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353ff261c2f4ceba01971c564d68dad,time=1571320668,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4377326/49437733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21L3&nid=349579977&purl=%2Fr%2Fl%2Fv.jsp%3Fnid%3D349579977%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4377326&page=1&vt=2,signature=5c3084f1b01d015c2e9f496e63e3406967977abb
isshowflow:1,,
三色屋事件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神户来信

 

 

神户来信

 

神田,中国留学生宿舍。

午休时分,陶展文面上胡乱搭着一张报纸,正仰躺在床上打着瞌睡。漫长的留学生涯终究要迎来终点,他总算完成了学业,顺利毕业于法学部,归乡的行囊也大致打理妥当了。

转眼便要到四月份,洒在屋内的阳光远未及三月初那般刺眼。覆在陶展文面上的报纸倒并非用作遮光,只不过是他读着读着睡着了。

午后阳光柔和,报纸上数行惹眼的头条大字,却与柔和二字搭不上边儿——“撤出国联后,我政府采取的方针”“事态紧急,非常时期将至!”“长城线局势恶化,我军吹响号角,山海关地区炮声轰鸣”。

陶展文打着鼾,报纸在鼻息的拍打下微微震动。一边儿是报纸上严峻的局势,一边儿是大学生悠闲的鼾声,两者融合,场面说不出的怪异。其实,场景中还有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只不过全被安眠的陶展文给无视了。门外的人物也不客气了,索性推开门,见屋内情景,愤愤道:“哼,这厮睡得倒是香甜!”

进门的男人起了坏心思。他踮着步子靠近床边,缓缓伸出两只手。瞧那架势,是打算将报纸包在友人面上,但还不待他触及报纸,手腕上便袭来一阵儿钻心的疼痛:“疼疼疼疼,松手松手……”

陶展文那摊在肚皮上的右手,眨眼间便如铁钳一般死死攥住了这“潜入者”的手腕。任对方叫

饶,陶展文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另一只手揉着惺忪睡眼,懒散道:“哎呀呀,原来是宿舍长大驾寒舍,我还以为是哪来的梁上君子呢!”

“疼呀!我叫你松手!神户的乔世修给你写信了!亏我还特意跑来给你送信。”

陶展文讪讪一笑,这才松了手。宿舍长没好气地将信封塞予他,愤愤地转身便走了。陶展文“感激”地目送其离开后,拆开了信封:

展文兄,见信如晤。

自前番展文兄来信,鄙人念及十日后将与展文兄重逢便未作回信,在此深表歉意。

此番唐突来信,皆因家父突然离世,特报丧于展文兄。家父于三日前逝世于心脏麻痹,尸检未发现异常,并无可疑之处,葬礼也于今日结束。

亏有店内同僚,与桑野商店东家的照料,店铺还不至于倒闭。但那先前提及的“大哥”一事仍是块心病。鄙人急需展文兄一臂之力,勿要再言十日后、一周后了,请尽早至神户。

不知展文兄是否有提前准备好相关法律文献?即便未做准备,也请速至。鄙人翘首以盼展文兄之到来。

信封上写有寄信人姓名,落款却未见署名。照旧俗,服丧初期书信往来,往往不留署名以表哀思。仅就这点,将乔世修那正经到近乎偏执的性格,体现得淋漓尽致。

陶、乔二人有足足三年的室友之谊。严格说来,乔并不算留学生。生长在日籍华侨家庭的他,多少与

自中国本土而来的同胞有些许区别。他骨子里有股韧劲儿,却自卑于自己的腺病体质,有些抵触与人交际。唯独对陶展文这位舍友,他能推心置腹。这也归功于陶展文那特有的包容气质。

正月过后,自神户归来的乔世修便一副若有所恼的模样。至于理由,陶展文也未多做过问,只晓得那时乔父应该还生龙活虎,哪见病态。

直至乔世修毕业归乡,留陶展文一人在宿舍拾掇行囊时,乔世修才致信告知其闷闷不乐的缘由:

展文兄,见信如晤。

归国事宜准备妥当否?离京时,鄙人曾承诺不日便会返京,与兄台再会。无奈杂务缠身,脱身不得。今有急事欲与展文兄相商,神户亦有归国港口,展文兄若能改作神户登船,并顺道光临寒舍数日,则不胜感激。展文兄于我有三年同室之谊,如今,鄙人便将心中苦恼毫无保留地吐露予你——

关于家父的平生事迹,有众多传言,其中不乏夸张杜撰之说。唯有一点可确信,家父在祖国时,曾是一个摆渡船家。有传闻说,家父见财起意,杀害了个上船的富商,携款潜逃。三十年前凭此赃款,来日经商。我如何肯信?父亲虽非完人,却绝无可能做出谋财害命之举!

