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55a17ade481c49b68557fe8443bd7a26,time=1574405934,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4952321/494952323.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41L2&nid=378533409&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412269321%26nid%3D37853340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4952321&page=1&vt=2,signature=005a58dcd058813e98db9d45bb09629430086935
isshowflow:1,,
重生之替嫁小娘子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重生之替嫁小娘子
六欲七情
第一章 罗庭夜

罗镇。

罗氏发源之地,因着当今皇后又姓罗,这小小的罗镇在西凉人的心中地位又不同一般了起来,再加之这里归属于南方,水丰米香,农产丰富,西凉国人更是不会小看了这么个地方。

得天独厚的物产造就的富庶之人颇多,饶是一个庄户人家,只要不懒便可以丰衣足食。

话虽如此,但最强的庶族地主还属罗行,罗露和谢远知三府,而其中罗行为最,加之罗行为人和善又被人们尊称为罗大老爷。

罗大老爷有良田千倾水塘商铺无数,府内奴仆成群,院内更是三步一景十步一亭,兴旺之景可见一斑。

而尤为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有罗大老爷有一个容貌俊绝的嫡子罗庭夜,想当年皇后娘娘微服私访还特意诏见此子,并大加称赞姿容绝绝,更赐下了一枚玲珑玉佩。

不过……

“良田千倾又待如何,相貌无双又如何?还不是享受不到这富庶之日,那罗府家产更是要白白的送到庶子的手中?罗庭夜自打生下来便就病弱不堪,这十六年过去了,有名的大夫换了无数却也不见半点好转迹像。”

众人说着闲话。

“长得好能当饭吃?能延绵子嗣能行闺房之乐?这年头长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能力’。”

此话一出,一边的大老爷们儿哈哈大笑了起来,这“能力”二字说得极为精妙意义幽长。

殷实家底又怎样?还不是断

送?庶子虽也是子,但到底是底了那么一层,若罗府是普通的庄户人家这个嫡庶倒是没什么,可谁让罗府此时是高门大户呢?没了嫡子的传承总是少了点什么。

另一处街角边静静的停着一辆朴实的马车,他们的说笑讽刺一字不差的传入了这马车之中。

小厮阿左气愤难当,“公子, 小的去撕了他们的嘴。当真是一些刁民,公子举清誉又岂容得他们这般说三道四?”

公子虽说病弱,可还没有弱到不能行房事的地步?最近老爷为了公子的婚事而特地去了谢家,希望能将两家亲事尽快的结了,待新娘过门看他们还敢嚼这样的舌根不。

看看他们家公子,样貌天下无双气质高贵无比,他们那是嫉妒的,再者说了公子近日已能下床行走了,过几日再喝几副药,别说是行房了,饶是三女四子也要是生出来的。

罗庭夜洁白修长的手指微微拳握,抵在苍白的唇下有气无力的吩咐道,“莫要再说了,回吧。”

“公子说得是,我们是该回了,老爷去了罗二爷家喝喜酒,只怕也该回府了。”阿左不敢有误,领命称是,又命着外头的马夫开路,“马赶慢些,公子身子会受不了的。”

马夫很是无奈,他这是生平第一次将马赶得这般慢,一边的牛车都能轻易的超他的车了。

阿左回过头来又道,“公子,那罗表哥与您一个年纪眼下也成

婚了,相信您也快了,我们老爷与谢老爷可是致交好友,又是这罗镇之上有头有脸的庶族地主,两家结亲倒也是件乐事,只要老爷稍稍一提,此事必成。”

“是吗?”

罗庭夜俊眉轻挑,他却不这么想,罗谢两家表面上看确实交情不错,但是去年谢家却抢了罗家的一笔生猪的生意今年又坏了单棉花生意,虽说这父亲不在意这些小钱,可,这却是谢家表明的一个态度,只怕两家结亲之事没有这样的顺利。

但,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二十岁能平安的顺利的从罗府分出去,还有四年,他只要静待四年便可。

袖下的手指微微紧握,眼内极快的闪过一抹从未有过的毅色,只可惜阿左只顾着说话没有看见否则他一定不相信这还是他那个病弱的公子。

“小的听说谢小姐品貌端庄,心地善良。”

“不过,小的又听说罗家表哥娶的是一个庄户上的颜姓孤女,原是那老庄户与罗家有过救命之恩,便打小定下的这门亲事。”

“两相一对比,还是我们家公子最有福气。”

阿左得意的说着,罗庭夜微闭双眼不理阿左,罗表哥娶了什么样的人他并不关心,谢家小姐是不是品貌端庄也与他无关。

马车吧哒吧哒的慢慢前行,待到了荷花巷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庭儿,你回来了?这街上可热闹?可曾遇到过什么有趣之事?”

到府前,一道虚寒问暖之声响了起来。

罗庭夜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外头说话的女人是罗府此时的“主母”,自从母亲过世之后,府里便由这个女人做主了。

罗庭夜一下马车便看到了那个身着上好绸缎,满头插得金灿灿的女人笑容满面,只是她的笑却不达眼底。

“咳咳咳,咳咳咳。”罗庭夜手拳握着抵在唇边咳嗽了起来。

这阵剧烈咳嗽让罗庭夜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更加的难看了,他的脸便升起了不自然的红色来。

柳氏关心依旧,“哎哟,我的大公子,您身子还没好全就不要出门了,一会儿老爷又要责怪我没照顾好了,阿左,你是公子身边的贴身小厮,你怎的能如此任性的让公子出门呢?……你们几个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扶大公子回院休息?”

柳氏将阿左骂了一通,又趾高气昂的指使着边上的人送罗庭夜回房。

罗庭夜默不作声,任由摆布。

柳氏看着那被抬走的软轿,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得意,“呵呵,我还真当这个嫡子好些了,原来还是老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好转。”

柳嬷嬷却道,“可是夫人莫要忘了,大公子病了十六年却还未断气啊。”

柳氏猛的一怔,尖长的手指暗暗的刺进了肉里,“你说得没错,就算是病得下不来床可却还是让他这条命硬生生的给撑起来了。”

柳嬷嬷又道,“

不过夫人您也别担心,只要我们的二公子三公子身子健壮便好,再给两位公子说房身份相当的媳妇便足以压过大公子那头,老爷最近不是在跟谢家说亲吗?而这谢家可不止一个嫡女,倒不如跟老爷说上一说将另一个嫡女嫁给我们公子?”

柳氏的眼晴猛的一亮,而后点头称赞,“你说得不错。”

“夫,夫人,老,老爷回来了。”

正当柳氏打着这样主意的时候,一个丫鬟脸色异样的来禀报。

柳氏原本心情就不太好,见着这丫鬟如此脸色便更加的不好了,脱口就要教训过去,却眼见着罗老爷的马车停在了府前,只不过从马车上走下来的人不是罗老爷,而是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

颜篱恭敬的行了个屈膝之礼……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