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天帝
目录
 
1/1 第1章 战神重生

        第1章 战神重生

“洛紫烟,我待你如挚爱,你竟然杀我!”

聂天大吼一声,心如刀绞,猛然坐起,全身冷汗淋淋。

脑海之中,无数画面飞驰而过。

聂天本是天界第一战神,晨昏神域大半疆域都是他一手打下。

赫赫威名,震慑神域!

为了封赏他的绝世战功,晨昏大帝将掌上明珠紫烟公主许配于他。

洛紫烟,晨昏神域第一美女,风采绝世,倾国倾城。

配上聂天这天界第一战神,堪称天造地设。

但聂天怎么也想不到,洛紫烟竟会在洞房之夜对他出手。

堂堂天界第一战神,竟死在未婚妻的手上,还死在了洞房之夜,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为何杀我?难道传言是真的?晨昏大帝将洛紫烟许配于我,本来就是一个阴谋,就是为了要杀我。”聂天眼神凌冽,心中惊涛骇浪。

功高震主,历来都是臣子大忌。

聂天声望在晨昏神域,远胜晨昏大帝,后者想杀他,亦在情理之中。

“好一个晨昏大帝,好一个洛紫烟,你们父女好狠的心!我聂天为晨昏神域打下大片疆土,更视洛紫烟为毕生挚爱,没想到最后竟死在你们父女手上。”聂天双目赤红,全身颤抖。

良久,聂天稍稍镇定,眼中闪现一抹精芒,突然狂笑一声:“也罢!既然上苍让我聂天重生一回,我聂天再不做别人的殿下之臣。”

“这一世,我要创造我的世界!”

“这一世,我要成为万古天帝!”

“这一

世,我要主宰天界神域!”

豪言壮语,振聋发聩,聂天整个人锋芒毕露,好似一把出鞘利剑!

重生一次,聂天信心满满,但当他看到自己的这副身躯,却是苦笑一声,自嘲道:“现在的这副身体,实在弱了一些。”

死在洛紫烟手中,聂天再次醒来,已是百年之后。

他的灵魂重生在已经病死的少年身上。巧合的是,这个少年也叫聂天。

此时的聂天,乃是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聂家的族长。

但是他这个族长,在家族之中却连一个体面的下人都不如。

就连他死在房间,都没人知道。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是一个元脉尽毁的废人。

三年前,聂天还是墨阳城第一天才,年仅十三岁,实力达到元脉九重,堪称妖孽。

但是三年前的一天,聂天和父亲及多位族人进入裂云山脉,进行历练,却遭遇一群黑衣人的伏击,结果父亲和族人全部被杀,只有聂天一人拼死逃出,但却元脉尽毁,成了废人。

父亲死后,他继任族长。但是在所有人眼中,他这个族长,屁都不是。

元脉尽毁,聂天开始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每天借酒消愁,流连风月之地。

就在昨天,他被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巴家的大少爷巴子阳,打得重伤昏死。

抬回聂府之后,今天早上就咽气了。这也就给了战神聂天附身的机会。

“元脉尽毁吗?”聂天稍稍镇定,开始检查自己的新身体。

毒!”聂天内视元脉,惊愕发现,他的元脉除了损伤严重之外,竟然还呈现污黑之色。

“我是被毒死的!”聂天脑海之中出现一张面孔,聂家大执事,聂三通。

在聂天受伤期间,只有聂三通看过他,给他服下了一枚“恢复伤势”的固元丹。

“好一个聂三通,定是觊觎家主之位,谋害于我。”聂天马上明白了,双瞳之中浮现一抹森然寒光。

“嗯?”聂天继续内视身体,脸色唰地一变,惊骇道:“星辰原石!居然跟着我一起重生了!”

“家主,大事不好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夺门而入,惊慌大叫。

“阿牛,发生什么事了?”聂天看着来人,淡淡问道。

阿牛,聂天的仆从,也是整个聂家唯一一个把他当家主的人。

“家主,巴,巴家的人来逼婚了!”喘着粗气,阿牛着急说道。

“巴家!”聂天微微皱眉,想起自己就是被巴家大少爷巴子阳打伤,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

巴家,和聂家一样,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

不过自从三年前聂天父亲死后,聂家的声望一天不如一天,到了今日,已经是大厦将倾。

正因为这样,巴家大少爷巴子阳才敢把聂天这个巴家家主打得重伤昏死。

“阿牛,你不要着急,逼婚到底是怎么回事?”聂天并不慌张,反倒玩味一笑。

阿牛愣了一下,一脸古怪地看着聂天。

这还是家主吗?怎么这么镇定?

