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医废后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03章 教她怎么做奴才

烧炭烫掉了手背上一层皮,里面的嫩肉也有是焦黄,伤处几个亮晶晶的水疱,被烈酒一浇,疼痛都晕开来,岳灵心疼得龇牙咧嘴。可李嬷嬷问她,她却笑嘻嘻地说不疼,唯一担心的是会留疤,便让李嬷嬷去御药房拿些止疼和祛疤的药。

御药房的方太医和岳家有几分交情,所以岳家常托他给宫里带些东西。尤其是这段时间,岳灵心身子不好,岳锦添便时常拿一些人参、灵芝,让方太医转交。

方太医见是李嬷嬷来了,赶紧从柜台下面把装好的灵芝拿了出来,还捎了话。

“岳将军说,皇后娘娘在宫里没有别的人可依靠了,请李嬷嬷一定要好好照顾皇后娘娘,也不要亏待了自己。”

“老爷终究是心疼这个女儿,下次麻烦方太医转告老爷一声,就说老奴拼了这条命,也会保护好皇后娘娘的,请他不必担心。”

两人正说着,有人从大门进来。李嬷嬷一看,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来的人正是景云宫祝玲珑的贴身丫鬟多喜。

多喜也看到了李嬷嬷,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真是冤家路窄。”便径直走到柜台前,嚷道:“方太医,我家贵妃娘娘有点头疼,皇上说了,让我过来取点上好的药材。”

那得意的神情,明显是在显摆皇帝对祝贵妃的恩宠。李嬷嬷冷哼一声,不作理会。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人她见多了,倒也不见得非得跟一个没眼力见的小

丫鬟计较。

多喜一边等太医抓药,一边在柜台上翻翻拣拣,找些滋补的药品。突然她眼前一亮,“灵芝!”说着把盒子拿起来,高兴地说:“方太医,这个我家娘娘要了。”

李嬷嬷一看多喜拿的是自己放在台子上的灵芝,赶忙从多喜手里夺过来,护在怀里。

“这是我家皇后娘娘的东西!一个粗野丫头,用得起灵芝这样的东西吗?也不怕补过头了,身子受不住!做下人的也该懂点分寸!”

“凭什么?这是我先看到的!”多喜扑上去跟李嬷嬷抢起来。

“你别抢!走开!”李嬷嬷弓着背,像一只护食的老猫,死死地抱着盒子不撒手。多喜气不过,便用长指甲狠狠地抓了李嬷嬷的手背,两道抓痕顿时渗出血来。

“死丫头!”李嬷嬷痛得只吸气,随手便甩了多喜一巴掌。

多喜捂住脸,小身板气得不停颤抖。

方太医见势不对,赶紧来劝和。不料多喜却不依不饶地跺脚吵闹吵闹。

“好啊,方太医,原来你是看不起我家贵妃娘娘,才跟我说宫里没有灵芝!好,好,你们都合起伙来欺负我家娘娘,你们等着!”说罢飞跑回了景云宫。

大殿里,祝玲珑正斜倚在卧榻上,因为头痛症而迷迷糊糊地睡着。江玹逸在案台后面执笔作画,画的便是祝玲珑云鬓半偏的娇柔模样。

多喜哭哭啼啼地跑了回来,张口便要向贵妃诉苦。江玹逸在唇上比了一个“

嘘”声的手势,却见多喜半张脸红肿,一副委屈的模样,不由皱眉问道:“这是怎么了?叫你去拿的药呢?”

“奴婢……奴婢……”多喜绞着十指,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江玹逸看见多喜脸上五个指印分外明显,应该是挨了谁的巴掌。但这整个后宫,谁人不知她多喜是祝玲珑的贴身丫鬟,谁又敢动她分毫?

除了……

“奴婢奉皇上的旨意去御药房为娘娘请药,可是那方太医,他不但不愿拿出好药给贵妃娘娘,还和那清秋院的李嬷嬷一起挤兑奴婢。那李嬷嬷还说、还说……”多喜流着泪,欲言又止。

“她说什么了?”江玹逸眉梢一扬,怒气从眉心里蹿起来。

多喜垂下头,嗫嚅说:“她说我家娘娘是做奴才的命,用不得珍贵的药材,要折寿的!”

“放肆!”江玹逸火冒三丈,厉声怒喝,吓得多喜都不敢再说下去。

果然是那个贱/人宫里的人,非得给他找不痛快!

