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7585524e1564f0dbf2430c8f07ee72a,time=1568577935,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4156943/494156945.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3_1_L5L10L8&nid=41055126&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112000%26nid%3D41055126%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4156943&page=1&vt=2,signature=9f1fbf4e055b237a0eb10491f2e9a633410fa2cf
isshowflow:1,,
抗战之浴血山河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抗战之浴血山河
秦风汉月
第1章 异世獠牙

有些人已经死去,却还活着;有些人活着,但早已死亡。

这句话用来描述怕在废墟堆中的岳复是再合适不过。

身为共和国西北军区利剑大队最锋利的一颗獠牙,上一刻,他刚刚在1200米外将西北边境暴徒头目的脑袋一枪狙成烂西瓜,一阵可怕的沙尘暴过后,他现在竟然浑身鲜血淋漓的趴在阴冷的废墟中。手中没有熟悉的88式狙击步,身上也不是墨绿迷彩,曾经触手可及的虎牙军刀更是没有踪影。他现在有的,只有一身深蓝色军服,打着有些眼熟的绑腿不说,脚上还蹬着一双老北平布鞋。

如果不是脑海中的记忆潮水般的涌来提醒着他,此时,是一九三二年二月十六日,上海。

史称“第一次上海事变”的淞沪抗战。。。。。。

岳复足足愣神了超过三十秒。

这个时间段他当然知道,做为西北军区最年轻的獠牙,号称西垂之狼的岳复曾经被送至金陵陆军指挥学院进修两年,发生于80余年前的那段堪称伟大的卫国战争史正是他战史学主修方向。

只是,转眼就是近百年时空转换,这对一个唯物主义红色战士来说,实在是太过玄幻了。

但,周围的断壁残垣和以及倒伏在他周围和他穿着一样军服残缺不全的尸体,空中充斥着的硝烟味儿都压制不住不远处肠穿肚烂尸体散发出的浓浓腥臭味儿,都提醒着这位共和国最

精锐的战士。

这不是什么狗屁致幻剂,也不是什么梦境,这一切,是真实的。

十几名穿着“屎黄”色军服的士兵列队就在岳复的眼前十几米处穿过一条胡同,背着的步枪不算上刺刀,都快赶得上士兵的身高了。

或许,这世上再也不会有那个人种有如此独特的特征了。

这样的小短腿,就算在未来猛灌了几十年牛奶,铭刻于基因里的片段也未曾顽固的更改过。

先秦时期徐福率领的五百童男五百童女为了能在那个小岛国生存,实在是太早生娃娃了,以导致他们的后代再难有齐鲁大地儿郎的雄伟。

只不过,这帮孙子们,从母国偷学了用以进化的文化后,竟然觊觎母地千年。

岳复突然热泪盈眶。

他不是因为时空突然转换被吓的,而是,激动的。

那个中华儿郎,没有一个少年时期的梦想呢?战舰云集东海,炮口指向名古屋,马踏京都。。。。。。

现在,我来了。

不过很快,岳复重新伏低身形。再如何想实现梦想,但前提是,他得活着,从这场中日双方打成平手却无比残酷的战场上活下去。

带头的军曹突然停下来,朝身后的日军士兵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日语,便转身朝路边被炸成废墟的一间民房走去。

那原本是一栋二层小楼,如今只剩下了半层,一根还在燃烧的房梁突然断裂,吓的那个刚刚踏上台阶军曹

猛的向后一蹿,端起枪小心翼翼的查看情况。

不远处的十几名日军十名见状顿时一阵大笑,惹的那个军曹有些恼火,怒声让他们先走。

当然,更重要的是,岳复,就在这栋只剩半层的小楼中。

本体残留的记忆告诉他,他这个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七十八师一一六旅少尉排长,原本是带着两个步兵班在这里准备打日寇阻击掩护连队主力撤退,但不幸的是,遭遇到了两门四一式山炮的轰击,超过十发75口径的山炮炮弹击中了小楼,他和他的麾下,全部葬送其中。

