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4dfa39d41d74d04a081ba0a23f97a69,time=1594267990,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5604228/49560423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B6L1041L4&nid=400979339&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097933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5604228&page=1&vt=2,signature=93732801afd37a6abedbb1394a9015ad9ccef27f
isshowflow:1,,
爱国者·全剧本版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相遇

查看原图

 

 

进屋后,宋烟桥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沓全是英文的纸,递给舒婕:“这是底稿,真是急得要命了,我可以加钱。”

“你第一次找我吧?我好像没见过你。”

“我可早知道舒小姐。沈阳大归大,但能做英语抄写的也没几个。”

舒婕笑着说:“您稍坐,我估个价。”

说完,舒婕拿着文件走进了屋。

半晌,屋里的灯全灭了,子弹上膛的声音在黑暗里格外明显。

舒婕拿着顶上火的枪指着宋烟桥,说:“你不是洋行的。”

宋烟桥注意到舒婕拿枪的姿势十分标准,说:“你也不是抄写员。”

“……你是谁?”

“朋友。”

宋烟桥示意舒婕看自己左腕上的表,说:“你应该认得它。”

舒婕的枪口对着宋烟桥,她举枪放在腰的一侧,脚尖和枪口的方向高度一致。这一切都被宋烟桥看在眼里。

舒婕认出了手表,于是收了枪,点燃了桌上的煤油灯:“刘沛呢?”

“……牺牲了。”

“怎么可能?”舒婕一脸不可置信,“在哪儿牺牲的?怎么牺牲的?”

宋烟桥面无表情,说:“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

一番“审问”后,宋烟桥站起来跟舒婕握手,说:“你叫我老宋就行。”

“对我的审讯结束了?我叫舒婕……我强烈要求组织,尽快营救老王同志!”

宋烟桥人已站在门口,高声说道:“你开的价太离谱了。我不能接受。我再找别家吧,打扰。”

着,他压低声音:“不要再穿这身红裙子,太扎眼了。我能说句实话吗?舒小姐,如果地下工作者的满分是十分,你只能得半分。再见。”

宋烟桥反手关上门,留下一脸傲慢的舒婕。

门外,大蹿儿在等着老宋。宋烟桥摇摇头,说:“钥匙落到日本人手里,没指望弄回来了。我有个备用方案,可以试一试。”

大蹿儿觉得,宋烟桥又要违反命令了。

可是,他愿意跟着宋烟桥出生入死。

沈阳“满铁”警察署走廊。

岸谷追着横烟,要向他报告颜红光的情况。

横烟表现得很不耐烦,在得知岸谷把有关颜红光的研究报告誊写了两份,还上交了总署后,他长叹一口气。

“你是不是精力过剩?瞧吧,你很快就要倒大霉了!”

走了两步,横烟又回头补充了一句:“很快!”

果然,在岸谷下班后,警署外停了一台黑色轿车。

穿着便装的石川少佐下车。

他冷漠地向岸谷走来,并且直勾勾地盯着他。

岸谷有些胆怯。

“岸谷雄一,你跟我来。”

“是!”

石川把岸谷让进了副驾驶座,岸谷隐隐约约觉得,后座坐了一个大人物,却不敢回头看。

“你,谈一下上个月的颜红光暗杀事件。”石川命令道。

“报告!那个案子……子弹偏斜角度很大……凶手枪法很准。就好比……在咱们警察署大门外,打一只房顶上散步的小猫……的尾巴!”

背后没有回应,岸

谷不敢继续往下说了,只能在可怕的沉默中等候。

“你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慵懒的声音从后座响起。

“啊?可我的报告才刚交上去,您就已经……”

一只戴了黑色皮手套的手从后面伸过来。

岸谷小心翼翼地握住了。

“我叫土肥原。”

岸谷傻了,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却被那只戴了黑色皮手套的大手一把握紧。

“岸谷雄一,你将有一份新的工作,成为我奉天特务机关的人,此事不准对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老师横烟。”土肥原微笑地说。

“是!先生!”

岸谷极力克制着激动和喜悦。

沈阳莱斯勒酒吧内。

留声机转动,化了装的宋烟桥慢条斯理地走进酒吧,打量着目标人物——公子哥打扮的邵熠辉。他坐在贵宾卡座,和几个时髦女郎喝酒谈笑。

不多时,邵熠辉请宋烟桥一叙。

宋烟桥请他帮忙救出一个人,并在名片上写下“王振祥”三个字。

“你想办到什么份儿上?”

“引渡到少帅管的监狱。”

“戴红帽子的,少帅是一个不杀,一个不放。看这意思,这人的红帽子坐实了?”

宋烟桥沉默不语。

“这个人在你们那儿有多重要?”

宋烟桥还是没有回应。

邵熠辉轻蔑一笑,说:“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有些钱可以赚,有些钱……我犯不着。满洲要变天。要是说你非办不可,我可以想想办法。”

宋烟桥起身行礼,说:“告辞,祝您

发财。”

还未走出几步,邵熠辉打了个响指,说:“昨天,有个女的来找过我,也要这个人。”

宋烟桥的脸色顿时变了,他想到了对王振祥格外上心的舒婕。

再回头时,他脸色已经镇定如初,说:“没错,我派她来的,怎么?她礼数不周冒犯邵爷您了?”

