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e8fe3b53f6a43b3939036b99779917e,time=1585382776,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502364709/502364715.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5L71L4&nid=404018320&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002006%26nid%3D404018320%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02364709&page=1&vt=2,signature=a0cf2d0a641a3c818977bbfc26a1a8dd06af3cea
isshowflow:1,,
小甜恋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跳动的心

查看原图

 

 

我虽然当时可能特别想属于你,

今天直至永远,

但我将表现不出来我多么爱你。

——〔奥匈帝国〕弗兰兹·卡夫卡

池父送池澈上学。

池澈道:“行了行了,停这儿,别让人看见。”

池卫国想在校门口表现一下父慈子孝的愿望落空。

“我是不是你亲爸,见不得人?”

“这么大了,还让老爸送,你儿子会被人笑死。”

池卫国说不过儿子,又想耍耍当老子的威风,手掌举在半空,佯装要削。

池澈在车里直叫:“我的发型!”

池卫国看儿子对着手机把额前头发捋来捋去,露出精致又清俊的小脸,脱口而出:“娘!”

池澈补充道:“这叫潮。”

“几根毛搓翘了就叫潮?”

“艺术与时尚细节最重要。”

池卫国嗤笑了一声。

“爸,虽然你审美品位够俗……”池澈飞快跳下车,抛了个飞吻,“但你还是我亲爸!”

池卫国知道自己又被这小崽子灌了迷魂汤,但笑得鱼尾纹老半天都分不开。

池澈沿着小道走。他平日骑自行车上学,景色都是飞快掠过,现在走路,发现四中附近的小店挺多。

都被他错过了。

蒸笼冒着热气。

糯米鸡、面窝、碱水面、咸菜、腌萝卜。

油条被一拉,旋成几旋,往大锅里“滋啦啦”一放。

他在家吃的是阿姨做的西餐,牛奶、温泉蛋、三明治、鲜榨橙汁。

现在瞧这中式早点也别有趣味。

可以尝尝。

池澈摸了摸肚子。

少女的

笑声传入他耳中。

池澈驻足,看到了蔚观雪。

偷吻狂魔!

桂林米粉店内,蔚观雪扎着丸子头,笑盈盈,侧着脸跟金蕾说话。

她一边说,一边掰开筷子,手指又白又纤细。

他的视线不小心落到她的嘴上。

池澈愣住,随即撇开脸。

他一定是饿了!

小老板端上两碗米粉:“来了。”

蔚观雪拿着筷子:“哎,多了一个鸡蛋。”

小老板笑眯眯,在围裙上搓了搓手:“送的。快吃快吃。”

蔚观雪红着脸,摇摇头。

金蕾却拦住她的手,大咧咧地说:“谢啦,老板。”

这些男人真逗。

只要跟蔚观雪一起吃饭,不是送东西,就是被免单。

上次还有个社会小大佬,硬要跟她们拼桌,侃了一顿饭,导致蔚观雪再也不敢去那家店了。

蔚观雪轻轻在桌上又放了一块五。卤鸡蛋的原价。

那小老板又在偷看蔚观雪。

池澈轻哼两声。

他决定不吃了。

早自习过后,第一、二节课是数学课。

数学老师是班主任,也是教务处主任,听说快升副校长了,老跟其他老师换课,两节、三节连堂,考试不断。

大家哀鸿遍野。

不是在考试的路上,就是在等考试分数的路上。

“今天要出成绩了。”

“考得怎么样?”

“别提,能及格就谢天谢地。”

“数学老师跟试卷一样变态。”

张力是个快四十岁的男人。一手粉笔板书写得极好,画直线都不用尺子。性格跟数学一样严谨、理

性。

他踏着上课铃走进教室。

小眼睛在黑框眼镜后一扫,教室一大片蔫蔫的。

东倒西歪,没点年轻人的朝气。

“坐正。”

大家赶紧噤声,背部挺直。有次课间做眼保健操时,有人不好好做,懒懒散散,一回头,张力悄无声息地站在教室后门那儿看他,吓得他狂揉眼眶。“张魔头”的名号从此传遍全年级。

“程亮,五十七分。”

“高一鸣,八十三分。”

“李涛,六十一分。”

……

越听越心惊。

念了二十来个人,就两三个高分。

取了试卷的人,垂头丧气,缩着肩。

还没取的,面色凝重。

“彻底凉凉。”

“怎么跟我妈交代?”

