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ad66c59063d4e7cab194980deacbee5,time=1568732433,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83044069/48304484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5L21L4&nid=41056028&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112000%26nid%3D4105602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83044069&page=1&vt=2,signature=319b3488be269e0a9f927e639eb227ee004f3344
isshowflow:1,,
明末求生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抢饭

第三章 抢饭

夔州在什么地方?

张轩只觉得一头雾水。

四川夔州?张轩似乎没有听过这个地方,又似乎听过。张轩连忙问道:“夔州府南边是什么地方?”

老者摇摇头,说道:“老汉就是达州人,世世代代没有离开过达州,南边是什么地方?老汉不知道。只是知道达州在开县西边。”

达州又是什么地方?张轩只觉得头皮发麻。暗恨自己身上没有带一副中国地图。

“放饭了。”一句放饭,好像是战斗的召集令,本来蜷缩在墙角的所有敢死营士卒,一瞬间激动起来。张轩虽然有些饿,却还有几分矜持,不像其他人都好像是疯了,拼了命向前冲。

“快抢,不抢的话,一会儿就没有你的了。”老者对张轩说了一句,就整个人扑了上去,干瘦的身躯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将人群给挤开了。

张轩一想到抢不到就没有吃的,只觉得肚子在“咕咕”打鼓。一咬牙也跟了过去。他虽然饿了一天,但是身体要比这些瘦骨嶙峋的人不知道强上多少。

张轩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一个人,就扔到一边。一会功夫就甩出来好几个。

他只觉得好像挤公交一样,不,比挤公交还残酷,不一会儿,一群人就因为拥挤打了起来。张轩也陷入混战之中,四面八方都是拳脚,张轩只来得及抱着头向前猛冲,一时间不知道后背上挨了多少拳脚,好容易冲进去了

。就看见有两三个浑身盔甲的士卒,死死的守住了一个大筐,用连鞘的长刀,好像赶苍蝇一样四处挥舞,说道:“让开,让开,不要急,不要急。”

张轩冲的太往前了,被重重的砸了一下。

“丝。”张轩吃疼,但是强忍着不后退。这两大汉开始放饭,放的饭不是别的,是一筐大饼,张轩并没有从这一筐饼上感受到多少热气,已经冷了。

一块大饼被张轩死死的抓在手上。抱在胸前,低头好像是一个乌龟一样冲了回去。

回到刚刚的位置上,张轩就死死的咬了一口。

一口下去,他就停了下来。

虽然肚子还很饿,虽然很想吃,但是他吃不下了。

这饼不知道谁的厨艺,里面似乎都没有烤熟,而且这面,也不知道是什么面,虽然说不上黑,但是绝对算不上白,上面好像还有小石头杂草什么的。也没有盐,也没有油,那滋味就好像是精细石灰粉团出来的一样。又涩又苦。

张轩第一口就磕住牙了。

即便张轩饿了一天,也吃不下去。

一阵哭声,从张轩身边传来,却是老者一边狼吞虎咽的吃饼子,一边双眼泪流。

一张大饼,就这样狼吞虎咽下去了。

张轩以为他噎住了。连忙用手拍着老者的后背,老者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你快些吃,不然一会儿,他们就过来抢了。”

张轩吃了一半,才发现,他所谓的饿似乎不是真的饿。他即便再饿,也

吃不下这个东西。他决定等一会儿再吃,说道:“老丈你刚才为什么哭啊?想家人了吗?”

“不是,是老汉我要死了。”老汉说道。

“什么?”张轩说道:“说什么不吉利话,好端端的说什么死啊?”

