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d0d588046b242e0b8eb91931776d6ed,time=1571318972,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4377326/49437733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21L4&nid=349579977&purl=%2Fr%2Fl%2Fv.jsp%3Fnid%3D349579977%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4377326&page=1&vt=2,signature=1540704961e330f09c8ae7df39fa645cf6815d6c
isshowflow:1,,
三色屋事件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可疑的大哥

 

 

可疑的大哥

 

神户,同顺泰公司屋顶晒场。

春日和煦,通透的阳光倾洒在晒场之上,四五十只南部特产吉滨鲍,有序地在草席上排着队列,接受着阳光的洗礼。

同顺泰少东家乔世修指了指一旁的藤椅,“陶兄,坐。”说完,他随意拉来一个空纸箱,径自坐下。

“饶了我吧,坐了一晚的船了。”

晒场地面的丝丝暖意传至足底,让陶展文颇享受,不由得多走了几步才坐下。这张饱经“日光浴”的旧藤椅,勉强能容纳陶展文健硕的身躯,但仍被压得嘎吱作响。春日的暖意透过藤椅,将他全身上下轻轻包裹。陶展文将双臂自然地搭上两头扶手,顷刻间心间春意盎然。这让他放松地解开一颗纽扣,“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呀!”

“嗯,天气是好……”乔世修如何有心情享受明媚春光,欲言又止片刻后开口问道,“陶兄,你也见过我这位大哥了,有何看法呢?”

“看法?一顿早饭工夫,能指望我看出什么端倪?世修呀,你着实性急了些。”陶展文苦笑。

“好吧……那第一印象呢?这总有了吧。”

“唔,难说……”

见友人那不靠谱的样儿,乔世修发急了,“噌”地起身道:“我便明问吧。首先,你觉得那男人,真是个地道的乡下人吗?”

早餐那小半钟头,陶展文便不住地以余光瞟那“大哥”乔世治。男人话不多,但一口乡下口音倒是

货真价实。肤色黝黑,体格健壮,硬说的话,身形体态与普通农民还是存在着几分微妙差异的。眼神中的那份迷糊,倒有几分刻意。友人会心存疑窦并不无道理,陶展文见过本尊后,何尝不是如此,“得么说呢……觉得……很勉强?感觉你这大哥,在刻意表现得像一个乡下人。”

“果真如此!”乔世修兴奋道,“陶兄也这般想,看来并非是我多心了?家父说,这‘大哥’是个地道的农民。你猜怎么着,他初次露面时,竟是一副干农活儿的打扮。即便他真是农夫,这般刻意地强调,目的何在?”

“觊觎财产?”

“唔……别看家父买卖做得大,财产倒未必见得多。”乔世修将空纸箱踢回原位,来回踱步,“你想知道,我对他生疑是在什么时候吗?他最初露面时,曾公然说‘俺不识字’。但有一日,我竟偶然遇见他在一家旧书店里翻书,而且,还是与政治相关的日文书籍!你说,这怎能不让人生疑!”

“偏颇了,或许只是乡下人好奇,胡乱翻翻呢?”

“我是那种妄下定论的人吗?其后,我继续暗中观察了一阵儿。你猜怎么着,他竟走向角落的英文书架,并陆续抽出数本书籍,翻阅了好一阵子后,才离开书店。这家书店的老板,唯独未对英文书籍做分类。文学类、技术类、育儿类……胡乱塞在一个书架里。我凭记忆依次取出了

大哥翻阅过的书籍,竟发现无一例外,全为政治相关读物!这绝非单纯的偶然,大哥他会英文!自那日以后,我便开始有意地观察他的日常举动,发现他时常以余光偷瞄放在一旁的报纸,却从未拿起翻阅。以上种种,已然昭然若揭!”

