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1d0d3c7b8884b028b2bcac211a0c966,time=1574250142,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6598770/496598855.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6L51L4&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6598770&page=1&vt=2,signature=83f85d082842d088c584718803b5df434c848aed
isshowflow:1,,
只是替身吗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那天的场景,蓝又恩永远都忘不了。

S城,深秋。

又一个深秋,这几年,她已开始努力适应这个季节。

阴天的傍晚,微冷。

想起上午在B城总公司开会时那帮人的步步紧逼,她素来明朗的眉宇间不禁浮起暗色。接到他电话解围的那一刻,她才稍稍松了口气。

她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少了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停车上楼前,她本想打个电话,无奈手机没电。他家的钥匙她是有的,自一年前她淋了大雨感冒后,他便将钥匙给了她。

“以后若不想待在那里,可以来我这儿。”那时的话语和眼神,让她隐约明白了他的心意。

其实是意外的,虽然这几年他的确对她诸多照顾,可她素来以为那是一种怜悯。毕竟,岑家上上下下,没有哪个看她顺眼过。无论在公司,还是回到家里——如果那栋豪宅可以被称为家的话。

在顺眼这个问题上,她对他颇为不解,以多年前初次见面的印象来说,他理应是其他人里的一员。

结果,他却不知何时站到了她的身旁。

他是个优雅的男子,五官线条清晰柔和,眉目如画,清俊贵气,眼底却总带着一丝不羁的傲气。这样的男人,往往相处容易深交难,而表面的微笑客套却能引来更多的目光。

S城公司里,明着暗着喜欢他的女人太多,多到当那一天,他温柔地帮她擦拭湿发时,她只觉得不可思议。为

什么是她?论关系而言,他最不该选的人就是她。

“这世界上有太多感情,是你无法理解的。”唇贴上来的那刻,她有些恍然,却没有拒绝。薄软带着弧度的唇一点点温柔地厮磨着她,张合的唇齿间,是他温热的气息。他吻得很细致,小心地呵护着。她微微睁眼,他也正看着她,淡淡的视线自长而密的睫毛下流转过来,在昏黄的吸顶灯下,仿若冬日午后温暖安逸的阳光。

那是久违的感觉,她闭上了眼。

转动钥匙的时候,她仍在思考今天之后该如何交代。

她知道,那些人不光想要她的位子。他们更想要的,是她彻底从这个战场上离开,甚至从他们的视线里离开!

太多次,她也开始腻了,也许该趁这次机会彻底解决——虽然如何解决她目前还不知道,不过她相信他会有办法的。这也是她匆忙自B城飞回来的原因。

进门后双脚凝固在原地,本该寂静的屋内,正充斥着暧昧的喘息。借着落地窗外暗沉的微光,她看见了客厅沙发上衣衫不整的两人。

听见门口处的动静,缠吻的两人侧首,看清来者后那女人低低啊了一声,带着诧异和慌乱,急忙拢紧衬衣领口,继续在男子身下维持着尴尬的姿势。

蓝又恩也在瞬间看清了沙发上女人的脸孔。

她的脸色迅速白下去,然而对上男子冷静淡然的目光,却又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无力地勾起唇

角。

高凡,与她相同年纪,能干的美女职员——她的助理。上午在B城被那些人咄咄追问的新项目被夺事件,负责文件的人里就有她。她跟了她四年,被众人质问时她都没怀疑过的人——现在却躺在她男友的身下,与他接吻。

那唇的味道她一直很喜欢,不仅因为温暖,还因为他总是能在她困难的时候开口说一些让其他人收敛的话语,就如同上午在会议里以拖延为策略的电话。

可现在,这个男人却搂着她的助理倒在沙发上。

“是你让高凡外泄新项目计划的?”这情景有些奇怪,男友当面出轨,她却只追问公事。可刹那间,很多东西在她脑中清晰地串联起来。

他半撑起身子,手指仍在高凡艳丽的脸蛋上游移:“严格来说,是我直接从她手上收了这个项目。”

“抢这个项目的PL时尚集团,是你的?!”真相比她想象的更加令她寒心。

PL集团早在五年前就成立了,一直是岑氏家族企业——罗丽达服饰公司的死对头!这次欧洲国际品牌COOLE在国内寻找合作方,罗丽达与PL明争暗斗一直不断,她为了这项目已经忙了几个月,他也曾经在旁帮助指导,却没料到最后毁掉这一切的人居然是他自己!

薄软的唇轻轻吻在身下女人的耳垂上,引起对方一阵压抑的低喘,蓝又恩收紧了手指,却没有离开。事情来得太快太突然,总有

什么地方让她觉得不对劲。

这几年,他虽然在罗丽达公司只顶着一个若有似无的总监闲职,但她手上那些工作,大部分都受过他的帮助,若说他真要抢项目,也不用等到今天!更别说让她撞见今天这一幕!他明知道她有他家的钥匙,随时会来,又何必挑这种时候幽会?

她敛了神情,漆黑的瞳飞快掠过些什么:“你的目标,应该不只是这个项目!你到底想要什么?”

