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f34393f93d34f7d8a821db0cdbd1886,time=1594038363,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6283902/496286365.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3_1_L1L3L6L8&nid=394908098&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490809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6283902&page=1&vt=2,signature=98b59a4103aefa69b25af3730dc8d79da98c804d
isshowflow:1,,
重生农女喜种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重生农女喜种田
凛冬已至1
第一章 苏醒

周朝立国百年,宦官摄政,新帝年幼,民不聊生。鹿城水患,遍地哀嚎,尸横遍野。

夜色当空,秋虫鸣叫。

京郊破庙里聚集一众流民。

破庙外侧柴房传来低泣声。

“他爹,咱们真的要吃了这个孩子么……”

“不吃咋办,不吃咋办啊,娘都把小宝交出去了。”

“我的儿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老天不开眼啊!”

压抑的悲戚哭声断断续续,如同杜鹃啼血一般。

男人声音浅薄无力:“如娘,莫哭了,哭病了咱们的囡囡谁护着。”

躺在地上的苏沫儿听着旁侧人的话,结合脑子里不属于自己记忆,将所处的环境搞清楚了。

她穿越了。

竟然穿越了——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一个兽医,然而谁料想兽医也有医闹,一个不小心就来到这里。

睁开眼睛,冷漠的目光落在缩在一起的瘦弱的夫妻,也就是这具身子便宜爹娘身上。

周如娘低声哭泣。

被苏沫儿淡漠的眼光盯着,伸手捂住嘴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沫儿,你不要怪你爷奶,阿宝是个傻子,若是不把阿宝交出去换口粮,就得把你交出去,你爹娘没办法,你爷奶也不是故意的……”

“要怪,就怪这该死的世道啊!”

“……”

苏沫儿听着便宜娘的话,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换口粮,说的好听了一些,不过是易子而食,析骸炊之而已,当下,苏沫儿对未曾蒙面的爷奶升起一抹叫厌恶的情绪。

视线落在地上晕厥的孩童身上。

秋日萧瑟,孩童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破麻衣,即使处于晕倒状态,也会时不时哆嗦一下。

除此之外,长得倒是白白嫩嫩的,一看就不像难民。

难民一路逃荒走到这里,几乎个个都是皮包骨头,骨瘦如柴。

而躺在地上的预备粮,手脸虽然脏兮兮的,但是肉嘟嘟的样子还是一眼可见的,瞧着就是富家小少爷的样子。

若是真的吃了,再被小公子的家人找来,在这个人命比狗还贱的年代,能够有什么好下场。

连带着,对于拿捏着傻弟弟的难民也多了怀疑,地上的小娃子他们是从哪儿弄来的呢……

“弟弟呢?”苏沫儿一开口,嗓子就跟灌了玻璃碎屑一样,开口就痛的难忍。

“沫儿不要想……”

“弟弟呢?”

苏沫儿抬眼,凉凉的目光落在周氏身上。

周氏哆嗦一下。

往苏渠山身后躲去。

苏渠山眼皮动作一下,干巴巴说道:“沫儿,你是大姐,爹知道你心疼小宝,但是小宝是傻的,现在这青黄不接的,早些解脱了,说不得是好事儿,不用继续饿肚子……”

“弟弟呢!”苏沫儿站了起来,话语里多了一丝逼迫的味道。

若不是苏渠山说话的时候,浑浊的眼睛发红发肿,苏茉儿早就一拳头就怼上去了。

苏渠山被苏沫儿盯着,心里有些慌乱。

沫儿对小宝向来要好,方才昏睡不过是知道她阿爷拿着小宝换了肉羊,当时

还癔症一样,把她阿爷打了。

若不是他跪地上求父亲,把脑袋给磕红了,沫儿也会被换出去的。

“在,在旁侧主殿那些人手里。”

眼见苏沫儿从地上摸出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头,周如娘吓得实话脱口而出。

见过苏沫儿发疯的场面,周如娘有些害怕苏沫儿再次拿着石板往人脑袋上闷。

苏沫儿对于周如娘识趣的态度很满意,迈步往外头走去。

苏渠山起身就要跟过去。

被周如娘给抓住了。

“她疯了,你也要疯吗,咱家小柒还小,小宝已经……,沫儿现在是疯疯癫癫的,若是你再出什么事儿……”

周氏说着话眼泪又不要钱的往脸上打去。

苏渠山回头瞥一眼苏沫儿离开的方向,闭上眼睛。

跟着周氏抱成一团,两人一起哭了起来。

苏沫儿听着周氏对苏渠山的话。

嘴角勾出一抹凉凉的笑。

她哪儿是疯了,她是芯子换了人。

换成后世的有女暴龙称号的兽医。

这对夫妻啊,真的是……没法评价。

说没心没肺吧,哭的比谁都伤心,若是说有担当……这不是在侮辱担当两个字么。

生下来的孩子都能给换成肉吃,真的是活久见啊。

还是走出去比较好眼不见心不烦,站在院子看一眼撸秃噜的榆钱树,对于难民这两个字有了更深的了解,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就现在这身体条件,别说硬刚主殿那些身份不明的人,就是走上几步都得喘

上几下。

想要把痴傻的小弟抢回来,简直就是做梦。

还得先把肚子填饱啊!

秋雨打在身上凉飕飕的,破庙的地上也连一个野草也没有。

树皮都能被啃光了。

又怎么会有野菜。

饥寒交迫是什么感觉,苏沫儿算是明白了。视线抬起,落在破庙后头的一座大山上。

远处的大山还是郁郁葱葱的。

上面有吃的。

只是……

看山跑死马。

瞧着这山头就在眼前,若是真的要去山上找吃的,哪儿有这么容易了。

正琢磨着从哪儿搞来点儿吃的。

一个头发干枯却油腻腻的混子凑了进来,手里还捏着几只麻雀。

凑到苏沫儿身边,神神秘秘的说道:“小妹妹,想要吃肉吗?”

苏沫儿盯着麻雀瞧了好一会儿,咽了一下口水。

麻雀虽然小,但是,这也是肉啊!

想吃么,自然是想吃的。

瞧见苏沫儿咽口水的动作,张老大开心极了。

这见鬼了的水患,吃不饱穿不好也就算了,若是不能发泄一下,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这几天观察之下。

他就发现苏家这位姑娘,长得瘦巴巴的,眉眼却是极为好看那种。

眼睛不大,下面横着卧蚕,眼尾微微上挑,单眼皮,不笑的时候像个勾人的狐狸,笑起来眼睛就跟弯弯的月牙一样。

唯一一点儿不好的,就是太瘦了。

脸上也蜡黄蜡黄的。

嚼起来怕是没有什么滋味。

只是……

现下这情况,也容不得他太挑剔了。

“想吃!”

苏沫儿抬

眼,嘴唇抿了起来,做出果断的回应。

说话瞬间瞧见张老大眼里淫邪的笑。

继续问道:“你要带我看金鱼去吗?”

“金鱼?这会儿可没有鱼让你吃,不过可以带你去捉鸟,怎么样?”张老大说着将手里的麻雀肉干拎起来在苏沫儿眼前摇摆了一下。

同时不着痕迹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胯。

这一瞬间,苏沫儿的目光极快的从苏老大下身瞥了一下。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