牛隐隐感觉聂天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快说啊。”聂天见阿牛发愣,催促一声。

“哎!是!”阿牛反应过来,赶紧说道:“巴家的管家带着巴家大少年和三少爷来我们府上提亲了,而且是向最有天赋的九小姐提亲。”

“九妹!”聂天脑海中浮现一张粉雕玉琢,乖巧可爱的脸蛋。

聂家是大家族,人口多,同辈之间,直接按年龄排序。

九妹,就是聂家年轻一代年龄第九的女孩。

“九妹好像叫聂雨柔吧。”聂天记得,上次见九妹,还是在三年之前,那时的聂雨柔还是一个六岁的小姑娘。

现在想来,也该有九岁了。

“九岁?”聂天惊叫一声。

谁会向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提亲?

“巴家给谁提亲?”聂天脸色一沉,眼神闪过一抹狠辣。

向一个九岁的小孩提亲,巴家的人简直丧心病狂。

先是打伤聂天,然后又上门逼婚,巴家的人真是嚣张到姥姥家了。

“巴家三少爷巴子星。”阿牛回答。

“巴子星!”聂天脸色更加阴沉,沉声道:“如果我没记错,巴子星是个傻子吧。”

“嗯。”阿牛看着聂天,咽了一下口水,重重点头。

聂天确实没有记错,巴子星的确是一个傻子,而且还是他亲手打傻的。

三年前的聂天,风头正劲,墨阳城武会之上,巴子星不服气,向他挑战,结果被打成了傻子。

为此事,聂家和巴家差一点

血拼。

现在,巴家居然替巴子星向聂雨柔提亲,明显是欺负聂家势弱,想要报以前的耻辱。

聂雨柔是聂家新一代天才,刚刚九岁,已经是元脉四重,天赋直追当年的聂天。

若是聂雨柔嫁给了巴子星,聂家绝对会沦为墨阳城的笑柄,而且还将失去一位少年天才。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聂天一脸肃杀,低吼道:“带路,我要去议事大堂!”

“在我的头上拉屎,还管我要纸。巴家,今天我要让你们把自己拉的屎,吃回去!”聂天心中,霸道怒吼。

聂家,议事大堂。

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端坐家主之位,嘴角时不时勾起一抹笑意。

他就是聂家的大执事,聂三通。

因为聂天这个家主从来不问家族事务,现在的聂家,由他一手掌控。

不过他一直有一个想法,弄死聂天,当上真正的聂家家主。

这个愿望马上就能实现了,聂家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聂天已经死了。

聂三通给聂天送去的固元丹,的确是一枚毒丹!

在聂三通的下首,坐着几位老者,是聂家长老会的人,都是聂家祖辈一代的人物。

“三通兄,签字吧。只要你签了这份婚约,巴家和聂家就是一家人,聂家以后受到巴家庇护,也能在墨阳城苟活下去,不是挺好吗?”大堂上,充斥着嘲讽味道的声音响起。

开口的是一位华服老者,鼻孔朝天地看着聂三通,一脸的

高傲和不屑。

老者名为巴无仁,巴家的大管家。

在巴无仁的身边,还有两个青年,一个是巴家大少爷巴子阳,一个巴家三少爷巴子星。

“嘿嘿!媳妇,你是我媳妇。”巴子星是个傻子,嘴里噙着手指,嘿嘿望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姑娘,口水流一地。

在巴子星的不远处,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一脸倔强,紧咬嘴唇,愤然道:“三叔,我不会和他定亲,死也不会!”

这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聂家新一代天才,聂天的九妹,聂雨柔。

聂家的许多年轻武者,聚集在大堂之外,纷纷攥紧拳头,怒目而视。

“巴家实在欺人太甚,打伤我们的废物家主不说,现在居然又替一个傻子提亲,而且还是向最天才的九妹提亲,简直欺人太甚!”

“这简直是在打我们聂家的脸!这门亲事,绝对不能答应!”

“唉!还不是因为我们聂家的家主是个废物,否则也不会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这一切都是废物聂天惹得祸!”

聂家的人,低声议论,令人无语的是,最后的矛头居然指向了聂天。

“聂雨柔,你放肆!”聂三通突然狠狠一拍桌子,吼道:“这里是议事大堂,岂容你一个小辈胡乱插嘴。”

“这是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不定亲,死也不定亲!”聂雨柔毕竟年幼,被聂三通一吓,顿时哭的梨花带雨。

“死也不定亲?”巴无仁阴冷一笑,瞟了聂雨柔一眼

,“雨柔小姐可是看不上我们巴家三少爷?又或者是瞧不起我们巴家?”

“哼!”巴家大少爷巴子阳讪笑一声,道:“我三弟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哪一点配不上你这小丫头?”

气宇轩昂,仪表堂堂。亏得巴子阳说得出口。

这两个词跟巴子星八百杆子打不着!

聂家的武者看着还在流口水的巴子星,一阵干呕。

聂三通见巴家的人生气了,顿时有点慌了,想要开口道歉。

就在此时,一个充斥着嘲讽味道的声音突然响起。

“好一个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巴子阳,你这话可真让人大开眼界。睁眼说瞎话到你这个境界,真是无人能及了!”

图书详情
月票 打赏 加书架
主题
字号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