“这个李嬷嬷,真是岳灵心养的好奴才,看朕怎么收拾她!”

江玹逸说罢,召来几名贴身侍卫,前去清秋院捉拿李嬷嬷。

这边李嬷嬷回到清秋院,丝毫未提刚才的事,准备为岳灵心捣药敷伤处。

岳灵心眼尖地看到李嬷嬷手背上的血痕,追问道:“怎么了?好好地去拿个药,怎么成这样了?”

“没事,娘娘,耗子挠的!”李嬷嬷笑着把岳灵心赶到一

边,继续舂药。

突然一队侍卫冲了进来。本来清秋院里就没有几个下人,更是拦不住,这些人直接就冲到了殿里,不管岳灵心怎么阻拦,愣是不由分说地抓走了李嬷嬷。

岳灵心一路追到了景云宫,只见江玹逸站在院子里,气势汹汹地命人架起了长凳,将李嬷嬷按在上面,张口便是五十大板。

“皇上!”岳灵心眼神一冷,她身边现在只有李嬷嬷这一个知心人了,怎么容得他江玹逸说打就打!她强定下心神,问道:“李嬷嬷到底犯了什么错,你要这样责罚她?”

“哼!这个贱奴口出狂言,侮辱朕的贵妃,朕今天就教教她,到底该怎么做奴才!”江玹逸扬了扬手,板子便重重地落在了李嬷嬷身上。

李嬷嬷一声哀嚎,听得岳灵心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皇上!李嬷嬷是清秋院的奴才,就算是要罚,也该臣妾领她回去责罚才是!”

“这整个后宫都是朕的,责罚一个奴才,还要经过你岳灵心的同意吗?朕没有问你管教不严之罪,你还敢在这里求情,信不信朕连你一块儿打!”江玹逸目光森寒,命人重重责罚!

李嬷嬷痛得连声惨叫,却又怕江玹逸迁怒于岳灵心,哀嚎着说:“千错万错都是老奴的错,老奴甘愿受罚。皇后娘娘您不要再替老奴求情!”

说着又是几板子下来,李嬷嬷已是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都给本宫住手!”岳灵心上前

抓住其中一个行刑者,又朝江玹逸厉声陈述,“这后宫之中,皇后为大,即便是皇上你下令处置后宫的奴才,也该经由皇后审查这奴才所犯何罪,才能……”

“岳灵心,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过头了!”江玹逸一声呵斥,将岳灵心的争辩堵了回去。

他是皇帝,有什么不能做?别说区区一个奴才,即便是要打她这个皇后,也不在话下!如今为了他心爱的后妃,他哪还管什么规矩名声,何况责罚一个奴才,谁又敢不要命了嚼他的舌根!

“给朕狠狠地打!”

李嬷嬷是看着她长大的,后来更是陪着她这个不受宠的皇后,在人前受尽冷眼,对岳灵心来说,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李嬷嬷就是她的第二个母亲!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挨打!

“谁敢再动李嬷嬷一下!”岳灵心冲上去,硬是趴在李嬷嬷身上,替她挨了落下来的板子。

这一板子下来,便是剧痛袭来!

岳灵心的身子本就受过重创,尚未痊愈,这一板下去,简直像是要了她半条命!

却也可想而知,李嬷嬷那么年老体衰的人,要怎么承受这五十大板!

江玹逸这是铁了心要李嬷嬷的命啊!

“皇上今日若一定要罚李嬷嬷,就连臣妾一块儿打吧!”岳灵心拼命拦住。

毕竟她是将军府大小姐,又是一国之后,江玹逸怎么也要忌惮些!

谁知江玹逸面色冰冷,淡淡地指了两个人,“将皇后娘

娘拉开。今日朕就是要让她看着,朕是怎么替她教奴才的!”说完转身便要进殿。

岳灵心算是明白了,江玹逸便是要借着这个机会给她下马威!

以她的高傲,平日里哪肯轻易向他低头?唯有现在……岳灵心闭上眼,一咬牙在江玹逸面前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了几个头。

“皇上!臣妾可以不做皇后,只要你、只要放过李嬷嬷!”

鲜血顺着额头磕破的伤处,汩汩流了下来,湿了岳灵心倔强的脸。这么一点血,跟李嬷嬷的命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眼泪强忍在眼眶,即便流尽了血,她也绝不在他江玹逸眼前流泪!

血红一片的世界里,那个冷漠的背影,停了下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