伏在高凡脖颈间的男人低低笑起来,他抬起头,优雅的清俊脸孔带着从未有过的莫测笑意:“不愧为罗丽达的现任总裁!蓝又恩,这种情况下,也只有你还能继续问公事!”他继续神态自若地逗弄着高凡,倒把身下的人弄得不自在起来,几次想开口可又不敢。

“岑寂!”蓝又恩揉了揉太阳穴,“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语:“我想要什么?事到如今还问这种问题!你不会天真地以为,我是心甘情愿做你身边的男人吧,你真以为我有这么低贱?”

“我从没说过要你做我身边的男人!”她不自觉地冷笑,“主动的人是你,若说到低贱,也是你自找的!”

这一刻,面前的女人依然镇定。她的肌肤很白很细,双颊透着淡淡的粉,瞳仁漆黑而有神,看起来明眸雪肌,算不得特别漂亮,却充满了时尚知性的婉约气质。尤其是她的双唇

,是润泽的粉红色,不说话的时候总保持着诱人的丰满弧度,异常性感。

岑寂松开身下的人,冷着脸一步步走到她面前:“这种时候,你不该继续维持你的骄傲。今天的事,加上之前这一年从你手里流出去的股份,明天董事会就会对你提出罢免。蓝又恩,你即将一无所有。”

“原来你要的是罗丽达!”

“不然呢,你以为,我要的是你?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他嘲讽道,眼底充满了胜利者的愉悦。

“所以,这一年你都在对我演戏?”她抬头看他,指甲已掐入肉里。

他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朝她颔首,她提唇微笑,却冷不防甩了他一耳光。

“啊,岑寂!”高凡飞快来到他身旁,一脸心痛地查看他的脸颊,蓝又恩下手很重,片刻间他清俊的脸上已浮起红印。

“蓝又恩!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不知是否是听说了她即将一无所有的事实,之前还对她颇为忌惮的小助理突然凛然起来,“是,在公事上我们的确对你有所隐瞒,可你也知道商场如战场,根本没有谁对谁错的道理!至于我和岑寂之间……感情的事本来就没法控制,再怎么说他也是你曾经的男朋友,你……”

啪的清脆声响响起,蓝又恩收回手,瞳底已完全染上暗色。

高凡不可置信地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她不相信蓝又恩居然连她一起打!面前这个女人,真是她熟悉的那个往

日里静淡婉约的蓝又恩吗!跟了她四年,别说打人,就算手下的人做了再大的错事,她也不过风轻云淡地纠正几句,连骂人都不曾有过。

“怎么,一挨打就变哑巴了?”蓝又恩挑挑眉,盯着高凡笑,“你还真以为这年头狐狸精有什么好下场?告诉你,你刚才躺的那张沙发是我买的,茶几上那瓶开了的红酒也是我挑的,就连压着你的男人也是我用剩的!听清楚了,不是男朋友,是男人!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关系,你要和他怎样是你自己的事,不过别来惹我!”

听完这番话,高凡已经目瞪口呆。

解决完一个,她又将视线转向一旁的男人,自始至终他一直冷眼旁观,对于高凡惊吓过度的娇弱模样视若无睹,就只是盯着蓝又恩看。

她松开手指,将手中的钥匙丢在他脚下,沉声道:“岑寂,我想,我应该没有和你说分手的必要!”她转身,像是记起什么又侧过脸来,“至于罗丽达,我一定会争取到底!你放心,即便我被踢出董事会,也不会让那个位子落入你手里!”

语毕,她再无留恋,大步离开。

两日后,领导国内时尚潮流的服饰品牌罗丽达发生大变动,最年轻的女股东兼总裁蓝又恩被罢免下台,而她原本持有的股份也因之前几次分放被有心人士收购。据闻,这位有心人士除此之外还拥有额外的股份,累计叠加后在占有率上已超

过了蓝又恩的持股率,成为罗丽达新的大股东。而此刻,岑家原本并不和谐的几位,也因此事团结起来,总算没让这位有心人士夺取裁决权。

四日后,蓝又恩搬离了岑家豪宅。

走的那日,和她当年搬进来那天一样,是个阳光明媚灿烂的好天气。天空晴朗得一丝云彩也没有,那么纯粹的蓝,仿佛这个秋天最后的阳光,都将在这一日绽放殆尽。

两位皆年过五十的岑家二代,岑庆国和岑定国,这几日为了突发危机,一改往日的散漫与不合,双双飞赴B城,在总公司连番召开会议。

岑家三代,除了岑定国依旧在国外念书的小女儿岑枫然,剩下的几个都是天塌下来也不会理事的主。或者说,他们没有乱上添乱,已是很给面子了。

这几年,罗丽达都是靠蓝又恩和公司一众人撑着。

总裁这个名头,说起来好听,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身处这个位置有多累。如果不是为了他,她根本不可能在这个位置撑这么久。

而今,她终于可以离开了。

五个月后,罗丽达因几位经营者管理不善,公司出现财政危机,全国五家公司三十六家店面最终被竞争许久的PL集团全面收购。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