“我都没考过这么低。”

“没事,班长也只有九十六分。”

“池澈——”

大家的耳朵一下被抓住。

池澈走出座位。

高挑少年,下巴微昂,一脸不在意。

几根黑发高傲地挺翘着。他长腿一跨,走路带风。

众人的目光中满是羡慕。

“池澈大佬多少分?”

“不会刚及格吧。”

“至少一百三十分。”

“这么高?”

“高?同学你这是在侮辱池澈大佬,知道吗?”

“池澈,一百四十六分。”

众人抽气。

数学老师满意地点头,看着上讲台领试卷的少年,镜片后的目光闪了闪。

池澈露出一小截漂亮脖子,接过卷子,视线一扫:“不是满分?”

数学老师又气又笑想打人。

“下次考个满分给我看看。”

“嗯。”

少年转身,随意

地抓走试卷,吊儿郎当地往自己座位走。

全班看着张魔头露出罕见的笑容。

天才数学大佬,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

“我池澈大佬就是池澈大佬。”

“我怕是考了个假试吧。我跟池澈大佬做的真的是同一张试卷吗?”

班长赵炜盯着自己刺眼的分数看了两秒。

“他从小学奥数,有这个成绩,没什么稀奇!”语气冲得令他身边的同学直皱眉。

立刻有人不服。

“又不是就池哥一人学过奥数,其他人怎么没见考这么高?”

“酸。”

“你自己不照样做过奥数题,还照着买池哥的参考用书。”

赵炜的脸有点绷不住。

池澈单手插着校裤口袋,一脸不在乎地走来,试卷松松夹在指间。

一双红色AJ限量篮球鞋映入视野。

蔚观雪的视线对上少年。

池澈挑眉,放缓了脚步,目光掠过蔚观雪的桌面。

粉色小水杯。小小的盆栽。

右上角堆着书和练习册。

跟人一样干干净净。

蔚观雪无措地捏了捏笔,盖住数学试卷。

刚才老师发试卷,周围的人一个劲地捧他。

“我池哥,牛。”

“一百四十六!这分数,吊打众人。”

“我才八十六分,明明拿高分的是池澈大佬,为什么我也跟着高兴?”

蔚观雪悄悄翻了翻自己的试卷,一百零二分,有几道题还是蒙对的。

池澈看着蔚观雪小脸微红,瞟了他一下,又飞速移开目光,低下头。

发丝覆在她柔白的脖颈上。

他突

然觉得自己考了一百四十六分也不赖。

下次拿个满分。

他刻意擦着蔚观雪而过,女生身体轻颤,池澈骄傲又轻快地走过去。

回位入座。

王峻峻一把抢过池澈的试卷,瞻仰全部都是红色对钩的卷面。

为什么他自己的都是红叉?

“高分就是好!”

“咦,池哥,您这次有点开心!”

“啰唆。”

第二节课后休息二十分钟。

王胖子和李子枫两人挤一块儿,趴在最后那扇窗户边,探头探脑。

池澈无聊,长腿搁到前面,翻着书,随口道:“干吗呢?”

王峻峻“嘿嘿”笑:“有人在表白。”

“无聊。”

王胖子这思维,昨天“失恋”,今天看人表白,不会受了什么刺激,成了受虐狂吧?

“快看快看,”王峻峻猛拍李子枫的胳膊,“蔚观雪出现了。”

池澈耳朵一竖!

王峻峻报道:“男生过来了。哟,还拿着情书。”

李子枫点评:“这次这个长得还行,挺般配。”

池澈把书往桌上一扔,走了两步,像是无意中晃到他们那儿,也跟着趴在窗台上看。

“哈,这叫还行?般配?”他嗤笑了一声,“什么眼光?”