老汉说道:“平日给我们吃的都稀的,能吊住命死不了就行了,而今日居然给我们吃一顿干的,显然是要打仗了,一打仗,我老汉就活不了了。”

张轩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他今日吃的居然还是特餐,不过这一点小小的惊讶,立即被更大的惊讶给压制下去了。

“我们要打仗了?”张轩说道。

“对,上阵之前才能吃上两三顿干的,好养足体力。”老汉说道。

张轩顿时愣住了。

战争距离张轩一直是很遥远的事情,这个时候忽然变得近在咫尺了,让张轩一时间根本无法适应,不知道该怎么办。整个人都懵了。

“我要上战场了,我要死了。”这个念头在他的大脑之中,反复盘旋。

“小子,将这半块饼给我。”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一个汉子站在他面前,这个汉子脸上有一块大疤,凶神恶煞的,一边说一边将手抓向张轩手中的半块大饼。

张轩下意思抓牢了,不放手。

这汉子重重一脚踹在张轩的肚子上,张轩整个人都翻倒在地,他刚刚吃了半块饼子,一下全涌了上来。

张轩猛地一闭嘴,压了下去。这种处境之中,张轩无师自通的

学会珍惜粮食。

他眼睛都红了。暴喝一声,扑了过去。

张轩从来没有想过,他有一天会为了半块饼,半块在后世扔给狗,狗都不吃的饼,跟人打架,跟人拼命。

这狗日的世道。

他想活下去,就必须争,必须夺。

张轩毕竟没有与人打架的经验,一扑过去,被人脚踹了回来,再次扑到在地。

这汉子大怒道:“你这书生,居然敢和我抢。”重重的一脚又踹在张轩身上。

张轩双臂护头,整个人缩在一起,汉子也没有丝毫留力的意思,拳脚相加之下。打在张轩的背上,张轩被打的喘不过气来。只能拼命护住头,满地打滚。

“息怒,息怒。”老者说道:“打两下就行了,难不成你真还想打死不成?”

这汉子冷哼一声。眼睛之中闪过一丝杀意。

不管怎么说,敢死营之中,还不允许明目张胆的杀人,但是并不意味没有办法将人至于死地。

正在这汉子想用什么手段将张轩至于死地,维护自己的面子的时候。

张轩此刻内心深处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经过九年义务教育之后的每一个人,内心之中都有一点法律意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在心中都有一柄秤。

这种东西,其实也能归纳为道德。

而现在这个时代就是道德崩坏的世界。做好人的下场就是必死无疑,在这汉子的拳打脚踢之下,顿时将张轩心中的道德枷锁给打碎

了。

张轩眼睛狠狠的瞪着汉子,见汉子转身就要离开,咬着牙猛地跳了起来,用手臂硬生生的卡死汉子的脖子,用了浑身力量使劲一扳。

“咯咯吱吱。”骨头破碎的声音传开。

这大汉双眼突出,口中咯咯做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扑通”一声扑倒在地。

张轩双眼通红,鼻子里猛地喘粗气,眼睛转了一圈,所有人都好像看见了猛兽一样,不敢与张轩对视。

张轩在从大汉的胸口摸出两块饼,一块就是张轩吃剩的饼,另一块还是整的,张轩将两块饼子。揣在怀里。

老汉见状,叹息一声,走上去说道:“走,将他埋了。大战在即,管得不太严,不过要我们自己处理,否则等上面来处理,就不好办了。”

张轩与老汉将汉子身之当着众人的面,拖到了角落之中,挖了一个大坑,张轩就要将汉子的身子推到坑中。

“等等。”老汉说道:“这一身袄不要浪费了。我看你也冻坏了,赶紧换上。”

老汉这么一说,张轩也感到冷了。

刚刚激动,肾上激素分泌,让他忘记了寒冷,甚至还出了一身汗,此刻冷风一吹,让他有一种寒风刺骨的感觉。

如果之前谁让张轩穿死人衣服,张轩打死也不穿,但是现在张轩只是微微犹豫了一下,就将这汉子身子扒光。给自己裹上了一层棉袄。什么死人衣物,不死人衣物的,张轩早就不在乎了。

活下去,才是

张轩第一选择。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