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2ca76c31eba4420af4dcab09c5c7d0e,time=1573751072,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4576636/49457666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11L3&nid=5900019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4576636&page=1&vt=2,signature=4e5605b9d7d86cc1f9e535d08b08befe1efbf812
isshowflow:1,,
锦绣福妻:夫君有点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薛如意,你敢发誓吗?

陈秋娘一向老实软弱,平时低头做事,任打任骂不反抗,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现在忽然凶狠起来,倒把人吓了一大跳。

薛老太一哆嗦,强逞着说了句:“你个贱妇敢顶撞我,看老|二回来,我不教他休了你。”骂骂咧咧走了。

李招弟一看薛老太走了,也跟着往外走,临走前还不阴不阳刺了陈秋娘几句:“娘不过说了两句白话,二弟妹就要死要活,双双偷了家里的鸡蛋,还不能让人说两句?”

陈秋娘看着昏迷不醒的女儿,眼泪直往下掉:“双双,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是娘没用,连太夫也给你请不起,呜呜呜……”

薛双双只觉得脸上冰凉一片,终于撑|开沉重的眼皮,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妇人:“娘,我没事。”

一开口就发现嗓子眼干得厉害,连声音都是哑的。

陈秋娘一把搂着她,哽咽道:“娘的双双,你总算醒过来了,没事就好……脑袋还疼不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陈秋娘起身倒了碗水喂给薛双双:“来,先喝点水。”

一碗温水下肚,薛双双身上才有点力气,挣扎着从炕上坐起来。

陈秋娘看着她欲言又止。

薛双双问道:“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陈秋娘有些局促不安道:“双双,这几天避着点你奶奶,别惹她生气,省得挨打。”

薛双双道:“娘,我没拿家里的鸡蛋,是薛如意诬陷我。”

“娘知道。”陈秋娘道:“娘

的双双怎么会偷家里的鸡蛋,肯定是他们弄错了。”

她老实善良,十分欣喜女儿懂事,至于被薛如意诬陷之说,早就被她抛在脑后,就没想过要追究。

陈秋娘道:“娘去做饭,不然你爹他们回来赶不上饭吃。”

陈秋娘性格老实软弱,一直被薛老太拿捏得,家里所有的活都推给她干,薛老太和另两个媳妇金贵得很,没有特殊情况那是从来不动手,就这样还落不到好,总被薛老太咒骂,时不时还要动手教训她。

明明才三十出头的年纪,却被搓磨得像四十多岁,脸上满是细碎的皱纹,皮肤没有半点光泽,干枯起皮。一双手更是因为常年做活布满老茧。

薛双双一把拉住她:“娘,我头疼。”

陈秋娘一听也顾不上去做饭了,忙问道:“怎么个疼法?娘看看。”

薛双双后脑勺磕了个大包,薛老太不让请大夫,陈秋娘只好按照土办法抠点猪油抹一下。

陈秋娘给她揉了揉,说道:“娘去厨房给你冲碗糖水喝。”

薛双双忙道:“不用不用,娘,你给揉揉就好了。”

……

庄户人家早上吃得晚,都是先下地干趟活,再回来吃早饭。

只是这天早上,薛家几个男人回来之后,发现家里没得吃!

老大薛福叫道:“娘,吃的呢?”

薛老太压根没想过陈秋娘没做早饭,被薛福一声喊,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都懵了一下,扯着嗓子喊:“老|二家的死哪儿去

了?”

薛老太拍着大腿骂起来:“爷们在外面累死累活,回家连口热呼饭都吃不上。老天爷这是成心不想我们老薛家好哇,这才会娶个连饭都不做的懒婆娘进门……”

薛家这十几间屋子连成一排,薛老太一声大喊,陈秋娘在那头屋里听得分明,当场就白了脸。

慌里慌张的在衣襟上擦了把手,陈秋娘道:“双双,你多躺会儿,娘等会儿给你送饭来。”

陈秋娘这样过去,那真是自己送上门去让薛老太欺负啊。

薛双双从炕上爬起来:“娘,我跟你一起过去。”

陈秋娘忙道:“双双,你别过去,你奶奶心情不好,你过去她又要骂你。”

薛双双已经穿好鞋,扶着她往外走:“没事,娘,走吧。”

薛家一家人都挤在堂屋里,大有一种三堂会审的架势。

陈秋娘局促不安喊了声“娘”,薛老太喝骂道:“还不赶紧滚去做饭!懒成这样,也就是我们老薛家厚道,换成别家早休了你!”

薛双双察觉到到手底下的胳膊有一瞬间的紧绷,陈秋娘低头应道:“是,娘,我这就是去做饭。”

薛福在一旁不满的催促:“快点,干了一早上的活,要饿死了。”

薛双双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十分可笑。

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个去做饭,只管在这里等陈秋娘去做,他们好吃现成的,还真把二房的人都当奴才使唤了?

薛双双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红着眼睛道:“娘,

要是奶奶趁你去厨房做饭的时候把我卖了咋办?娘,你别去,我怕!”

薛家众人被她吓了一跳,一是被话的内容惊到,二是薛双双从没这么大声说过话。

薛顺怒道:“娘,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双双是你孙女,卖了她就不怕村里人戳我们薛家的脊梁骨。”

薛老太没想到薛双双会当众告状!

薛老太刚才是顺嘴一说,倒没真想把孙女卖了,此时被薛顺一顶撞,不由恼羞成怒:“卖个赔钱货怎么了?这种好吃懒做的赔钱货,卖了还能给家里省口粮食!”

“为了口吃的就敢偷家里鸡蛋,谁家也不敢养这种手脚不干净的小贱蹄子,不卖了她还等着家里被她搬空?我看村里谁敢说道!”

薛顺气得眼睛都红了。

薛双双捏着拳头大声道:“才不是奶奶说的那样!偷鸡蛋的是薛如意,被我看见了就把我狠狠推地上,想磕死我。”

“奶奶怕治好我,薛如意偷鸡蛋的丑事就瞒不住了,所以不肯给钱请大夫,还想把我卖了,既能换银子,还能替薛如意隐瞒!”

李招弟尖声道:“我们家如意才不会做这样的事!”

薛如意白着脸,直往李招弟身后缩去,尖声道:“我没有,薛双双你胡说!明明是你偷家里的鸡蛋。”

薛双双冷笑:“薛如意,你敢发誓吗?如果鸡蛋是你偷的,你就变成个歪嘴斜眼塌鼻秃顶驼背脸上长斑身上脱皮的丑八怪!”

“不,我不要

变成丑八怪……”薛如意被这么恶毒的誓言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