“嗯,不急,继续往下说。”

“若他的身份属实,又何苦要拐弯抹角地去强调一些事实?他愈是刻意掩饰,就愈是说明他……”乔世修没敢往下说,话锋一转,“显然,他在遮遮掩掩。若能揭下他的面具,种种疑问便迎刃而解。我的洞察力与阅历不到火候,怕是不足以揪住他的狐狸尾巴,如今更是没那工夫,所以才请陶兄你大老远地赶过来。开门见山吧,你能代我细细观察那男人数日吗?以陶兄之慧眼,定能让不义之徒无所遁形!”

“呵,我好像被狠狠地拍了一记马屁。”

陶展文不置可否,只是嘎嘎吱吱地摇着藤椅。

乔世修忙补充道:“大可放心,我不会将陶兄卷进来。陶兄只需将疑点告知予我,再附上应对之策。具体施行,就不用你操心,我全权负责便是了!若是假货,不用手软,叫他滚蛋便是!即便是真货,若对我乔家心存不轨,我也自有计谋处置他。事后,陶兄你若愿意在寒舍多作逗留,我乔家自然以恩人之礼相待。若着急归国,则赠予归国船票与盘缠。总之,我乔家的命运,就托

付给你了。”

“能从几本书上衍生出如此多疑点,你的洞察力也不弱。”

“家父一走,留下店铺这么大一个烂摊子,我哪有闲暇成天观察他呀。别看店里的买卖进进出出就这两件事儿,对我这门外汉而言,可费心思得很。”

父亲走得毫无征兆,乔世修这算是临危受命了。对这行当毫无经验的他,得从零学起,着实是忙得抽不开身了。

陶展文这趟大老远地赶来,初衷便是为了助友人一臂之力,自然不会再推托,“我懂了……我尽力帮衬便是,但你可别抱太大期望。”

悬在乔世修心头的一块石头落地,目露感激,也不多说,只简单的两个字:“谢谢。”

此层乍看再普通不过的民家晒台,实则为专门用于干燥出口海产物的设备。占地目视着有二十余平方米,在三楼的走廊设有玻璃门供出入。门朝南,门板为花玻璃,里外不得相视。其余三面皆有铁栏杆相围,只不过三根栏杆,都离地面颇远了些。

陶展文皱眉道:“这是不是危险了些?把栏杆安得如此高,就不怕小朋友失足落下?”

“说的是呀,好在家中无这样的幼童。”

陶展文来到东侧栏杆旁,亲身量了量高度。好家伙,别说幼童,即便是成人,稍稍弯腰也能穿到另一头去。他小心翼翼地抓紧了栏杆,伸出头来朝楼下望去。眩晕,视线尽头垂直落在一楼水泥地面上,竟无一处

遮挡。直溜溜的壁面上,仅有一条自二楼屋顶延伸至仓库门旁水沟的铁皮排污管。

看来,这栋宅邸只有望海一侧呈三层建筑状,其余三面皆为二层构造。二楼屋顶为晒场,也正是此刻二人所在之处。一楼全用作仓库,为方便货物进出,在外壁周围铺有半米余宽的混凝土地面。从上望去,这一条突兀的色变很是显眼。

建筑东侧,盘踞着一栋砖块搭建的大型营业仓库,遮挡了一部分视野。视线移至北侧,唯独富士报刊神户支局高过二楼晒场,其余皆仿佛蔓延至天际线的低矮瓦房。陶展文道:“若失足坠下,有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呵呵,时常会有干货掉下,可人嘛……倒未见先例。”乔世修满不在乎。

“不明白。明明有安全隐患,何必要空出这样宽的空隙呢?”

“陶兄这便外行了。”乔世修耐心地解释,“干我们这行的,不仅要靠‘天’吃饭,更得靠‘风’吃饭。行内人都不叫‘晒干’的,而是叫‘风干’。留这么大空隙,便是为了通风。”

“做得有些过了。我不认为增设一条栏杆,就能挡住好多风。”

陶展文正欲继续反驳,玻璃门开了,门内走出一个干瘦老头儿,白发苍颜,眼角微微上扬,显得有些不友善,正驼着背朝晒场走来。乔世修忙上前为二人引荐:“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杜自忠杜叔,咱家掌勺。还记得我先前

与你提过吗?他与家父是过命的交情。杜叔,这是我的同学陶展文,去年夏天也来过的。”

