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2fac7a9590c4d44acea9b2f12ae2f5a,time=1579383597,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1730348/491730352.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4L4L31L4&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001685%26nid%3D4104781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1730348&page=1&vt=2,signature=463e73de636e56e734eafbf0804fc37fbcec4f50
isshowflow:1,,
浴火沉醉共修远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翻墙偷吃被抓包罚跑操场仇怨深

在墙下接住孟晓晓的姜沉醉用手捂着孟晓晓的嘴瞪着孟晓晓。

“你再喊大声点儿,小心把陆乌龟招来,有得你好果子吃。”

孟晓晓被捂住了嘴只能一个劲儿的点头,姜沉醉这才松开了她。得到解放的孟晓晓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边埋怨着姜沉醉:“沉醉,你差点没把我捂死。”

夜风习习三人互相吐槽拌嘴往镇子上的夜市街走去。

因是市区郊外的小镇子,夜市街上也并不热闹,只有寥寥的几个小摊子,而其中的一个小摊子却被坐得满满当当,推杯换盏的喧嚣声不绝于耳,这就是孟晓晓所说的烧烤摊子。姜沉醉三人点了些吃食,正在大快朵颐,孟晓晓吃得津津有味。味道确实不错,孟晓晓在对于吃这方面是绝对不会看走眼的。

三人正聊着天吃着烧烤,突然姜沉醉眼角扫到对面的街上停下了一台黑色的牧马人越野车,副驾推开车门,只见方子奕一边看这手机一边往小摊旁的便利店走去,坐在驾驶座上的人,一只手靠着车窗撑着下巴,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随意的敲着,看不出喜怒。

“陆乌龟!”

姜沉醉惊呼一声,孟晓晓和沐南嘉被姜沉醉的惊呼声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朝姜沉醉的视线方向看去,正是从市区汇报完工作刚回的陆修远和方子奕。

姜沉醉三人一阵兵荒马乱,姜沉醉扔下

手中还没吃完的烧烤拉着孟晓晓的手掉头就跑,起身太急连带撞翻了桌子,孟晓晓一边手被姜沉醉拉着奔逃一边还不忘啃着手里的烤串,沐南嘉朝着老板扔下一张大钞,也顾不得找零赶紧朝姜沉醉和孟晓晓赶了过去。三人的一连串动作,闹得宵夜摊上是鸡飞狗跳,引得邻桌的顾客一阵抱怨。

宵夜摊这边的动静引起了陆修远的注意,陆修远沿着动静看去,只见三个女生一路狂奔,跑在前方的姜沉醉回头寻找着沐南嘉,却不经意对上了陆修远得目光,惊得她一个踉跄,没命的向围墙跑去。

方子奕返回车上时只看到陆修远盯着围墙的方向若有所思,方子奕回过身沿着陆修远的视线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他把水递给陆修远不解的问:“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出神。”

陆修远收回视线重新启动车子。

“我在想,该怎么收拾不听话的小野猫。”

第二日清晨,姜沉醉的心是七上八下犹如千万只猫爪子在心里挠,昨晚偷偷出去吃宵夜被陆修远撞个正着,照着陆修远的性子,可不会轻易放过她。正在姜沉醉低着头胡思乱想之际,一声严厉的“立正!”打断了姜沉醉的思绪,姜沉醉一抬头就正对上了陆修远。

陆修远今天换了黑色的短袖,搭配着黑色的训练裤,脚蹬军靴,一副黑色的墨镜遮住了犀利的目光,很是帅气。

“黑

面罗刹。”姜沉醉小声的嘟囔。

陆修远似乎听到了什么朝着姜沉醉的方向挑了挑眉。

“今天还是基本训练,全体都有!向左转!齐步走!”方子奕喊着口号。

“等等。”一直未发话的陆修远突然叫住了队伍。

“立正!向右转!”方子奕只好把队伍叫停。

陆修远走到姜沉醉跟前一言不发的的盯着姜沉醉,虽说是墨镜遮住了视线,可是墨镜下陆修远的目光还是使得姜沉醉的压迫感似泰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姜沉醉的身材高挑,可是在一米八七的陆修远面前还是得仰着头才能与他对视。

“姜沉醉出列!烧烤好吃吗?”陆修远一句问话姜沉醉就知道这家伙来算账了。

既然被撞破了姜沉醉也就索性破罐子破摔,大声回答:“报告教官!好吃!”

