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37fdbe89929419381008a41b7cf0205,time=1571316092,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5482440/49548244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51L3&nid=408997661&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8997661%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5482440&page=1&vt=2,signature=40b815faba6c4ea4e724edc0eee815fe81d986c9
isshowflow:1,,
恋上,一个人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一章 错爱

 

查看原图

 

 

蒋正璇每天一进门,习惯性地便是将客厅内的大电视机打开,第一时间让电视里熟悉的中文播报声充满自己这间不大不小的公寓。

从她公寓落地窗往外远眺,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高楼大厦,下面是日夜川流不息的车流长龙。这里是美国最繁华的不夜城——纽约。

记忆仿佛才一瞬,可她来到这座城市却已经三年多了!她当年带着全身伤痕逃离了洛海,来到了这里。

无论待了多久,她每每站在公寓窗口,还是会茫然地觉得这个城市陌生如许。没有一点儿归宿感。无数个早晨,她睁开眼,总会茫然失神地盯着天花板,怔忪地问自己: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总觉得一切都恍惚在梦中,等天亮了,梦醒了,睁开了眼,她还在洛海,她还在自己那个清雅的公主小屋里。

但是,近处、远处一幢又一幢的大楼,无一不在冰冰冷冷地提醒她,她不是在梦中,她确实在陌生的纽约。

过往的一切也都不是梦!

是啊,那不是一场梦!

蒋正璇转身进了厨房,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浅浅地抿了一口。她趿拉着拖鞋,回到客厅,把自己深深地埋在柔软的沙发里。

多讽刺啊。她的曾经就是被埋葬在这苦涩的液体之中,可是现在每天从学校回来,她却会习惯性地喝上一杯半杯,连完成导师布置的设计作品时也不例外。美其名曰是沉淀思绪,帮助睡眠,事实上

是她爱上了红酒的味道。多好,喝了它之后,脑中迷迷茫茫的,晕晕沉沉的,可以什么也不用想。在那里,世界还是最初最美的模样。

蒋正璇又浅浅地酌了一口红酒,让醇香甘涩在唇齿间弥漫,然后丝线般地滑入喉间。正欲搁下杯子,此时电视女主播清脆柔美的播报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由于管理不善、错误并购,以及受多个糟糕决策的严重影响,曾经是国内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My.Life,第三季度财务报告严重亏损,股价暴跌到历史最低点……”

蒋正璇呼吸顿时一窒,倏地转过头,视线牢牢地锁定在电视机那闪烁的屏幕上。电视里出现一个戴着墨镜的西装男子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前行,镜头只拍到他高大的侧影,昙花一现般只两三秒的时间,便切入了其他画面。

“据本台最新得到的消息,My.Life公司已经向有关部门递交破产程序。本台记者此时正24小时守候在My.Life公司大楼,为您等待最新关于My.Life网站及其创始人兼CEO聂重之的最新消息……”

那一瞬间,似有一只无形的巨手毫不留情地一把抓住了她,将她身体里所有的血液全部挤压出来。蒋正璇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眩晕窒息的无意识状态。

许久后,一直保持着茫然之态的蒋正璇才回过神,一低头便看见湿淋淋的脚背,

嗒嗒地流淌着酒水……原来自己手里的酒杯不知何时已经掉落在了脚边。可她,居然一点察觉也没有。

My.Life公司,聂重之。蒋正璇抱紧了自己,不知是不是今日天气骤冷的缘故,她只觉得浑身都透着凉。

曾经红极一时的My.Life社交网站,在纳斯达克上市的My.Life,怎么会就这么轻易地破产了呢!

聂重之这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又如何能够接受?那是他仅有的全部!

