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1a3b8d4f00147218b6f2f93fe02a893,time=1594839512,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81368180/48136837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9L5L41L3&nid=5900019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81368180&page=1&vt=2,signature=14861e18ccaf1bc1412dacb8ca8280ae56c9c158
isshowflow:1,,
内阁第一夫人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闹新房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一波三折,终于到了揭开盖头这一刻。

眼前乍然出现的光亮让阮慕阳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待完全适应、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的是一张俊美的脸。

这张脸的五官很立体,硬朗高挺得不像是一个书生,偏偏又长了一双弯弯的眉毛中和了这股凌厉之气,看起来有几分和善,尤其是那双幽深的眼睛里出现笑意的时候,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块被磨去了棱角、圆润、泛着光泽的美玉。

忽然听到一声轻笑,对上张安夷的眼睛,阮慕阳忽然意识到自己盯着他看太久了。

红着脸移开目光,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新房里的气氛透着一丝尴尬。明明来闹新房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就在这时,杂乱的脚步声打破了安静。

“本王特意来闹洞房,走到门口却听不见动静,不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委屈了本王的四表妹。”

竟是谢昭带着几个京城子弟出现在了门口。

众人纷纷朝谢昭见礼。一个反应还算快的妇人陪着笑说:“王爷说得哪里的话,我们喜欢二弟妹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谢昭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到了新人面前,先是看了看张安夷,最后目光落在了阮慕阳身上。她虽是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却也因为这样完全露出了侧脸。喜烛照得她脸上的肌肤白皙细腻,不知是不是因

为穿着大红的嫁衣,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完全没了他印象里的古板,反而看起来娇羞极了。

谢昭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意味难明。

这时,张安夷站了起来,客套地朝谢昭笑了笑说:“王爷多虑了,慕阳既然嫁进了张家,成了我的妻,自然是会被我捧在心尖儿上疼的。还请王爷放心把慕阳交给我。”

这一番直白的话换来旁人一阵干咳,几个已婚的妇人都听得红了脸,跟着谢昭来的几个年轻人哄笑了起来。

阮慕阳意外地抬起了头去看张安夷,入眼的却是他坦然的背影和大红喜服。

一个人举着酒壶和酒杯走到了张安夷面前,笑着说:“张二,咱们是来闹洞房的。废话不多说,是爷们儿先跟我们喝一杯。”

阮慕阳认得此人,谢昭的走狗,成日喝酒胡混。张安夷他一个书生,怎么可能喝得过他们?摆明了就是来为难他,让他出洋相的。

“我来喝。”

轻柔的声音响起,众人惊讶地看向阮慕阳。只见她站起身从那人手中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谢昭眯起了眼睛。他今日是来找张二难堪的,准备了烈酒,却不想让她抢过去喝了。这酒男子喝了都觉得辣,她竟然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哪里像侍郎府养在深闺的小姐?

“还有谁要喝?”就在阮慕阳端起第二杯的时候,一只手拦住了她。

随后,张安夷温和的声音响起:“各位来喝喜酒自然是要尽兴的,

前厅准备了酒席,还请移步,张二奉陪到底。”

他这番话主要是对谢昭说的,也只有谢昭看到他看似带着笑意的眼睛里有些冷。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僵,谢昭和张安夷像是在暗中较劲,张家派去请救兵的人终于回来了。

“二少爷,老太爷和老爷叫你出去敬酒了。”

谢昭他们始终不好闹得太厉害。

看着所有人都出去后,阮慕阳松了一口气。

“小姐,好浓的酒气,我们服侍你沐浴更衣吧。”进来的两个是阮慕阳从阮府带了的陪嫁丫环点翠和珐琅。

阮慕阳点了点头。从天没亮就穿上了这身极重的喜服,是累了。

沐浴完之后,点翠和珐琅服侍她换上了一件粉红的肚兜,外面是一条浅红色裙子。

抹上香粉后,阮慕阳坐在镜子前让点翠帮她擦头发。

“小姐,先前我没看见,这回终于看见姑爷了。”

阮慕阳昏昏欲睡,支着脑袋也不搭话,只听点翠想要说什么。

点翠不知其中的门道,一直极其惋惜自家小姐没有嫁给永安王。她继续说道:“咱们姑爷长得是真英俊,就像是话本里的俊俏书生一样,一点也不比永安王差。方才永安王那样闹,我们都心惊肉跳、敢怒不敢言的,姑爷却跟个笑面佛一样没脾气,奇的是到头来也没吃亏,永安王也没讨到好处。说起来姑爷以前也是京城皆知的神童呢,可惜落榜之后便没了声音。”

她越说越感叹:“能

娶到小姐这么好的夫人,姑爷也是个有福的。”

点翠叽叽喳喳的声音终于让阮慕阳清醒了一些。她低着头把玩着簪子上的珍珠笑着说:“你懂什么。”有福的明明是她。

“小姐你倒是说说我不懂什么?”点翠不服气地说。

阮慕阳垂了垂眼睛,唇上始终勾着弯如新月的弧说:“他八岁时候写的诗就被人收集在了送给圣上的诗集里,得了赞赏,要学个应付科考的八股有什么难的?他是个心中真正有抱负的人,志向远比我们想象的高远。”

上一世张安夷就是极出名的人。阮慕阳记得在自己嫁给谢昭一年后,张安夷便中了状元,入了翰林。

后来她隐约听见过谢昭提起张安夷,皆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恨极了又拿他没办法。

想到这里,阮慕阳手指拨动着珍珠,语气里带着经年的感慨和极大的自信预言说:“他啊,一定会成功的。”

她话音刚落便有脚步声由远及近。阮慕阳以为是替她去找东西的珐琅回来了,也未在意。

“竟不知我在夫人心里是这样的。”

温和中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惊得阮慕阳一紧张,手中的力气变大,竟把发簪上的珍珠生生拨了下来。

珍珠从梳妆台滚落在地,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声响。一下下都像弹在了她心尖上,让她慌得无以复加、无法言语,想再活一世的心都有了。

张安夷弯腰将珍珠捡起,徐徐走到

了梳妆台前将珍珠放下,透过铜镜瞧着垂下眼睛不敢看他的阮慕阳,薄唇弯起说:“明日我派人将夫人的簪子修好。”温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娇惯和揶揄。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