王峻峻道:“这人是一班的,年级前十。”

李子枫道:“池哥什么都强,就语文太烂,总拖分。”

池哥语文稀巴烂,张魔头都替池哥着急。

池澈被两人堵得没脾气,但仍居高临下,傲慢地瞥了那男生一眼:“土不拉叽。”

他们从三楼往下望。

观雪娉娉婷婷,礼貌地跟对方隔着一米远。

池澈突然发问:“跟她表白的人多吗?”

王峻峻大嗓门:“谁?”

李子枫用胳膊肘撞了王胖子一下:“蔚观雪。”

“她?挺多的。”

池澈假装看别处:“这么招人喜欢?我怎么看不出。”

“人美条顺成绩好,作文常被拿到别的班念,咱们学校有几个男生不知道她?”

一班学霸要把情书交给蔚观雪了。

池澈盯紧对方。

蔚观雪摇摇头,说了什么,没接情书。男生又说了一些话。蔚观雪笑了笑,还是摇头,走了。

池澈心情大好:“才高中就想早恋,这小子想死。”

王峻峻和李子枫保持沉默。

蔚观雪温了会儿书。

她在学校就把作业做完了,犹豫了一会儿,点开《众神圣耀》。

恢宏的交响乐奏起。

奥林匹斯神山巍峨神圣,众神矗立于云海间。战神、赫拉、缪斯、波塞冬、雅典娜……神容依次浮现。

游戏开场怎么看都很大气。

画面跳转主界面。

蔚观雪设定的玩家形象是“SSR爱神”。

粉白花瓣吹往天际,爱神阿佛洛狄忒摇摆了一下身姿,金发碧眼,浑身飘着淡淡的玫瑰色神光,向屏幕外抛了个吻:

“我的‘小仙女只喝露水’殿下,这是您登陆《众神圣耀》的第二天。”

都尊称她为殿下了,谁能抵挡得了自家主神的问候,舍得不上线?

游戏策划师花了心思。

蔚观雪边欣赏游戏画面,边查看

日常任务。

“海底神殿”主升经验,是《众神圣耀》七大副本之一。

深蓝色海底。

神庙宫廷倾倒着闪闪发光的沉船宝藏,游动的鱼群和巨大鲸鱼贯穿而过。

仙金色三叉戟斜斜钉在宫殿正中央。

这个副本boss是海皇波塞冬的王后,仙女安菲特里忒。她身边有五条美丽的海豚守护。

一旦血量被打到百分之一,飘着莹蓝色神光的仙女王后就会希望你手下留情,赐予你一个宝箱。

宝箱里面有蓝宝石、红晶珊瑚。

蔚观雪选了随机匹配组队。

组队经验更多。

其他玩家看到她放入的神卡,纷纷惊呼。

“第一次看到活的‘SSR爱神’!”

“太美了吧。做梦都想要!”

“小姐姐不要下线,求卖账号,跪求!”

哥哥给她的神卡这么珍贵吗?

正在带“蕾妹妹”打“神域之光”的兰斯人打了个喷嚏。

蔚观雪打到好多蓝宝石、红晶珊瑚,又熔炼了昨天的金橄榄、绿宝石。

红芒闪过,她的爱神升到二星。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爱神柔软的金色长发闪动着神光。

这是之前没有的。

原来每升一星,神卡就会增加画面特效,使画面变得更美更精致。

突然,她被拉入一个“众神决斗”界面。屏幕上快速闪过一组信息。

“美丽女神公会”你的小爱酱:五十八级。

“众神之巅”尼古拉斯他哥:八十三级。

“黄金神明”金泉仙神·澈:八十七级。

“无公会”小

仙女只喝露水:二十级。

她的级别最低。

她的心慌了一下。

这是?

