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adb5cd55f8541d4b00392a089de51c0,time=1571775677,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602634297/60263671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B3L21L2&nid=389356257&purl=%2Fr%2Fl%2Fv.jsp%3Fnid%3D389356257%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602634297&page=1&vt=2,signature=6be90100104d6ca2b1858c18c44a5f04b7c3899b
isshowflow:1,,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一缕相思
第一章:初露芳华

弘德二十九年,春

风国京都城内一片死气沉沉,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完全不似昔日繁华之貌,昨夜一场大雨突袭城内,雨过天晴后空气中还弥漫着尘土的味道,让人闻了极是不舒服。

一身着鹅黄色罗裙的妙龄女子站在华丽丽的太子府邸门前,静的就好像她本就是一处风景,身边一身绿衣的丫鬟为她撑着雨伞,这主仆一黄一绿倒是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昨日,她爹蒙冤入狱被关进了刑部大牢,事发突然,她找遍了朝跟她爹相熟的官僚打点,却都是无功而返,容菀汐不明白,她的爹可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多年来为了风国出生入死,南征北战,在朝中,在皇上面前,乃至在天下百姓面前都是很有威望的一个人。这样一个身份显赫的功臣,怎么会好端端的被关进刑部大牢呢?隐约间,容菀汐觉得,这件事应该和太子有关。

三年前她才14岁,随父归朝的皇家盛宴之上,太子不知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过来给她爹敬酒的时候,一杯薄酒全部撒在了她的七彩罗裙之上,然后眼神还带着戏虐之色,这样一个男人,爹爹怎么会同意把自己嫁给他?所以便有了后来太子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求亲,却被容将军当场婉拒的事情。

而这一次,爹爹出事,除了太子,应该也没有别的人敢插手了。

心里这么想着,忽见太子府邸管家出来,居高临下看着

这主仆二人道,“容小姐请回吧,太子殿下身子不适,不见客。”

“喂,你是故意的吧,太子殿下怎么就不见客了?上午不是还去天香楼喝花酒了吗?”丫鬟初夏气到不行,指着太子府的管家,就差对骂起来。

容菀汐急忙拦下初夏,笑道,“没有关系,既然太子殿下不舒服,那我明日再来就是。”

“小姐……。”初夏心有不甘。

容菀汐给了初夏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再说,随后,两人上了马车。

马车内,初夏愤然,“小姐,这个太子实在是太过分了,他就是故意的,这个大色狼,三年前就打小姐您的主意,没想到现在还是这么无耻,居然敢陷害老爷,威胁小姐,这哪里是太子的样子吗?这样的人以后怎么能胸怀天下百姓?”

“你这小丫头总是这般牙尖嘴利,不过你可小声些,这些话要是被人听到,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容菀汐无奈的看着初夏笑了笑。

“奴婢才不怕,奴婢说的是事实好吗?整个京都城内,那么多皇子,就太子和宸王的名声最不好,以小姐你的聪明才智,根本就不是那猪一样的太子能配上的,太子打小姐您的主意,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初夏这丫头跟了小姐三年,一直明白小姐是大智慧的人,遇事聪明冷静,临危不乱,不是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能比得了的,只可惜……小姐为人太过低调,

低调到这三年,京都城几乎没有人见过她的面,才会让那个什么丞相庶出的女儿拿了京都城第一美女的称号,心里真的很为小姐叫屈。

容菀汐听了初夏的话,也不辩驳,只是垂着头,摆弄着手腕上的碧玉手镯,脑海里浮现出三年前皇家盛宴的发生的那件事。

三年前她才14岁,随父归朝的皇家盛宴之上,太子不知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过来给她爹敬酒的时候,一杯薄酒全部撒在了她的七彩罗裙之上,然后眼神还带着戏虐之色,这样一个男人,爹爹怎么会同意把自己嫁给他?所以便有了后来太子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求亲,被容将军当场婉拒的事情。

如今想来,虽然她爹是护女心切,不过当时也真是考虑不周,驳了太子的面子,如今报复他们父女倒是也不意外,只是苦了她爹,一把年纪,本来都要卸甲归乡的人,却还要在刑部大牢受罪,想到这里,容菀汐心里一阵惆怅,看着窗外,眼神也不自觉地变得深邃而忧伤。

太子府内,金辉煌黄的主殿之上

“人走了吗?”太子挑了挑眼皮,漫不经心的问着。

“恩,走了,奴才都按照殿下吩咐的说了。”

“很好,这个容菀汐,本宫倒是想看看,她能坚持多久?”太子风北麟此时正慵懒的靠在太师椅上,身下是两名衣衫暴漏的歌姬正在为他揉腿。

太子风北麟正直年轻气壮,喜爱美色天下皆

知,京都城内大大小小的美女,上到王侯将相千金,下到歌舞坊娼妓,只要他看上的,没有能逃得了的,通通得手,他之所以这么嚣张,也是因为生母乃是当朝周皇后,皇后的母族周氏又是风国第一大家族,历经三朝,根深蒂固,有时候,就是连皇上,对周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三年前,太子风北麟对归朝的容将军之女容菀汐一见钟情,却求而不得,心里一直记恨此事。

前些日子又听到容将军要辞官带女远走他乡,所以按耐不住,设下了这么一盘大局,坐等猎物上门。

对他来说,容菀汐就好比囊中之物,随手捏来……却不想,这件事生了变故。

如果风北麟早知道自己设局会导致后来的局面,想必就算杀了他,也绝对不会这么做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次日清晨,容菀汐换上一身白色印花罗裙耐住性子带着丫鬟初夏再一次来到太子府。

却依旧被告知,太子身子不适……

面对太子府紧闭的大门,初夏急了。

“小姐,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初夏真是见不得太子这幅故意刁难小姐的模样,早就没了耐心。

“等着吧,他会见我的。”容菀汐此时倒是冷静的很,她明白,太子设局就是为了引她出来,所以她有信心。

这时,身后不知道何时停了一辆极其奢华的马车,一个慵懒的声音从马车内传来:“诶?太子府门口的是谁

家的姑娘?怎么生的如此好看?”

容菀汐回过头,看清楚来人后,眼眸微微一变,忙欠身行李:“臣女给宸王殿下请安。”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