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万事如怡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二章

陈万怡不喜欢弟弟,这个弟弟比她小2岁,却喜欢学着爸爸妈妈管教她,她高中的成绩一直在中等位置徘徊,爸爸妈妈看着着急,管的严,不给她片刻松懈的机会。

弟弟有样学样,话也说不清偏偏要学爸爸妈妈教训她还时常打她小报告,为此陈万怡很反感弟弟。也讨厌爸爸妈妈有了她之后,还要生个傻弟弟来跟她争宠,反正心里就是:弟弟是个傻子,弟弟没有资格教训她。

但这个傻子弟弟,是唯一一个在自己车祸之后寸步不离照顾她的人,也是在爸爸妈妈走后,对她最好的人,虽然照顾的她手忙脚乱,连连帮倒忙。

她生病之后,从正常人到残疾人的转变,心理上也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情绪一直徘徊在崩溃的边缘,经常将所有的怨恨加在了弟弟身上,每次不爽都会理所当然的骂弟弟,他总是一副胆怯,傻兮兮的模样,等她骂完之后又小心使劲讨好她,把手里拽着的水果送到她面前,口齿不清的告诉她不哭,我以后会乖的。

事实上,陈万怡那会是很心疼他的,只是转念想想自己变成那副德行,谁又来心疼她呀。

这样的相依为命没能维持几年,这个她不受关注的弟弟,在一次上山摘柿子的途中掉下山直接丧命了。

最后,连傻子都抛弃她了,从此这个世上就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

她终究是后悔了,当时看着他冷冰冰的尸体,最

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他醒来,当着他的面对他说一句对不起。

陈万怡眼眶微红,想到前世种种,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胸口闷闷的,有些透不过气来,因为长年身体不好,她情绪波动的时候,总是会紧绷身体,试图让身体承受的波动少一点,即便已经不再是那一具残破的身体,依旧改不了这样的习惯。

陈万怡发誓,这一世,她一定要守护起这个家,家人好好的,身边的人都好好的,就像小时候生日必有的那个愿望:我希望我爱的及爱我的所有人都健康快乐!

“大嫂,我说你这么计较做什么,你养的一个傻子一个赔钱货,拽着这么多钱干什么,你家那傻子有政府补贴,什么都不缺,你女儿迟早是要嫁出去的,留着也是给外人,还不如给我们。要知道我们家不同,生的是儿子,这孩子成绩又好,将来肯定有出息,以后工作还要买房买车。”

婶婶钱秀花恬不知耻的说出有多无赖就有多无赖的话钻入陈万怡的耳朵。

陈万怡看着楼下钱秀花双手叉腰,盛气凌人的样子,眼睛里充满了冷意,脸上挂满了讽刺,为了钱什么话都敢拿出来堵别人的嘴。

他们一家拥有南边一片山林,比北边还多2亩山林,怎么不说,现在还想要北面山林的钱,爷爷生病到去世,陈宝富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带着自己老婆孩子去岳母那边住了整整大半年也就

算了,爸爸姑姑打电话叫他回来,就是爷爷自己也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不肯回来,现在一听说山赔钱了,就大摇大摆的回来要钱。

陈万怡突然想到了前世的场景。

陈宝富与钱秀花也是这会出现的,爷爷头期才办完就出现了,找她家理论,知道这事无果后,破罐子破摔,操起斧头就朝爸爸的后背使劲砸,爸爸当时就被砸的晕呼呼的,又无耻的乘着爸爸倒地之时把妈妈直接推到在地,她是个急性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弟弟害怕开始哭,吵得她更加心烦意乱,忘记了报警,也忘记了上前阻止,错过了将叔叔绳之于法的最好时机。

当时回过神的时候,妈妈的后脑勺已经血流不止,爸爸身体不适,强撑着开车送她和妈妈去医院,哪里晓得在半路出了车祸,爸爸妈妈走了,她的腿在这场车祸中被压坏了。

陈万怡迅速打开抽屉,里面果然躺着一只崭新的数码相机,那是今年爸爸送她的生日礼物,记得当时吵了爸爸许久买的,她知道那是爸爸妈妈省了好几个月才买来的,陈万怡小心翼翼的摸着相机的外壳,心微颤,眼中满是感动和酸涩,喉咙有些不舒服,但楼下越来越烈的吵架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再不犹豫,打开相机,对准着院子里不停争执的几人,随即将相机固定在架子上。

然后才跑下来楼。

虽然知道妈妈不喜欢她插手大人的

事情,但她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一次,她不会让爸爸妈妈再出车祸,不会让悲剧再次发生,当然她的错,她以后一定会好好改,但欺负她们家的人别想好过,一个一个的都别想好过。