金泉仙神·澈的私信来了:“别怕,有我。”

她微乱的心奇异地渐渐平静下来。

神界公屏。

你的小爱酱:“就是这对狗男女。”

尼古拉斯他哥:“我替你教训他们。”

蔚观雪蒙在那儿。

金泉仙神·澈:“道歉。”

进入战斗画面。

双人对决战倒计时:“当——当——当!3,2,1!”

背景音乐变成急速战斗风。

“听我的歌声你们就找不到回家的路。”

“SS海妖塞壬”坐在礁石上,率先发动攻击。

她眉心一颗红宝石,容貌妖异。两条手臂赤裸着,肩膀圆润。胸前两个海贝。一条蓝色的似蛇似人鱼的尾巴拍打水面。

塞壬的歌声回荡在整个空间。

“沉浸歌声”“晕眩”——蔚观雪发现自己的爱神头顶出现一行提示。

动弹不得,大招全被沉默。

爱神发出普通攻击“爱的祈祷”,只有六百攻击力。

蔚观雪赶紧看向池澈。

没想到敌方“SSR战神”速度很快。战神阿瑞斯威力强悍,身形魁梧,右手火焰一举,一个巨大火球冲他们砸来。

“一万七千攻击力。”

“SSR爱神”“SSR水仙之王”纷纷被暴击。

蔚观雪一看,她的爱神只剩一点残血了。

尼古拉斯他哥在公屏炫耀:“还黄金团老大,照样被我吊打。”

你的小爱酱继续对池澈释放“晕眩”技能。

“什么小仙女?”

“说不定真人难看得要死。”

金泉仙神·澈:“闭嘴,吵死了。”

你的小爱酱气疯:“那么急着维护,怕不是被我说中了?”

蔚观雪没有在意,冷静注视着战局。

她稳定心神,瞅准时机,指尖按下三火大招“爱的呵护”。

觉醒后增加了一项技能。

她想试试。

一道道玫瑰圣光以爱神胸口为圆心射往四周!

爱神脚趾秀美,被海浪轻托。

发间闪着珍珠、神光,红玫瑰花瓣疯狂吹向天际。

“爱神的美丽令众神臣服。”

“SSR战神”阿瑞斯被瑰丽的光芒笼罩,头顶浮现出一颗爱心。尼古拉斯他哥正在疑惑,下一秒,战神变节,“啪”一下砸向海妖塞壬!

海妖塞壬发出惨叫。

“爱的呵护”令敌方损失多少生命,己方就恢复多少血量。

爱神、水仙之王血线回升!

你的小爱酱尖叫:“你干吗砸我?”

尼古拉斯他哥:“老子被爱神控制了!”

金泉仙神·澈:“玩够了?玩够了就受死吧。”

字间好像都冷了几分。

蔚观雪看着水仙之王释放大招。神境一展,湖波荡漾,巨大的水仙花开满屏幕。无数圣光狂轰滥炸,炸了又炸,但并不让对方死,吊着对方一条命,又来回炸了十几回。

战神阿瑞斯、海妖塞壬被炸焦了。

金泉仙神·澈却冷冷发着游戏表情包:“你可真是个天才。”

蔚观雪无语。

你的小爱酱、尼古拉斯他哥被炸得“嗷嗷”叫,但系统规定众

神决斗的发起人无法主动退出,必须有一方战败,烙下耻辱标记,则被视作赶下神坛。

她的爱神才玩了两天,差点就要被打下烙印。

蔚观雪这才明白他们的恶意。

她干脆配合起来。

金泉仙神·澈:“你可真是个天才。”继续嘲笑。

小仙女只喝露水:“遇见你是我的幸运。”她赞美对方。

你的小爱酱、尼古拉斯他哥被闪瞎了眼。

“你们到底要咋样?!”

金泉仙神·澈冷酷地道:“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下一秒。

小仙女只喝露水:“大神好厉害。”

蔚观雪看看时间。

游戏虽然好玩,但是要睡觉了。她的每周计划本上记录着明天要早起背文言文。

金泉仙神·澈:“要下了?”

小仙女只喝露水:“嗯。”

池澈点点头。

你的小爱酱、尼古拉斯他哥一喜,终于有机会翻盘!

