喜堂吧。”说着,他不顾别人惊讶的目光,走向了阮慕阳。

哪有在临近拜堂的时候新娘子被别的男子牵着的道理?明摆着是给新郎戴绿帽子啊。

这是欺老尚书致仕后,张家无人?

喜娘想拦却碍着谢昭的身份不敢拦。

阮慕阳虽然看不见却听得清楚。她又是紧张又是恨,浑身发抖。若是这时候让谢昭碰了,她以后在张家还怎么抬得起头?

就在谢昭的手即将碰上阮慕阳的嫁衣的时候,一只手拦在了他前面,直接抓住了阮慕阳的手腕:“不劳王爷费心了,学生妻学生自己牵便可。”

温和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阮慕阳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这便是她这一世的夫婿,老尚书的孙子、张家二公子张安夷。

谢昭没有动怒,收回了手似笑非笑地说:“张解元以后就是本王的妹夫了。”他尤其着重了“解元”二字。

世人都知张老尚书的孙子张安夷从小就是个神童,十五岁便夺了乡试头名,成了解元。大家都盼着他成为本朝第一个不到二十岁便三元及第的人,却不想三年后的会试,他直接落了榜,一度成了笑柄。

如今叫一声“张解元”就成了嘲笑

张家人脸色都变了。

只有张安夷不为所动,温润无害的样子仿佛一团棉花,软绵绵的,什么力道都能化去,竟还真叫了谢昭一声“兄长”。

谢昭猝不及防,一时没接上话。

这种情况下,阮慕阳竟然想笑。

不知是不是巧合,张安夷所站的位置刚刚好替她挡住了谢昭的视线。感受着手腕处传来的热度,她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

与张安夷的这一门亲事是她处心积虑设计来的。这不是因为她喜欢他,而是因为她不想再次嫁给谢昭。

上一世,阮慕阳高嫁入永安王府成了永安王妃,人人都羡慕她。可是她却并不得永安王欢喜。他嫌她古板无趣,从不来她房中,却与她房中的陪嫁丫环好了起来,还封了侧妃,让她被京城的夫人们耻笑。

后来有人诬陷阮家与五皇子同流合污、意图不轨,她低声下气地去求他在圣上面前说两句好话,却被他一脚踢开。最后,阮家满门受到了牵连,她被幽禁,家破人亡。

阮慕阳直到被谢昭的人勒死的那一刻才想明白,原来那个诬陷阮家的人就是他。

她恨谢昭。

这一世,她是来报仇的。

她要谢昭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