“没有,经常有杂七杂八的人托我办事。她那样的雏儿来找我,我是不当真的。你应该直接来。”

“的确如此,那件事就拜托您了。”

邵熠辉怪笑着,瞥了眼离去的宋烟桥。

离开了酒吧,宋烟桥带着大蹿儿,冒着雨径直见了舒婕。

对于舒婕擅自行动,险些破坏计划的行为,宋烟桥十分不满。

舒婕却依旧高傲,正准备跟他理论,大蹿儿几个喷嚏,打断了二人。

舒婕给大蹿儿烧了水,叫他洗完澡再走,大蹿儿对舒婕很感激。

水放好了,舒婕拉上了帘子:“衣服要不顺带给你洗一洗?”

大蹿儿声调立马提高了,说:“不!不用!衣服不要管!”

舒婕闻言上了心,说:“知道了。”

帘子里传来大蹿儿洗澡的水声,舒婕轻轻来到大蹿儿的衣物旁,摸他的衣兜。

莱斯勒酒吧内,邵熠辉受土肥原的要挟,打电话给宋烟桥,打算诱捕他。

宋烟桥识破了圈套,没有上当,可舒婕却打算赴约。

大蹿儿屋内,宋烟桥已经发现,用来营救王振祥的当票被舒婕调了包!他赶紧出门,叫大蹿儿去舒婕

家,自己前往当铺,争取在舒婕落入圈套前拦住她。

可是,二人都晚了一步,舒婕已经取走了三万块,来到了赴约地点。

宋烟桥和大蹿儿在赴约地点的不远处焦急地等待着,时间过得很慢,就在二人肯定舒婕已经牺牲时,舒婕却踩着高跟鞋出现在二人面前。

原来,舒婕在踏入圈套前,记起了宋烟桥警告自己的话:

“无论如何,不要再跟邵熠辉联系!”

舒婕家里,宋烟桥情绪激动,他想到舒婕差点儿因为莽撞而牺牲,气就不打一处来!

舒婕低声认了错,宋烟桥却告诉她:“行动失败了,我要回去复命,你等更有能力的特派员来跟你合作吧。”

说着,宋烟桥扔给舒婕一盒绵羊油,转身便走。

舒婕立刻意识到,宋烟桥看到了自己磨得红肿的双脚,心里既愧疚又温暖,想到老王还在监狱,自己马上就要一个人战斗了,她忍不住追了出去。

“我错了,都是我不对,以后我一切都听你的!从现在起,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可是,宋烟桥却加快了离开的脚步,舒婕一路踉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攥着那盒绵羊油,一脸无助地跟着他们。

宋烟桥态度决绝,他登上了电车,看着一路追赶的舒婕,对一旁不落忍的大蹿儿说道:“我不想她牺牲……知道吗?”

公园内,宋烟桥和舒婕并排坐在长椅上,舒婕仍旧穿着那条大红裙子。

没想到你这么快又找我了。”

“药膏好使吗?”

“嗯,谢谢。”

“你有一个朋友,叫孙髯,是‘满铁’警察署看守所的狱警,对吗?”

舒婕惊愕地看着宋烟桥,只觉得后脖颈子发凉,说:“他不是组织的人,是我的朋友。”

宋烟桥问她孙髯是否可靠,舒婕笃定地点点头。

面馆里,孙髯吃着冷面。舒婕笑盈盈地望着他。

“你真不吃?”

“不饿。”

“大妹子,你瘦了。说吧,这次要我办什么事儿?”

舒婕告诉他,这次很危险,需要听她的一个朋友指挥。

孙髯摇摇头,叫她不要相信任何人,但是他同意去见她的朋友。舒婕大方地给了孙髯一个拥抱,这个拥抱让孙髯手足无措。

其实,舒婕何尝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喜欢她的。

警署里,宋烟桥按计划进了监狱。

孙髯向舒婕传达宋烟桥的命令,并告诉她:“大后天夜里十一点半,你带上武器,到我家来。现在不要多问。联络信号是窗台上放一盆花。如果没有,就说明情况有变。”

舒婕抿嘴,说:“这个方式太老套了,加一道保险。除了花盆,你拉开窗帘,开灯。”

孙髯咧嘴笑了,他走到门口,忽又停了下来,说:“你是一个特别的姑娘,你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

舒婕看到孙髯离去的背影,长舒了一口气。

牢房里,几个犯人正在伺候着老大侯啸天,宋烟桥早就打听过侯

啸天,也将他作为自己营救计划的一部分。

侯啸天得知眼前的小伙子因为打了日本人而被捕,立刻将二当家的位置许给他,可宋烟桥却毫不在意。

侯啸天暗道给脸不要脸,冲身边犯人一使眼色,在澡堂里暴揍了宋烟桥一顿,就在宋烟桥快扛不住的时候,行为古怪的赵疯子过来救下了他。

被整得半死的宋烟桥被送到了医务室,医务室里,孙髯告知他,王振祥是被单独关押的,不能跟治安犯关在一起,宋烟桥打算想想别的办法。

一番探查,宋烟桥得知侯啸天在监狱里的特权,全凭他的一位绺子大哥“孝敬”横烟。而最近,他的这位大哥因抢劫死掉了。

面对横烟的威胁,宋烟桥决定利用侯啸天,完成自己的营救计划。而日本餐厅里,横烟的贪婪也引发岸谷的不满,岸谷第一次发觉,自己跟横烟原来不是一路人。

老宋利用侯啸天,顺利与老王碰了面,可他却得到了一个令自己颇为惊讶的情报:出卖联络站的,正是救了老宋的犯人——赵疯子。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