另有一说,家父在那时已有家室,却抛妻弃子逃亡到神户,与五年前过世的家母再婚。这点却容不得我怀疑,毕竟,有家父亲口坦白。

妻弃子中的“子”为男孩儿,换言之,便是我同父异母的兄长!今年正月,父亲突然告知说,这个“大哥”不日便要来日本!他还说道:“你这个大哥,生得倒未让我失望。与你这娇生惯养的大少爷不同,他至今可是尝遍了世间艰辛。你今后大可以多向他讨教讨教处世之道。”世间艰辛?荒谬!这个“大哥”为何尝遍了世间艰辛?难道不是因为家父他当年的抛妻弃子之举?这还是我认识的那德高望重的家父吗?摆渡杀人的传言,莫非不是空穴来风?

我就读中学时,有个男人将父亲过往的相关传言告知于我。此人自然也坚信,这些不光彩的传言定然是心怀嫉妒之人对成功者的恶意中伤,并表示今后再有这样的宵小之辈,会第一时间知会我。有传言说,店里掌勺的杜自忠,当年便在家父船上打下手。事实上,杜叔在店中的地位绝非掌勺这般简单,店中生意多经他手。若事出紧急,家父第一个便是找他商议,而不是找掌柜吴钦平或王充庆。如今细想,不正是因为杜叔曾是他的“帮凶”!

一周前,这位“大哥”终于露面了。如今,只知道他一身初来乍到的乡下佬气息。至于家父是如何找到“大哥”的?迄今为止是如何保持联系的?一无所知……家父是少言寡语的性子,凡事能不开口则不开口。我先前再三过问,他就一句回答:

你见了面自然就知晓了。

这位乔世治“大哥”的容貌,与我兄妹俩哪见着半分相似!再谈体格,这“大哥”如牛一般壮实,反观我兄妹二人,展文兄亦知晓,皆是纤弱体质。成长环境与母方基因相异不假,但也不至于造成如此巨大的差异吧?言及此,想必展文兄也猜到我烦恼之处——这便宜“大哥”的出现,势必会给日后的财产继承埋下隐患!并非我贪慕钱财,只求为家妹守得一份应得的利益。鄙人是法盲,不知家父与“大哥”的父子关系,是否受法律认可。因此,急需熟读法律的展文兄一臂之力。

当然,此番请展文兄前来,绝非做“法律咨询”这般简单。

方才亦有所谈及,这位“大哥”的底细仍是谜,却疑点百出(见面详谈),令鄙人深感不安。说来荒唐,家妹纯竟对这可疑分子仰慕有加!家妹正值青春期,对从天而降的“大哥”心存向往,也无可厚非。说到这里,展文兄多半会将我的“不安”,归咎于对家妹被夺走的嫉妒。但我可以确切地答复——绝非如此!这份“不安”的缘由,绝非如此肤浅。

再者,家父对“大哥”的态度,也令人费解。对方可是自己当年狠心抛弃,且阔别了三十年未谋面的亲生子,家父对其的态度,不应该更僵硬、尴尬一些吗?这份应景的疼爱与亲密感,多少让人感到做作。不对劲儿,不对

劲儿。但鄙人的“不安”亦非源自此处!

事到如今,除展文兄外,再无可托付之人。望君念同室之谊,速至神户,以旁观者视角辨别这位“大哥”的真伪。若其身份属实,则需展文兄鉴别,其是否有能力肩负我乔家的将来。这是鄙人最后的请求,望君勿要推托了。

乔世修

“看来,又得跑一趟神户了。”

陶展文微微阖眼,脑中浮现出纯那张黛眉微蹙的白皙面庞。

去年暑假,他到乔家做了一个月的客。纯当时刚从上海求学归来不久,乔世修可劲儿地唠叨妹妹像变了个人儿似的。陶展文不清楚眼前这美丽少女从前的模样,但现今姑娘家这满腹愁情的气质,倒颇吸引他。或许是心早飞往异乡情郎那头,亦或许是天生便是不问世事的性子,姑娘对哥哥的好友,也是爱答不理的态度。

乔家望海,屋号为“同顺泰公司”。三层建筑,一楼是红砖砌成的仓库,其余两层为白色灰浆结构,三楼望海一侧固定着一面漆成蓝色的铁皮板。从上往下依次呈蓝、白、红三色,陶展文戏称其为“法国国旗之家”。这栋宅邸在易主前,是另一家中国人的店铺。蓝色铁皮下方的墙壁上,还雕刻着当时的屋号。当地人将这栋宅子唤作“三色屋”。

陶展文从回忆中醒来,将两封信叠好塞进口袋,摊开火车的发车时刻表,“今晚便出发吧。”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