已经足足四年了,她刻意地遗忘,在这几年中她极少极少想起他。

刻意遗忘那一年鼻青脸肿的聂重之来看她,神色间莫名地欢喜,他在床畔轻轻地问她:“璇璇,嫁给我好不好?”他的声音又轻又缓,十分小心翼翼,像足了一个在法院里等待宣判的犯人。

刻意遗忘那一年他曾经抱着她,求她说:“璇璇,我们结婚吧,我们把孩子生下来。”那一刻,他的声音是那样的低,那么的柔,像珍珠缓缓滑过丝巾,几乎让她沉溺了。

刻意地遗忘他曾在她耳边喃喃着说:“璇璇,你知不知道我是爱你的?如果不是因为我爱你,我为什么对你做那些。以前的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不对。你别生我的气,把孩子生下来,好不好?”

聂重之爱她,蒋正璇那个时候想想都要发笑,被雷劈也没他这句话惊悚。他若是爱她,怎么会拿一场错误不停地威胁

她这样威胁她那样呢?

刻意遗忘他曾经买了戒指,为了向她求婚,在她房门外,整整跪了一夜。

刻意遗忘聂重之曾恶狠狠地掐着她的肩膀,红着眼咬牙切齿地对她说过:“蒋正璇,你如果敢不要这个孩子,我一定杀了你。我一定杀了你!我发誓,这辈子,不,别说这辈子,就算是我做鬼了也不放过你。”

他们家世相当,蒋正璇对聂重之的威胁并不上心。

聂重之后来见她铁了心不要孩子的模样,大约心凉了,不止一次在她耳边冷冰冰地威胁:“蒋正璇,你如果敢不要这个孩子,我就找人做了你最爱的叶大哥。你知道的,我什么都不多,就钱多。你说现在这个社会,有没有拿钱办不了的事?怎么样?你要不要跟我赌这一局?”

她的反应也只是极淡极淡地扫了他一眼,眸光似扫过一件家具或者摆设,甚至连睫毛也不曾牵动分毫。然后转头,继续不吃不喝。

聂重之在她身后,抱着她的腰腹部,绝望地哀求她:“璇璇,你把孩子生下来。我答应你,从此以后,我会当从未认识过你,我发誓绝不会再纠缠你。只要你答应我把孩子生下来,我和孩子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里。好不好?我求你了!璇璇,我求你了。”

犹记得聂重之知道她流产的那一天,他发了疯似的冲到了她病房里,掐着她的脖子,呼呼呼地喘着粗气,似一头受

了重伤命悬一线的野兽:“蒋正璇,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还是不是人!你到底是不是人……他是活的呀,再过几个月生下来,就是活生生一个孩子呀!你竟然下得了手!你竟然下得了手!那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能下得了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医生、护士们拼命地拉扯着聂重之,却怎么也无法把他的手从她脖子上拉开。还是主任医生在这一团混乱中显示出了临危不乱的大将之风,从从容容地直接给聂重之的背上扎了一针,镇定自若地指示众人把软倒下来的他拖开。

聂重之闭上眼软倒的那一霎,手还牢牢地捏着她的脖子,他亦在不停地喃喃:“你怎么下得了手?你怎么下得了手?”

只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被他掐死了。那个时候,蒋正璇真真是心如死灰了,躺在病床上,甚至又生出了如果这样死去的话也不过如此的疯狂念头。或者,再去洛海大桥跳一次也不错。

她是众人眼中真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跟绝大多数有家世的孩子还有个明显的不同之处,那就是父亲蒋兆国和母亲陆歌卿这对豪门夫妻还极其恩爱。因父母中年得女,又是小幺,所以对她向来是宠爱有加,总结起来可以用一句“在蜜罐里泡大”来形容她,都嫌不够。

一直到她遇见了叶英章,遇到了他——聂重之!人生才开始慢慢地对她展露狰狞残酷

的真实面目。

聂重之在她隔壁病房醒过来后,便径自离去了。从此以后,聂重之便如他发过的誓言一般,再没有在她的生活里出现过。甚至连她大哥蒋正楠那轰动洛海城的订婚典礼,他也没有出席。他与他们真正形同陌路。

后来的后来,她便只身一人来到了纽约。

那一个晚上,蒋正璇在网上Google了整整一个晚上,关注了所有能看到的关于My.Life的新闻,关于聂重之的新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