陶展文微微颔首,便打算上前问候。乔世修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寒暄到此为止。看来眼前的杜主厨可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儿。果不其然,这老头儿对少东家与其友人的问候熟视无睹,大摇大摆地走到晒席边儿上,弯腰,骨节般的手指往南部鲍上摸了摸,这才慢悠悠地直起腰杆儿,道:“世修少爷,这些货得赶紧安排装箱了。你可得记住了,香港要的货,这火候正好。若是新加坡的货,便还得晒上一阵儿。”

乔世修的来信上说过,其先父对这杜掌勺的信任更胜过几个掌柜。如今东家已故,老人自然将教育少东家视作己任,“水分蒸发,重量也会随之减少。鲍鱼可是‘寸斤寸金’,咱在这儿耗费唇舌的当儿,蒸发的可不是水分,是钱财!注水重晒是逼不得已之策,这样品质不保,讲价上要吃大亏。质量与重量的取舍与兼顾,是干我们这行的重中之重。多说无益,你自己过来摸摸。”

乔世修在这位长辈面前活像个乖学生。他蹲下身子,有样学样地在一枚鲍鱼的腹部摸了又摸,试图去理解这“香港货的火候”。

百无聊赖的陶展文开始环顾周围的环境。建筑的西北方,是一望无际的瓦楞海洋。先前聊得投入,未察觉太阳躲到云层里头去了。

乔世修亲身体会了好一阵儿,才认输道:“不行,感受不到……经验不足吗?”

老人满意于少东家的坦率,也不作责备,点头道:“对,就是经验!干我们这行,经验就是资本!少东家一眼能辨别出这些鲍鱼采自哪片滩头吗?我就能!晋代滩头。这就是经验了。”

说完,他目光热切地望向一列列干鲍。敢情,这老人将本该倾注于周边人的感情,全倾注在这一只只干鲍上了。

三人无话。这时,在晒场西北侧栏杆间隔处,一年轻人冒出半个身子,喊道:“杜师傅,今个儿晒场能借用不?”

“不能!”老人竟操着一口不地道的关西腔回应道,“晒完鲍,还得晒虾。”

“啥时能空出来?”

“我想想……最快,也得到明儿早!”

“好嘞,那我明儿早再来看看!”

年轻人得了答复,身子一埋,消失在三人视野中。

陶展文好奇地来到西北边缘,恍然道:“哦,这儿还安着条梯子。”

他脚下一条简单的单梯垂直通往一层空地。空地上堆满木箱与装虾用的麻袋。

乔世修来到友人身旁,说明道:“看到北面那屋顶了吗?那是桑野商店的仓库。先父与桑野东家是老交情了。我们常向他们家进货,他们则时不时会借这晒场一用。这条梯子,便是供他们上下专用的。楼下空地呢,是桑野家的地盘。隔壁的关西组偶尔也会来借用晒场,他们家后门,

与空地是相通的。”

听了友人的说明,陶展文才注意到直梯上方的栏杆,是可以打开的。

杜掌勺浑然不顾少东家说得兴起,提醒他道:“咳咳,世修少爷,还不快下楼通知一郎上来装箱?”

乔世修悖逆不得,乖乖点头,悄声对身边友人道:“陶兄,我领你到外头逛逛。”

两人走出晒场,陶展文揶揄道:“你这新任东家可真威风,让个厨子大爷呼来喝去的。”

“咱这东家,只是个虚衔。如今家中,就属那老爷子最大。”乔世修苦笑。

“瞧那派头,买卖也属他管?你们一直是这样‘厨子当家’吗?”

“至少在这晒场上,他有绝对话语权。烧饭的活儿一天也就两次,其余的时间,他都耗在这儿。”

“哦哦,这般辛勤,倒是刮目相看了。”

“辛勤才见鬼。他就是上来走走过场,真正目的是上来睡午觉。家里谁人不知呀,只要不下雨,每天下午两点准时睡上一小时,分秒不差。你以为那张藤椅是干吗用的?”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