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f36cee080d44e2194b223e3f81f6cf6,time=1569080966,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800250507/800257477.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1_1_B2B3L3L9&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6897898%26nid%3D4104781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800250507&page=1&vt=2,signature=133403cfc8a2d325cbaa7c3e878dea548c08c2ed
isshowflow:1,,
爱情,不过如此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爱情,不过如此
绿枢
第一章

“真够无聊的啊!”吴明濯伸手就搭在江清弈的肩膀上,只是视线却落在江清弈手中的报纸上,“什么时候也好这一口了?”

那娱乐版上大大的几个字,远远的都能看得清楚,又是解析周承泽和沈代凝离婚原因的,这些媒体每天都分析猜测着,恨不得把其中的隐情立即挖出来,谁让这一对离婚离得那么突然,没一点征兆,别人离婚都伴随着小三分居和吵闹,这一对的离婚简直就是前一天才是恩爱夫妻,后一天就分道扬镳了,难怪媒体抓着这不放。听说自从这一对离婚后,那些报刊杂志的销售额不知道翻了多少倍。不过吴明濯也得承认,这一对是火啊,真火,火到那些菜市场大妈都知道他们是谁。

确实够无聊的,江清弈在路过某个桌台时,又顺手将报纸放了上去。这份报纸显然不是他买的,也许是哪位服务生的拥有物,就那么随意的搁在走廊的阳台上,他走过时顺手拿起来看了几眼而已。

他是才从某个包厢里走出来的,他这段时间,不对,准确点来说是接手了公司,并将公司引上了正轨之后,他的日子就闲透了,不是不忙,而是这种日子太寡淡,都让他有点相信别人的话他这是缺乏刺激,需要去寻找所谓的刺激了,否则就不会出现在今天的聚会中。

聚会是房少提出的,还点名让江清弈一定出席,这房少一向和江清弈不对

盘,这样喊他出来,想必是找出了让他不痛快的点子。江清弈得承认,他对房少很期待,真想体会下被人气到跳脚的滋味,毕竟这寡淡的日子确实需要调味料,于是有了刚才包厢里的那一幕。

吴明濯一向和江清弈交好,以为江清弈是真受到了刺激,这才立即追出来,结果发现人家还有看报纸的闲情逸致,哪里像是被刺激了?

江清弈看了好友一眼,没说话,他从不关心娱乐圈的事,毕竟那个圈子究竟有多乱谁都心知肚明,不过顺手罢了。

吴明濯笑了,“真不介意?”

江清弈拿下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能有什么介意的?”

我靠,吴明濯暗骂了一声,“那你还跑这么快做什么?”

江清弈耸耸肩,“那么无聊的聚会,能有这么好的机会提前溜走,干嘛不用?”他微微勾唇,何况没几天房少就要倒大霉了,也不知道看到自家公司变成那样,房少这辈子还能不能像今天这么笑,既然是最后一次,当然得好心的让别人笑个够,否则多没意思。

吴明濯嗤了一声,“你对罗心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连这个都不介意。”他摇摇头,眯着眼睛,显然体内的八卦因子又活跃了起来,“哎,你和罗心渝究竟是为什么会分手?当年你不是都把她追到了吗,怎么又闹分手这一出?”

罗心渝可是江清弈这辈子唯一追得那么轰轰烈烈的女生,当年明江大

学里谁不知道江清弈对罗心渝的追求,无数人下着赌注,江清弈什么时候能把罗心渝追到手,绝大部分人都清楚罗心渝迟早落入江清弈的手,谁让江清弈的外貌家世都摆在那里了,只要不是瞎子,能拒绝他也不知道需要多大勇气。

江清弈皱皱眉头,似乎并不想提这个话题,“继续好奇下去。”他就不用为其解惑了。

吴明濯撇撇嘴,却没多问什么,因为看出了江清弈不想提这个话题,心里猜测着他嘴上说着不介意,心里还是介意着的。毕竟罗心渝是他唯一追过的女生,而且还追得那么辛苦,如今却从另一个男人口中知道了这个女人的生活近况,这个女人的生活似乎还过得很不好。

大家都是人精,哪里不懂房少的意思,典型的找江清弈的不快,这罗心渝宁愿去给别的男人当小三都不肯和江清弈在一起,这不是打江清弈的脸吗?

这房少也是没脑子,这样明目张胆的得罪江清弈,也不怕江清弈在背后直接让他哭都不知道找谁哭。话说回来,刚才那一个瞬间,吴明濯还真怕江清弈拿起椅子就直接砍人,以江清弈以前的性格来说,就是会做这样的事,只是近几年才喜欢背地里让人叫苦不迭。

江清弈也不解释,听到罗心渝如今的消息,他还挺意外,不仅当了小三,还被别人妻子抓住打了一顿,难怪姓房的那么开心。

会所是在郊区,面

积大,环境也好,会所外面停着一长排豪华的车,就像是开豪车展览似的。外面的温度显然比里面低上许多,江清弈最不喜欢这种天气,就如同他最讨厌做事犹豫不决性格温吞的人一样,不下雨也不出太阳,处于某个让人讨厌的临界值。

“一起吃饭?”吴明濯建议。

“我从不和男人单独吃饭。”

吴明濯啧啧了两声,也不再多说什么,向自己的吃走去。

江清弈将车解锁,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开车前先是点燃了一支烟,近些年来,他的烟瘾越发的大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闲的。今天姓房的如此下他的脸,按照他以前的性格,旁边有什么就拿什么直接砍过去,从不计较后果,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改变了这种作风?他越来越成为父母的骄傲,变成了不让他们头疼的儿子,而他自己却烦透了这种生活。

从什么时候改变了呢,他闭了闭眼,指尖夹着的烟冒出一缕又一缕的烟丝。

“江清弈,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想砍谁,我都给你递刀子。”当年觉得脑残似的的话,如今再也没有人如此告诉他了。

大概是真闲的,才会再次想到那个人,她离开后,不是没找过她,只是也没有特别用心似的,不过也是一个他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他丢下烟,迅速滑动方向盘开车离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