金泉仙神·澈:“那我速战速决。”

只见“SSR水仙之王”爆发,暴击伤害九万!

尼古拉斯他哥目瞪口呆。

他的战神阿瑞斯群攻才一万七千,这下简直是被暴力碾压。

战神、海妖塞壬灰飞烟灭。

水仙之王拨动金泉,水仙花微微摇晃。

“多么美丽的颜容。”

“你玷污了我用来顾影自怜的金泉,不可饶恕。”

你的小爱酱、尼古拉斯他哥:“见了鬼了,卡随主人形。”

两人灰溜溜退出界面。他们的战神阿瑞斯、海妖被打上“次神者”的烙印。不仅神光变灰,黯淡无光,头

顶还有标记,得顶七天。

特丢人。

晦气,越想越怄。

好好的“众神之巅”大佬不当,冲冠一怒为红颜,结果搞得灰头土脸。

尼古拉斯他哥刚想埋怨网红主播两句,你的小爱酱就说:“真没用!还成天夸自己是大佬。骗子!”

删人,拉黑。

这臭娘儿们,尼古拉斯他哥气笑了,刚要发作,就蹦出来系统提示:

“你已被‘众神之巅’踢出神团!剥夺‘众神之巅’成员称号。”

“你已被‘众神之巅’踢出神团!回收‘众神之巅’成员福利。”

“你已被‘众神之巅’管理员设置无法再加入该团。”

尼古拉斯他哥心慌得很。

发生了什么?!系统错误?管理员被盗号了?

网红可以不要,第一神团团员身份不能掉啊!

尼古拉斯他哥连忙狂求“第一神团·月亮女神”:“副团,兄弟我做错什么了?求给一个改过机会!”

兰斯人在神界公屏回复他。

月亮女神温柔地道:“踢出去已经很轻了。Wei皇下令。谁打小仙女只喝露水,谁就等着上第一神团的死亡名单。”

晴天霹雳。尼古拉斯他哥一脸呆滞,悔得肠子都青了。

都怪那个傻网红!

神界公屏炸了。

才隔一天,大家又吃到新瓜。

众人震惊。

第一神团死亡名单?Wei皇的命令?这个小仙女什么来头?

一路围观八卦的玩家顿时摆出老人姿态,给错过好戏的人科普。

何止,她还娶过澈神。

“黄金

神明”内部。

“Wei皇几个意思,跟澈神抢小仙女?跟我大黄金团过不去是吧?”

“他们第一神团一直看我们不顺眼。”

“老大人呢?”

“我们老大玩游戏超过了一小时,已被系统强制下线。”

他们忘了。

澈神还是个高二弟弟,没能目睹到今晚的盛况。

蔚听松跑步回来。

大腿肌肉线条紧绷,几滴汗顺着他冷峻的脸往下淌。

哥哥的意志力真强。

蔚观雪揉揉惺忪的睡眼,套了件兔子T恤,松松的,刷了牙,扎了个双马尾,一口一口吃着哥哥做的早餐。

蔚听松淋浴完出来,用毛巾擦拭黑发。

“游戏怎么样?”

蔚观雪小脸鼓着,想了想:“很美,希腊神话也很特别。”

“要是有人欺负你,跟兰斯人说。”

兰斯人跟他们从小玩到大,在中国政法大学念法学专业。家人希望他出国深造,回来接手他父亲的律师事务所。

“嗯。”似乎没什么人欺负她。

她幽深的黑眸一闪。

昨晚蔚观雪预习过文言文,今早背起来事半功倍。一遍流利背熟后,又默背了四五遍。金蕾在早自习上偷玩手机。

“不怕被老师发现?”蔚观雪帮她打掩护,用书挡了挡。

“嘘,我在看八卦。”

蔚观雪瞟了眼,是《众神圣耀》。

“你也在玩?”

“现在谁不玩这个,在餐厅等座,一堆人玩。出租车司机都跟你聊这个。”

原来《众神圣耀》这么受欢迎。

金蕾扯扯蔚观雪:

“快看快看,大新闻!”