一旁的方子奕被这问答逗得差点没忍住,而队伍里竟然有人笑出了声 。陆修远一个转身,场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连方子奕都收敛了笑意。

“操场跑三十圈。”

队伍中响起清脆的声音“报告!昨晚我跟姜沉醉一起出去的。”

沐南嘉向前一步站出了队伍。姜沉醉急忙辩解:“报告教官!昨晚我一个人出去的,不关她们的事。”

陆修远背着手渡到沐南嘉跟前:“既然这么团结,要么就全队人陪着她一起受罚,要么就她自己受罚。”跟着出列的孟晓晓张了张嘴最

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她跟沐南嘉一起陪着姜沉醉没问题,可是要连累全队一起受罚就太过意不去了。

“报告教官!我一人做事一人担。”姜沉醉向陆修远瞪了回去。

“好,姜沉醉操场三十圈。跑!”

此时的太阳已经火辣辣的照射下来,姜沉醉跑到第十圈时候就已经感觉身体的水份要被蒸发干了,喉咙里是热辣辣的,大口吸入的空气似乎也被煮沸了一般带着灼人的热度。而在操场边上的树荫下,陆修远正坐在凳子上喝着冰水,墨镜被他扒拉了下来,随意的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朝着姜沉醉奔跑的方向看着。

姜沉醉看到这副场景,早在心里把陆修远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仿佛骂陆修远成了她奔跑的动力。“陆乌龟…王八蛋…死面瘫。”姜沉醉一边跑一边嘴里和心里不停的骂着陆修远。

姜沉醉的衣衫早就被汗水湿透,汗水也顺着额前的碎发滴落下来,姜沉醉此时早就不记得自己跑了多少圈,腿仿佛都已经不是自己的,只是死死盯着树荫下的陆修远撑着一口气在跑,那边的训练早就结束。方子奕站在陆修远的身后劝着陆修远“阿远,算了吧。何必跟个姑娘较劲,她也不是我们的正式学员。”

陆修远站起身来看着姜沉醉奔跑的身影微微的皱眉“自己选择的就自己承担,如果最初她诚恳的认错现下就不必吃这些苦头。

”方子奕还想说些什么却见陆修远已经离开渐渐走远。方子奕赶紧招呼过沐南嘉和孟晓晓把姜沉醉从操场上带下来,凭着方子奕跟陆修远多年的交情,他知道陆修远虽说嘴上说着不饶,其实已经不再计较姜沉醉的事。

姜沉醉是被沐南嘉和孟晓晓架着回去的,她的身体已经脱力,腿早就酸软得提不起来,虽说是仗着自己运动底子好,可这三十圈跑下来也是累得去了半条命。

回到小楼,姜沉醉在沙发上躺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洗过澡姜沉醉坐在沙发上大口的喝着水,孟晓晓正给姜沉醉捏着腿放松肌肉。敲门声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沐南嘉拉开了大门,外面站着的方子奕冲着沐南嘉递过一瓶药水。看沐南嘉不明所以没有接下,方子奕解释:“这是专门舒筋活络的,对突然高强度训练的肌肉酸痛特别有效,拿着吧。”沐南嘉这才接过,没好气的道了声谢就关上了门。

方子奕送完了药,朝着院子外走去。晚风吹响树叶带来沙沙的声音,陆修远靠着路边的大树看着方子奕朝自己走过来,方子奕没好气的埋怨陆修远“你要送药就自己去,拿我做挡箭牌害我碰了一鼻子灰。”陆修远没作声双手插在口袋里越过方子奕往前走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