楼下爸爸妈妈已经跟陈宝富及钱秀花吵的不可开交,家里的那只小白也凑上去了,在钱秀花身后乱吼乱叫。

只见钱秀花满脸怒气,抬出脚踢向小白,满脸的狠劲,陈万怡见状,知道狗要真被钱秀花给踢着,肯定会去半条命,心中不舍急忙喊了一声,小狗听见陈万怡的声音,迅速转身往她这边跑过来,避开了钱秀花的一脚。

钱秀花没料到会踢不着,以往看别家鸡啊,鸭啊不爽,一脚下去,百发百中。

因为钱秀花是卯足力气准备踢死这条碍眼的狗,这下突然扑了一个空,顿时身心不稳,整个人往旁边摔过去,她急忙用手拉扯旁边的陈宝富。

真真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钱秀花人高马大,这会陈宝富正准备用斧头砸陈水富,被她这么狠力一拖,重心不稳,双腿踉跄,跟着摔了过去,那原本要砸在陈水富身上斧头方向一偏砸到了钱秀花胸口。

“哎呦喂。”钱秀花一声鬼哭狼嚎。

陈宝富与钱秀花摔着四脚朝天,画面好看极了。

陈万怡冷冷一笑,心里道了句活该。

才走到李舜玉身边:

“爸爸,妈妈。”乖乖的喊了一声陈水富与李舜玉。

爸爸妈妈在的感觉真

好。

父母都是疼爱孩子的,李舜玉的第一句话不是招手让陈万怡看地上的笑话,而是严肃道:“怡怡,这里危险,快回屋去。”

但陈万怡哪里肯走,她知道后续要发生什么,摇摇头不肯走。

李舜玉见女儿倔强的侧脸,正欲开口,地上钱秀花突然迅速爬起来胡乱拖住爸爸,妈妈本来想抓住爸爸,这时陈宝富也从地上直接爬起冲了过来,也不管丢面子,看准李舜玉就抓。

都是一群烂人。

陈万怡看着陈宝富接下来的动作,也知道他这个渣男想干嘛,她不会让妈妈的手指再断,见他往这边冲过来,双眼顿时变得血红,待到陈宝富没注意她时,上前用力掐住他脖子。

前世的残废,她锻炼最多的就是臂力,因为双腿残废,什么事情都需要靠两只手来完成,就是上床下床也要靠两只手来撑身体,久而久之手臂的力气比平常人大上好几倍。

陈万怡重生后的两只手虽然没有训练过,但一时的爆发力绝对是有的,再加上面前的这个人还是她恨了几十年的烂人,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手上。

陈宝富被陈万怡掐住脖子,瞬间感到一阵窒息,透不过气来的他整张脸开始充红。

有一瞬间,陈万怡真的想就这样掐死陈宝富,一了百了。

陈宝富怕死的要命,急忙松开李舜玉的手,转而用力扯陈万怡的手,陈万怡急红了脸,看着这个害的她全家家破人亡的

男人,哪里顾得上其他,双腿开始乱踢,每一脚都卯足了劲,专挑肉少的地方踢,偶尔狠狠踩他一脚。

见他挣扎,陈万怡掐的更用力了,手上的筋因为用力全都爆出来,脸上的那股戾劲,任谁都看得出陈万怡真的想掐死陈宝富。

陈宝富是个会享福的男人,虽说是个大男人,但力气还不如他老婆,不然也不会一打架就无耻的咬人,陈万怡这会上面被掐着,下面踢着,陈宝富那张嘴除了嘶哑咧嘴,哎呦哎哟的大叫就再没其他用处。

他从没看到过自家侄女会这么狠,以往的娇气包此时眼睛里面充满仇恨与愤怒,他有感觉自家侄女是真的想掐死他,意识到这一点的陈宝富,吓得大惊失色,恨不得立马甩开陈万怡。

回过神来的李舜玉也是吓了一大跳,她不知道娇柔的女儿会力气这么大,将陈宝富一个大男人掐的毫无招架之力,但想到如果没有女儿,她的手指肯定免不了被陈宝富咬断了,再看到女儿手上被陈宝富抓出的红痕,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

陈宝富试图想扯陈万怡的头发,李舜玉哪里肯让他得逞,操起靠在围墙上面的竹竿就往陈宝富的手使劲敲,让他抓不到女儿的头发。

这时,村里人也都赶来了,这才将满脸通红的陈宝富与陈万怡拉开。

陈万怡放开陈宝富,乘着众人不注意狠着脸,双眼含着煞低骂道:“你要是敢再欺负我

妈妈,我一定杀了你。”

陈宝富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自家侄女的声音,肥胖的身体不争气的一抖。

这时,陈宝富他老婆钱秀花跑了过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陈万怡与李舜玉之后,将陈宝富扯过去。

一场闹剧告一段落。

但陈万怡知道这事情没完,她清晰的记得这事后来被陈宝富告上了法院,还让他们告赢了,因为遗嘱上面是这样说的。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