“昨晚第一神团把一个对决神榜百强大佬踢出去了,打得女神公会公开道歉都没用。女神公会其他网红联名要求赶走‘你的小爱酱’并严惩。求生欲真强。”

还有这些内幕?

“好想左手一个澈神,右手一个Wei皇。”金蕾笑眯眯地捂了捂脸,“再让我月亮女神天天带我。”

老师关心地看了过来,她们的动作有些大。蔚观雪连忙拉拉金蕾。

“老师来了。”

“我的小仙女只喝露水殿下,这是您登陆《众神圣耀》的第三天。”

蔚观雪点开界面,莫名收到很多好友申请。

自己的面板上也多了很多留言。

“‘黄金神明’观光团到此一游,向小嫂子问好。”

“‘光明圣骑士’观光团到此一游,向小仙女问好。”

“‘众神之巅’观光团到此一游,谁打谁上死亡名单。”

“霸气,‘众神之巅’这一次赢了。”

……

一条组队邀请出现。

“酒神王座”千杯不醉邀请小仙女只喝露水。

蔚观雪犹豫了一下。

对方笑笑:“只是组个队。”

她点开千杯不醉的玩家面板。

哎?是“酒神王座”团长。

蔚观雪被带到“宙斯金橡树”副本。

这里是永生神灵宙斯最爱的金橡树圣园,也是七大副本之一,掉落金币和黄宝石。

巨大金橡树闪烁着绿色光芒。

树叶丁零悦耳。

九层圣洁之云往外扩散。

千杯不醉使用的神卡是“SSR酒神”。酒

神头戴常春藤金冠,左手执酒神杖,右手优雅地端着金杯,手背刺着金色法阵,满地紫葡萄。账号等级,八十级。

“SSR酒神”举起酒神杖。

一道紫色光芒击向boss。伤害值六万,又回加了两万攻击!

葡萄酒之神,年轻、英俊、颀长。

金冠上的柔软枝条与一串串紫葡萄轻轻摇晃。

千杯不醉:“你的爱神很难抽。我有朋友抽了好久都没抽到。你很乖。”

是指她很少说话吗?

蔚观雪看了看大boss。酒神攻击力很高,但这个副本打得很慢。不像池澈带她过另外两个副本那么快。

千杯不醉:“这个副本由河神之女、财富女神、阿尔戈斯公主、水草牧场女神、青春女神把守。五位女神轮流出现,要打中正确的女神才可以。”

小仙女只喝露水:“原来如此。”

全是朦朦胧胧的金色幻影。

很难猜。

金泉仙神·澈加入队伍。

蔚观雪一惊。

他怎么来了?这样也能找到?

她有点吃惊,唇角却忍不住翘了翘,目光也专注起来。

金泉仙神·澈没说话。

“SSR水仙之王”跟他的主人一样傲慢,只是一个劲地闪着湖泊之光和水仙花。

千杯不醉话也变少了。

金泉仙神·澈突然开口:“火给我。”

酒神速度快,但需要四点火,水仙之王被弄得只能发动普通攻击。这种情况叫抢火。

千杯不醉:“我的酒神也是SSR。”

金泉仙神·澈不理会:“左边第

三个。”

蔚观雪一顿,随即反应过来,池澈在指真正boss的位置。

酒神就是不打第三个。

爱神和水仙之王合力,打中正确的女神。

通关!

又一局。

金泉仙神·澈:“左一。”

又一局。

金泉仙神·澈:“右二。”

千杯不醉不得不听,偏偏局局都对,盘盘秒杀,再也不像之前要磨半天。

金泉仙神·澈再次说:“火给我。”

千杯不醉咬咬牙,把酒神改为普通攻击,递火给水仙之王。

水仙花,波中影,绝美少年之神。

金光狂轰滥炸。

半秒不到,所有女神幻影都被打死!