不,更确切的说,是仅存他一人还活着。

只是,活着的少尉,已经不再是那个只想在军中混混日子就衣锦还乡的地主少爷了,而是一名在共和国军队序列中服役超过十年,就算是在共和国百万大军中都堪称翘楚的利刃。

用更装逼一点儿的形容词,如果在共和国数以百万军人中来个单兵技能综合排序的话,岳复绝对能排入前十,他就是那个时代的“单兵之王”。

日军军曹骂骂咧咧的把枪背到背上,一边解裤腰带一边走进了那处废墟。

一脚踢开靠在墙角的半块门板,顿时露出了一张满是鲜血的脸。

日军军曹吓的再次向后连退几步,下意识的摘下了肩上的枪。

不过随即他就反应过来,扭头朝街上看了看。

确认那十几名日军士兵不再关注他,已经走

远之后,他才松了口气。毕竟,这片战场已经被攻克,所有残余的中国士兵不是被杀死就是被俘虏,没什么太大的危险。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中国炮兵的报复,但,贫瘠的中国军队,有那么多弹药储备吗?

断垣残壁之内,中国军人的尸体多达十几具,这让日军军曹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敌人的尸体,就是大日本帝国陆军的荣耀啊!

将和短腿基因一样顽固的小搓搓对准其中一具尸体。

“哗……”

茶黄色的热流激射而出,浇在那张年轻而苍白的脸上,冲掉了那些早已经干涸的鲜血。

那是多么年轻的一张脸啊!可是,只能在帝国强大陆军的铁蹄下尽为糜粉,这一刻,日军军曹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接近了高--潮.

但他,却忽略了距离他身边不过一米远的另一具尸体,尸体的眼,已经微微泛起血色。

虽未曾做战友,但那是同胞同袍啊!哪怕,他是名不经传的小人物。

但来自未来的岳复知道,如果不是这些小人物,那会有未来共和国大地的安宁?

所谓的岁月静好,不只是有人在负重前行,而是,有人在,牺牲,乃至生命。

就在那个小鬼子尿到最爽、开始哆嗦那几下的时候,岳复的意识终于彻底的掌控了这具身体。

悄悄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手指,保证自己的神经可以指挥这具身体的每个角落。

死!”随着一声低喝,岳复埋在瓦砾中的右手陡然冲破层层障碍,一把薅住那个刚呲了他一脸尿的那一坨玩意儿、同时用力握紧。

“噗……呃……”随着一声沉闷的蛋碎声,骤然遇袭的日军军曹勉强从嗓子里挤出一声闷哼,身子立即如大虾一般蜷缩起来。

与此同时,岳复的左手也已经挣脱了束缚,随手抓起一根断木,全力向上挥去。

“噗!”

“滴答、滴答……”

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他的脸上,是淡淡的咸腥味道。剧烈的疼痛打击和彻底丧失氧气的窒息,夺走了日军军曹所有的生机。

岳复翻身从那堆瓦砾之中钻出来,猫着腰轻轻的将日军军曹的尸体拖进残垣之内,同时将身体紧贴在那截矮墙上,透过墙上的缝隙观察街上的情况。

外面不时有几个鬼子兵经过,似乎是在急着赶到集结的地方去。

岳复长长的松了口气,缓缓的坐在地上,开始打量自己这具新身体。

身高超过一米八零,体重同样超过了这个数字。

泥煤。。。。。。岳复默默捏了一下拳头,还好,这具“微肥”躯体的力量还算不弱,就是那敏捷性。。。。。。

来自未来的共和国利刃忍不住有些头疼。

虽然身体状况距离曾经的时空的钢筋铁骨相差有点儿远,但怂,已经是不可能的,既然不能怂,那就只能干。

二月十六日,这是国民革命军

第五军增援的日子,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到了。那可是光头校长最可依仗的两个步兵师,就算他们现在还不是什么德械师,但从人员训练到装备,都是目前国内最强的。

反攻即将开始,虽然他手下的那个排已经打光了,如今还活着的只有他一个人,而且这里已经成了日占区,但岳复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靠他自己。

岳复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破看不看的少尉军服,又看了看鬼子尸体上童装一般的军服,最终还是只换上了那双43码的昭五式军靴。

两分钟之后,一个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花裤衩,一只手里拎着一支三八式步枪一只手提着一套“屎黄”军服的“白胖子”灵活的从废墟之中蹿出来,迅速闪进了街对面的一间勉强还算完整的房子里面。

很快,岳复透过门板上的弹孔,看到远处匆匆跑来三名日军士兵。

咬咬牙,把一截白生生的大腿“扔”出了门口,捏着嗓子发出几声痛呼。

三名刚好经过那间房子的日军士兵几乎同时循着声音看到了那条大腿,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