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6bef1dcbfcd46ea88903f8d6df74fc5,time=1594362574,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5582534/49558253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1L5L11L4&nid=41056028&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112000%26nid%3D4105602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5582534&page=1&vt=2,signature=481ebbff5e5cc8508d915b70a942303b9f252bc0
isshowflow:1,,
大宋教书匠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丐富贵,勿相忘

一天的讨饭生活结束了,钟粟想想,真是好笑,父母给自己取了“钟粟”这个名字,但现在反而为了一顿馊饭奔忙,真是好笑,简直就是最大的讽刺。

还“钟粟”,现在连一粒完整的米都是奢望,能讨到一碗稍微洁净一点儿的饭食已经是最大的奢望。

这天晚上,钟粟早早醒来走出门去,看着自己住的破屋,想到了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不由自主就开始大声吟诵,直到自己泪流满面。

过了许久,一只粗糙的大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转身一看,原来是老丐。

“小子,你读过书?”

真是好笑,小爷我虽然没能上985和211,好歹也是师范类科班出身,岂止是读过书。但这话现在当然没法说。

“我记得好像跟着师傅读过几年书。”钟粟再次很溜地撒了个谎。

“会写字吗?”

“会。”

老丐叹了口气,想说些什么,又止住了。

第二天,大家准备出门了。

“小子,你等等,我有话要说,其他人先去吧。”老丐对着中年男子和几个人说道。

中年男子看了钟粟一眼,也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老丈,你留下我,有什么要说的吗?”

“跟我们在一起,你始终是个要饭的,你虽然失忆了,但老头子还是能看出来,你跟我们不是一路人,这样的日子你也过不了,不如出去闯一闯吧,说不定靠着你识几个字,还能混口饭吃。”

老丐抠了

抠杂草一样的头发,眼睛望着外面,淡淡地说道。

“老丈这是要赶我走吗?”钟粟一想到要离开这里,突然觉得有点担心,他实在不知道能做什么。

“你读过书,还是有很多事可以干的,像帮人代写代读书信,还有帮红白事代写对联,这些你应该都能干吧。”

“这个倒是没问题。”

“没问题就行,我这里有二十文钱,你带在身上应急吧。想要做大事,就别跟我们一起混日子,别让你师傅白教你一场。”

老丐说完,将钱塞到他手中,顺带将他穿越过来时的随身背包塞给他,便不再说话。

钟粟呆在当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起前世虽然有人跟自己过不去,但起码不愁吃穿,没想到穿越后居然连狗都不如。

老丐说得也是有道理的,不管是哪个朝代,封建社会读书人的比例还是小,自己这一身本事,难道还玩不转大宋?

钟粟看了看手中的二十文小钱,朝着老丐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走出门去。

自己如果能混出些名堂,一定不会忘了这些丐友。

丐富贵,勿相忘。

钟粟想了想,宋朝的书院非常发达,每年宋庭招收的公务员和唐朝相比,几乎就是十倍。

自己在前世是老师,说不定凭自己的能力,混到这些书院去也是有可能的。

除了著名的四大书院之外,宋朝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书院,这也许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中州处于中院腹地,历史

上有名的四大书院,准确地说是五大书院,应天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三大书院是公认的,嵩阳书院与石鼓书院一直有争议。

钟粟觉得古人还是比较轴,为啥非要搞成四大,五大代表五方,不也挺好嘛。

应天书院和嵩阳书院都在中州,而且嵩阳书院就在登封嵩山境内。

钟粟这时候也不想再回去问老丐了,他决定靠自己的本事,在大宋混出个人样儿来。

钟粟想到这里,走起路都带着风。

他找到一处农家,先将自己简单洗漱了一遍,读书人要有个读书人的样子,就算落魄书生也要洁身自好一些。

钟粟在路上问清楚了嵩阳书院的位置,就开始果断向嵩阳书院前进。

至于怎么混入书院,钟粟也大概想好了,宋代尤其是南宋理学不是很发达吗,到时候飚出几句南宋的理学观点,让那些书院的老家伙高看一眼应该没问题。

登封地形非常复杂,恰好夹在嵩山山脉和颍水之间,往南有箕山、熊山山脉,都是东西走向,之间又形成了各种地形。

钟粟沿着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半天过去了,钟粟还没摸到登封的官道上,他凭借之前打听到的情况,结合后世的记忆判断,现在的位置更靠近嵩山山脉,不过嵩山山脉很长,具体在哪一段,他还是搞不清楚。

钟粟自从穿越后,好多天来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再加上穿越的各种不适应

,虽然不存在倒时差的问题,但远远比倒时差要严重好多。

现在持续半天的暴走后,肚子里已经空空如也。

他向四周望去,居然没有一处人家,讨饭也无从谈起,就连植物也稀稀拉拉,回去不是钟粟的性格,虽然太阳毒花花的,但总不能坐以待毙。

钟粟总算在路边找到了一些不知名的野果,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毫不犹豫开吃。

野果应该还没有成熟,嚼起来一股酸涩味儿,但总算能勉强咽下去,果腹这个词果然不是随便发明的。

他吃了几颗野果,歇息片刻,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些,便起身继续赶路。

很快又是小半天过去了,转过一个小山头,前面出现一处破损的墙壁,钟粟一喜,继续往前应该有人家。

他打起精神,终于来到了跟前,原来是一处残破的房子,甚至还不如丐友们的破屋子。

来到门前,发现是一处破庙,也不知道供奉的何方神圣。

钟粟顺手拉过一个残破的蒲团,拍了拍上面的积灰,靠着墙就坐下了。

钟粟这时候已经严重体力透支,疲惫甚至压倒了饥饿,终于坚持不住,靠着墙呼呼大睡。

在梦里,他在跟原来的同事们一起吃火锅,有红通通的大虾,有鲜嫩的肉卷,有各种新鲜的笋尖、茼蒿,还有他最喜欢的黑毛肚。

各种肉和菜在高汤中翻滚着,钟粟迫不及待地去夹一片涮羊肉,但羊肉一下就翻进了汤里面。

他又将

筷子伸向一个鱼丸,鱼丸滑不溜秋,怎么都夹不住。

同事们都看着他哈哈大笑。

折腾了好久,大家吃完了火锅,钟粟觉得自己根本就没吃几口,菜已经没了,他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这时候副校长出现了,对着钟粟一阵挤眉弄眼,好像在嘲笑他。

钟粟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大家又说要去K歌,钟粟只好起身跟上大家。

他觉得KTV一般都有简餐,包括各种零食,有时还有香辣的烧烤,到时候再吃点也不错。

到了KTV,大家都在唱歌喝酒,没有一个人点简餐,钟粟正犹豫要不要自己去点一份什么吃的。

副校长晃晃悠悠又走了过来,将一瓶酒直接泼到了钟粟身上。

钟粟怒火填胸,一声大喊,梦醒了,眼前站着几个孩子,一个孩子正用竹筒将水滴进自己的嘴里,衣服上已经湿了一片。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