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f0424fd6d24490681016028c672702d,time=1579995451,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6032841/49603308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5L11L3&nid=41123440&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002006%26nid%3D41123440%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6032841&page=1&vt=2,signature=079f310273e7949f2818510fd758f67a95a5747e
isshowflow:1,,
布衣神探:被嫌弃的十年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一章 被嫌弃的人生

范家湾派出所里,袁达可局促不安的站在办公室里,民警拿着释放证明书叮嘱道:“袁达可是吧,记住,每个月定期来我们这里报到。”

“还要报到吗?”袁达可愕然的看着眼前的警员。

那警员不耐烦道:“你是刑满释放人员,属于重点管控人群,明白吗?”

“好,我知道了。”袁达可垂下了眼皮。

“我告诉你啊,既然出来了,就得老老实实的,不要惹是生非!”

“是,我,我明白。”

“这是你的身份证,拿好。”

“好,谢谢,谢谢!”

袁达可紧紧捏住身份证,看了两眼,小心翼翼的放回口袋,准备离开,那民警敲了敲桌子,说道:“等等!”

袁达可连忙站住,赔了一脸笑。

“你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啊?”

“找点事情做吧。”

“找什么事情做?”

“什么都行,有个表弟在做保险,我想跟着做个业务员。”

“范家湾拆迁给你分的有房子吧?”

“有。”

“你虽然是刑满释放人员,但是比一般人可强多了,不要胡来,后半辈子还是能过得舒坦,明白吗?”

“我记住了。”

“走吧。”

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紧张,袁达可的脖子里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

听民警让他离开,他如蒙大赦,拖着有些发软的腿,匆匆往外走去。

刚出了办公室门口,迎面遇上两个年轻的警员,一男一女,那

男警员盯着他看了两眼,忽然吃惊道:“袁老师?”

袁达可一怔,瞧着眼前的人,却不认识。

“袁老师,你不记得我了吧?我是范晓阳啊,你教过我。”

“哦。”袁达可想了起来,这是自己以前班上的学生。

“袁老师这是刚出狱?”范晓阳上下打量着他,道:“挺快的,不是判了13年吗?”

“减了两年刑,提前出来了。”袁达可讪笑着说道。

“行,出来了,就重新做人,千万不要再犯错。”范晓阳嘱咐了几句,转身离开。

袁达可盯着范晓阳的背影,有些恍惚。

十几年前,是自己教育他,现如今,自己倒成了被教育的对象。

耳听得那女警员问范晓阳:“他是你老师?”

“是啊,小学老师。”

“犯什么罪被判13年啊。”

“强*奸,强*奸*幼女。”

“这么变态?!看着挺老实的啊。”

“人不可貌相嘛……”

袁达可杵在那里,脸色被太阳照得发白,白的甚至有些透明。

恍恍惚惚的走出派出所,袁达可攥着口袋,到街头拦了一辆出租车,说道:“我去素素萌宠店。”

司机师傅道:“在哪条街?”

“哪条街?”袁达可也有些发怔。

“你不知道地址?”师傅回过头来,说道:“开个导航啊。”

袁达可又是一怔:“导航?”

“大哥,你这是哪一年的机子啊?”师傅瞥了一眼袁达可手

上的手机,摇头道:“算了,我来导航。”

素素萌宠店倒也不远,下车之后,袁达可在门口徘徊了很久,觑看着店里忙来忙去的那道人影,眼圈有些红润。

直到天色渐晚,顾客都离开,只剩下店主,袁达可才犹豫着,走了进去。

几只宠物犬叫了起来。

一张白净无暇的脸仰了起来,黑漆漆的瞳仁看向了袁达可。

俏脸瞬间充满了惊愕。

“萍萍……”袁达可喊了一声,嗓音小而喑哑。

“你出去!”女子涨红了脸,呵斥道:“谁让你来的?!”

“萍萍,我没事了,我,我来看看你。”

“我不叫萍萍!我也不姓袁!我叫梁素素,我不认识你!”

袁达可立在那里,灯光映衬在他的脸上,一片蜡黄,他双手紧紧攥着衣角,却仍旧止不住颤抖,他那高大的身躯因为背部不自觉的蜷缩而变得卑微弱小。

“你,你自己张罗这个店,不容易,我,我来帮帮你吧。”许久,他才嗫嚅着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我需要你帮?”梁素素冷笑了起来:“10年了,我要你帮过我?我妈需要,可我妈死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袁达可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你走吧!”梁素素眼中的泪水也在打转,她挥手把一个水桶从桌子上推了下来:“我东躲西藏,改名换姓,好不容易不被人当成是强*奸犯的女儿,你又来干什

么!?你能不能别再来害我!?”

水洒在地上,浸透了袁达可的鞋。

袁达可躬身去拾那个水桶,梁素素却把桌面上的盆子、笼子都给摔了下来,叫道:“别碰我的东西!我不要你管!你走!”