蔚观雪呆了。

千杯不醉似乎被打击到了,迟迟不点开战,故意磨时间。

池澈偏不开腔。

拥有“六星SSR主神”的两个神团团长干耗着。

倒计时四十秒、三十秒、二十秒、十秒……倒计时结束。

系统提示:“千杯不醉退出组队。”

对方自己退了。

金泉仙神·澈:“我的人也敢抢。”

她什么时候成他的人了?

小仙女只喝露水:“你是怎么猜中的?”

金泉仙神·澈很高傲:“想知道?”

小仙女只喝露水发了一个省略号。

屏幕上多了一条消息。

金泉仙神·澈赠送小仙女只喝露水十个魔法宝匣。

蔚观雪一愣。

金泉仙神·澈命令:“点接受。”

爱神温顺地点开。

突现一道金光。

神界公告栏顶部滚动。

“小仙女只喝露水收到金泉仙神·澈一千斛珍珠。”

一千斛珍珠!

所有人都望着这个消息震

惊了!

《众神圣耀》里的珍珠是男生眼中最花钱最鸡肋最没用的东西。既不能当金币花,又不能增加攻击力,还贵得要死。

打“神域之光”那条龙时,才偶尔掉那么一两斛。

其他途径就只有在商城购买了。

但它十分受女性玩家的欢迎。

只有收到礼物,而且必须是男性玩家送的,主神四周才会悬浮珍珠,珍珠有粉的、紫的、莹白的,十分美丽。男性玩家就算收到,也不会有什么特殊效果。不少男玩家为此还在论坛上揶揄过这个游戏设定,当然,高冷的游戏策划师不为所动。

有珍珠的,跟没珍珠的,那光彩度可有天壤之别。

带着有珍珠的主神出场,拉风程度超高,昂首挺胸。没珍珠的,自惭形秽。

所以珍珠榜又被称为女性玩家魅力榜。

珍珠越多,排名越高。

蔚观雪一下收到一千斛珍珠。

玩家魅力直线上升。

不少女玩家羡慕地对自己男友说,人家也想要珍珠。

男方道:“等我被澈神附体。”

女方回:“今晚跪榴梿吧!”

爱神头顶多了一个“珍珠榜TOP3”。

四周出现很多粉色珍珠,珍珠圆润饱满,流光四溢,特别美,随着爱神阿佛洛狄忒的拂动,它们上下悬浮,美不胜收。

蔚观雪收到礼物自然开心。

但是……

她点开珍珠榜。

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排行榜上。网红你的小爱酱是第六名,“众神之巅”的月亮女神是第一名。

前面

的都是五六十级,就她一个二十二级。

有点高调了。

蔚观雪歪头思考,要怎么还这份大礼呢?

“黄金神明”群又连连点评:

“我澈神送一千斛珍珠,眼都不眨!”

“刚被女友揪耳朵。然而,我只送得起她一百斛。”

“为什么只能送女的?”

“挥刀自宫,系统就把你丢去珍珠榜。”

突然,神界公屏上又出现系统通告:

“众神之巅”副团长月亮女神邀请小仙女只喝露水加入“众神之巅”。

“什么鬼操作,知道小仙女娶了我们澈神,还来这出?要跟我们抢人是吧?!”黄金团里的土豪们不乐意了。

“黄金神明”公会在神界刷屏。

“来我们黄金团,我们一人送小姐姐一套皮肤!”

“娶了我们老大就要对老大负责,我们一人送一百斛珍珠当份子钱。”

“我家澈神任性,来我们黄金团,我们一人送小姐姐一套极品神奉当彩礼。”

公共频道炸开了:“好久没见到黄金团大佬集体出动了!我怕不是在做梦?”

屏幕外的兰斯人纹丝不动,又点了一条发送:

“众神之巅”副团长月亮女神邀请小仙女只喝露水加入“众神之巅”。

随即——

“黄金神明”团长金泉仙神·澈邀请小仙女只喝露水加入“黄金神明”。

两条邀请不分上下。

针锋相对的意味十分明显。

公共频道里又沸腾了:“两大神团公开抢人?!”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