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48ac041724a4b7692cc1a6f28e76d76,time=1568580518,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3671430/493671433.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5L11L2&nid=590001994&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9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3671430&page=1&vt=2,signature=ded724916b94f57591af39d307dab47f8f7cf375
isshowflow:1,,
都市之超级战神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都市之超级战神
天午
第一章 奇葩丈母娘

南城医院,张龙躺在床上,朦朦胧胧间,一道清脆又略显幽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乖,别乱动,一会就好了!”

张龙面前的画面逐渐清晰,紧接着一阵眩晕传来。

嗯?

张龙晃了晃脑袋,随即激动了起来。两年了,两年了!我终于脱困了!

两年前,张龙给小姨子洗衣服的时候,一不留神,被调皮捣蛋的小姨子从后面踹了一脚,一头从水池上面扎了下去,砸在了水泥地上面。

从此,他成为了一个智商严重不足的傻子,而他真正的意识,却被困在了脑海深处,被一个神秘的师傅教导,修炼天机诀,待到天机诀入门之时,就是他破困,重掌身体之时。

如今他修炼有成,意识终于回到了大脑,不再像以前那么浑浑噩噩,“别动,都告诉你别动了,不然姐姐可不负责啊!”

张龙激动的坐起身,耳边又响起了幽怨的声音,聚精会神向前看去,眼睛顿时瞪的直直的。

面前一名神穿护士装的性感女人跪在地上,一张脸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双手不断的在他身上搓着。

“好了吧,本来我就快帮你弄完了,没想到你这一晃,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完事呢。”女人的声音清脆而温柔,仿佛要将张龙的身体融化似的。

突然,眼睛一疼,张龙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此时正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呢。

早晨的时候跟丈母娘淑玉芬去打保龄球,帮淑玉芬捡

瓶子的时候,被保龄球扔到了脸上,于是张龙就被淑玉芬带到了医院。

“你脸上的淤血快消散了,再忍一会儿几乎就消失了。

小护士实习未满,正好来给有智力缺陷的王龙按摩,谁知道张龙本能的抗拒疼痛,一直挣扎,小护士只得出言安慰张龙。

“老鸡婆,老子要是毁容有你好看的。”明白了这一切的张龙,心中勃然大怒。

“这个废物醒了?”就在这时,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声音,张龙就知道是自己的丈母娘淑玉芬进来了。

淑玉芬今年都四十多了,但从她的外表来看,却仿佛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样,风韵尤存。

然而此时她的声音,却充满了恶毒。

“妈,我的脸不疼了。”张龙迟疑了一下,毕竟是丈母娘,还是得尊敬一下的。

然而淑玉芬的声音却一下子怨毒了起来:“废物,我交待你多少遍了,在外人面前不准喊我妈!你有没有往心里去?”

她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激动的指着他:“这两年来,自从你入赘到我家,每天像个饭桶一样,只知道吃,对家里一点忙也帮不上,我每天还得像溜狗一样带着你出去玩。你说说你活的是个啥?有时候我都想不如你出门被车直接撞死,也好过在家里像头畜生一样活着。”

“养着你,我还不如养一条狗,起码狗看着比你顺眼得多了。”

“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

你这么一个废物女婿呢?”

淑玉芬的嘴如同机关枪一样,吐出了一大堆,但没有一句好话。

张龙的脸,也阴沉了下来。

自从他变成傻子以后,每天只能跟在淑玉芬的屁股后面,而淑玉芬去中老年活动中心,跳广场舞的时候,都是他忙前忙后,傻乎乎的帮助淑玉芬搬音响,买饮料。

一旦做的不好了,就会迎来淑玉芬的打骂。

“脸既然好了,就给我滚回去吧。”淑玉芬见张龙不说话,又不耐烦的说道。

张龙默默的站身来,淑玉芬见他这样,又对他吼道:“你的小猪佩奇又忘了吗?”

“哦。”张龙一愣,这才想起来,自从他变傻以后,跟着淑玉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总是喜欢带着一个小猪佩奇玩偶,一会儿看不到就会哭闹。

他把床脚扔着的那个一尺高的佩奇玩偶抱在了怀里。

“病人脸上淤青还没有完全消失呢,最好再开点外敷的药,不然以后很可能会留下疤。”小护士还是很善良的,见张龙要走,善意的提醒道。

“都傻成这样了,要一张脸有屁的用啊!我哪有时间陪这个废物浪费?一毛钱挣不了,还花家里的钱,能带他来医院一趟已经不错了。”淑玉芬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

小护士见她这样,也不敢再多说。

老婆白玲的家里距离医院还是有着不小的路程的,两个人从站牌下了车,淑玉芬见张龙一路上安静的不哭不闹,心中

诧异。

平时傻乎乎的经常流鼻涕,动不动还乱叫,今天被砸了下脑袋,倒是安静下来了?

她看到左边路边蹲着一条野狗,脸上顿时露出冷笑。

“你快看,那条狗嘴里面藏的有什么东西?你用手去扒开看看。”

奶奶个腿,这是看我傻,想让我染上狂犬病啊。

都想方设法的弄死我了,老子脑袋要是再不恢复的话,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张龙嘴角很快就扬起冷笑,他哦了一声,向那条狗走去。

淑玉芬心中一阵激动。

来到了那条野狗身边,趁狗不备,一巴掌扇在了狗嘴上面。

“汪汪……”

“妈,救我。”张龙拨腿就跑,他跑的方向正是淑玉芬所在的方向。

“啊啊,废物,你别往我这边跑,哎哟,我的大腿……”

尖叫声响起,待到野狗发泄的差不多了,淑玉芬大腿上的裙子已经被撕掉了一块。她一脸惨白,不复之前的体面。

张龙心中憋着笑,假装惊恐的指着她的大腿:“腿,流血了……”

淑玉芬气的全身发抖:“你傻啊,那狗咬你谁让你往我这跑的?不知道我腿脚不利索吗?”

“扶我回家!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淑玉芬厌恶的看了张龙一眼。

老子扶泥大爷。

按照往常惯例,张龙要是扶她,不被她趁机将伤口带着细菌的血抹他身上才怪。

因此,他故意露出恐惧的目光,不敢靠近淑玉芬,而淑玉芬追他的时候,他就连

忙逃跑。

“你这个没用的孬种,我,我……”

淑玉芬气喘嘘嘘的追着张龙,却发现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他。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