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b5bb122f89e4967a9870537c2f40b1d,time=1574016060,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96835286/49683598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B3L411L3&nid=400979339&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097933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6835286&page=1&vt=2,signature=002d15c097e34fa02ced4023053ba0b6a9b4249b
isshowflow:1,,
第一次喜欢你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好久不见

临江二中是临江市是数一数二的高校,近几年的势头更长,连着两年,高考的状元都出自临江二中,且考入名牌大学的名额也比其他学校多。

十月的天空,风里隐隐透着丝丝凉气,却怎么都渗透不到江绪的心里头,此时此刻,她浑身上下爆汗,喉咙处火辣辣的烧,今天跑了一千六百米,比平时多跑了六百米,气喘得厉害。

星期三下午是高三集体的短跑加长跑的魔鬼时间。

江绪自小就体质弱,上学以来就是一个体育课绝缘体,初三要考体育,江绪强迫自己跑了一个星期的晨跑,在考试会上坚持着冲刺,一考完就跨了,被紧急送往医院,这事情闹的不小,父母在这方面再也不敢疏忽,高校开学的时候,父母还专门去找了校长,提交了情况说明书。

如果不是老哥江延苦口婆心,一直在她耳边叨叨,还不时发信息提醒,说什么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江绪要不是实在不忍心自己的哥哥年纪轻轻就被人说成是话唠,她大概也会心安理得的把这高三的魔鬼时间彻底的忽略掉。

“江绪,这里。”五十米外的草地上,严敏霞朝着她招手。

严敏霞是她初中至高中的死党,友情坚定的原因是同病相怜,呃……这么说也不对,两个体育课绝缘体的情况不同,江绪是体质弱,后天可以加强锻炼,严敏霞是心脏病,后天不可强求。

江绪拖着沉重的脚步

走过去,看到草地上铺着报纸,撅着屁股就想坐上去,被人抢先一步制止了动作。

江绪今天为了魔鬼训练时间,特意穿了一条薄薄的阔腿裤,严敏霞的手掌罩在她屁股上的瞬间,她全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瞬间弹跳出两米,“你丫的摸我屁股。”

严敏霞:“你丫的想压死我男神。”

丫的,说实话,真不是粗口,就是口头禅。

江绪看着一版都是文字的校报,问号脸,“哪来的男神?文字男神?”

严敏霞白了她一眼,拿起报纸,指着校报上的第二版面,“写这首表白诗的就是我男神。”

江绪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校报的第二版面上由粉色泡泡拼成的‘表白诗’三个字醒目,往下是黑体字——高二,笔名:冰山。

表白诗——

少年郎,

少年倾许佳人怀。

少年念,

少年寻觅佳人来。

少年生,

少年慕羡美人颜。

严敏霞见江绪看的认真,声音透着喜悦:“是不是特别赞?”

江绪高一高二她也是文学社的,社团有规定,高三就要退社,她问:“这表白都登报了,校领导不管?”

“管什么呀,这是校领导批准了的。”严敏霞小心翼翼地把校报折叠起来,怕江绪一不留神把男神的诗给撕了。

江绪:“批准了?”

严敏霞:“嗯哼,不然怎么能出现在校报上,你跑步跑傻了吧!”

江绪盯着严敏霞手中校报,眼神凶狠。

严敏霞:“……”

她赶紧

转移话题,“对了,刚刚你手机响了,是美术班的陈幼琳打来的。”

陈幼琳是美术班的,高三的第一学期,美术生集体去了陵市提炼专业课。

江绪拿过自己的手机,“她说什么了?”

严敏霞:“让你去美术教室把她放在后墙上的材料书找出来,然后寄给她。”

“哦。”江绪点点头,又问:“这个高二的冰山,你认识吗?”

“不认识。”严敏霞快速的回答,然后一副防备的表情看着她,“你要干什么?”

“会会他。”写出这样具有粉色泡泡的诗句,还能把校领导说服的人物,江绪就是想见识见识。

严敏霞:“你这个说‘会会他’的表情,我怎么看着那么的咬牙切齿啊。”

江绪:“有吗?我很心平气和啊。”为了配合自己说的话,她眨巴了几下眼睛,长长的眼睫毛扑闪颤动,尽显无辜。

严敏霞作为多年的死党,暗暗吐槽:信你就有鬼了。

傍晚,江绪去了学校的顶楼,美术生的教室设在顶楼,为的是清净。

彼时,高二级的美术生还在上课,江绪在门口顿足了一会儿,然后抬手敲了敲门。

敲门声吸引了高二级同学的注意力,江绪的眼珠子四下转了一圈,没看到美术老师,虚咳了一声,嘴角扬起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嗨喽,学弟们学妹们好,我是拿材料书。”她指了指教室后面被堆满材料书的一角。

打过很尬的招

呼后,江绪挪步到墙角的位置,看着眼前堆成山峰的材料书上面,头皮一阵发麻。

“要帮忙吗?”江绪正苦恼,一道清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回头看向说话的人,窗户边的位置,他浑身上下被金色的余晖笼罩着,光线那么的柔和,也让他整个人显得那么不真实。

“江绪,好久不见。”练予深的视线定在她身上,眼尾微弯。

江绪看着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心跳没出息的加快。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