“好好好,我走,我走……”袁达可惊惧的缩回了手,不敢再看梁素素,转身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伸手擦了擦眼睛,狼狈的逃了出去。

在门口,他又留恋的回头张望了一眼,梁素素蹲在地上,捂着脸啜泣,他心如刀割,落荒而去。

夜里,袁达可在一间酒店住了下来。

刚准备洗漱,门铃就响了起来。

袁达可过去开门,来的却是警察。

“袁达可是吧?”

“是我。”袁达可有些愕然,更有些紧张。

警察目光如隼,锐利的盯着他:“为什么住酒店?”

“我,我找个地方睡觉。”

“你不是分了房子吗?”

“那个,我还不熟悉,也没有去过。”

“好好找个事情做,不要再胡来了啊。”警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袁达可一夜无眠。

躺在白的纤尘不染的床上,他满脑子浮光掠影般闪现着从前的无数的人和事,直到天色发亮,手机响了起来,他才骤然清醒。

“老表,办好了没有啊?”是袁达可的表弟张俊峰打来的。

“办好了,办好了。”

“那赶紧过来,我在高铁站等着你,快点啊。”

“好,我

马上过去。”

袁达可挂了电话,迅速起床,匆忙洗漱了一番,提包下楼,坐车赶往高铁站。

他一夜没睡,精神不佳,连吃早饭的胃口也没有。

张俊峰接住了他,问道:“能买票吧?”

“能,能!”袁达可连连点头。

张俊峰带着他去了售票厅,环顾着一台台自动售票机和互联网取票机,袁达可有些茫然。

“身份证给我,我去买票。”张俊峰瞥了他一眼。

袁达可稍微有些哆嗦的从口袋里拿出身份证,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张俊峰,张俊峰一把抓过,径直去了自动售票机。

袁达可张望了两眼,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过安检,检完票,上站台,袁达可都是懵的。

“没坐过高铁吧?”张俊峰笑着递了一根烟给他。

“不抽。”袁达可摆了摆手。

“拿着吧,等上了高铁可就抽不了啦。”张俊峰说道:“高铁上禁止抽烟,管的特别严!”

袁达可接过了烟。

刚点上,一辆高铁呼啸而过,惊得袁达可手一抖,满脸恐怖:“这,这么快?”

张俊峰笑了起来:“老表,你得好好补补课了,你这破手机扔了吧,多少年前的老古董了,现在的老年机都比你这强。还得学会用微信,支付宝,明白吗?不然你连业务都没办法做。好了,咱们的车来了,烟扔了,跟着我走。”

袁达可有些忐忑的上了车,跟着张俊峰坐下,看着干

净整洁的车厢,他浑身紧张。

“老表,见萍萍了没有?”张俊峰问道。

“去找了,孩子不愿意见我。”袁达可嗫嚅道。

“你岳母那边看了吗?”

“也不愿意见我。”

“没事,时间长了就行。”

车缓缓开动,继而提速,风驰电掣的奔驰起来,袁达可看着窗外一根根闪烁过去的树影、电线杆影,不禁有些恍惚。

此时,两个乘警走了过来,站在了张俊峰和袁达可的座位前。

“谁是袁达可?”乘警问道。

袁达可愕然回头:“我,我是。”

“跟我们来一下。”乘警瞥了他一眼,不容置疑的说道。

袁达可脑海中“嗡”的一声,求助似的看向张俊峰,张俊峰的脸色也有些难看,道:“去吧。”

袁达可默默地起身,跟着乘警走了。

周围的乘客一阵交头接耳。

乘务室内,乘警拿着袁达可的身份证比对着袁达可的脸,问道:“去哪儿?”

“去安州。”

“干什么?”

“跑业务。”

“什么业务?”

“做保险的。”

“不是诈骗吧?”乘警的目光如隼,刺的袁达可一阵心慌意乱。

“不,不是。”袁达可慌乱的说道。

“不是你紧张什么?”乘警冷笑了一声,道:“到安州去,在你们派出所里报备了没有?”

“没有啊。”袁达可诧异道:“这需要报备吗?我不记得有这种规定啊。”

“你是刑满释放人

员,自己不清楚自己的底细吗?”乘警道:“是没有明文规定,但既然重点管控了,你就得自觉一点,明白吗?”

“我知道了,下次一定报备。”

“别再犯糊涂啊,好不容易出来了,就守好法,守好规矩。”

“我明白。”

“去吧。”

袁达可接过身份证,起身要走,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扭头问道:“同志,我想问一下,你们怎么知道我上车了?”

“呵!”乘警笑了起来:“你是重点管控人员,坐高铁,坐飞机,住酒店,我们第一时间都会知道,明白吗?”

袁达可的手有些颤抖了起来:“那我每次出来,你们都会找我询问吗?”

“一般都会的,怎么了?”

“如果一直这样的话,我怎么做业务啊?我跟同事一起出来,他们怎么看我?”

“你同事不知道你犯过事吗?”

“知道。”

“那不就行了嘛。记好了,你背后一直都有双眼睛在盯着你,时时警醒自己,千万不要再以身犯险!”

“是……”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