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6f7979e469d48dd98466500e838887c,time=1576084435,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迷路在纽约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楔子

 

 

 

晚上七点,正是下班高峰期,北城三环高架上车被堵得死死的,车子以龟速移动着,顾文秀看着导航上一大条鲜艳的深红色路线急躁到快要爆炸!

电话那头谭熙晨正急切地催促着:“你来了没?!”

“我过不去啊!堵死了!”

“是不是傻?!这个点你开什么车!坐地铁啊!”

“我多少年没坐过地铁了!没想起来!”

“哎呀!快点快点!啊——”电话那头忽然在一声尖叫后断了。

“怎么了?怎么了?喂!喂!”顾文秀心都给叫出来了,立刻回拨过去,那头却没人接!顾文秀快急死了,用力地按着喇叭,恨不得把车丢在高架桥上跑过去!

过了三分钟,手机屏幕亮了,在没有解锁的屏幕上蹦出来一句微信信息:他跳了。

“我去!”顾文秀狠狠地捶了几下方向盘,表情崩溃,拿起手机,解锁,有些颤抖地打了几个最重要的字问:死了没?

手机那头再也没回复,顾文秀急到快疯。半个小时后,顾文秀终于通过超级拥堵的路段,一路狂飙到了自己和两个闺密一手创办的晨星秀艺术培训中心,正好和救护车擦道而过。顾文秀看了眼救护车,掉头追了上去。

她最后在市第十人民医院急诊室找到了晨星秀培训中心的合伙人之一谭熙晨:“怎么样?怎么样?孩子怎么样了?”

谭熙晨抬抬下巴,顾文秀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十三四岁

的小男孩半躺在病床上,低着头正在玩手机。他妈妈坐在旁边擦着眼泪,一边哭一边心疼地骂道:“当初是你要学钢琴的,现在说不练就不练了,这几年家里为你花了多少钱,我让你多练还不是为你好啊!你不想学钢琴我还省钱了呢!”那妈妈说到伤心处哭得泣不成声。

顾文秀看到一点皮外伤都没有的小男孩,终于呼地吐出一口气,对谭熙晨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出急诊室。

“到底怎么回事啊?”顾文秀问。

“唉,这不,孩子钢琴七级考了两次都没过,孩子妈就说考不过就一直练,不让玩手机,把孩子的手机没收了,两个人闹得厉害。晚上来上钢琴课的时候孩子就说不学了,要玩手机,他妈不同意,孩子脾气一上来就上去了。”谭熙晨捂着胸口,心有余悸,七楼啊,这孩子为了玩手机眼都不眨一下就站上去了。

“然后呢?”顾文秀问。

“然后他妈就把手机给他了。不过大冬天的,孩子在窗台上站了十几分钟,可能冻僵了吧,接手机的时候腿一软就掉下去了,还好被楼下阳台上的晾衣架给挂住了,不然真的是不死也残废啊!”谭熙晨呼出一口气道。

“我去,你刚才给我发微信的时候,我都吓死了,心都凉了好吗?”

“我也是啊,心里拔凉拔凉的。”开玩笑,这孩子要是真死在艺术培训中心了,她们得赔多少钱啊,赔钱不算

,生意估计也不好继续做了。

两人互看一眼,恨不得抱团取暖一下:“哎,于星没来吗?”

“她?电话没打通,估计在家喂奶吧。”谭熙晨语带嫌弃地说。

顾文秀知道因为于星生了一对双胞胎,从怀孕到孩子一岁已经两年没上班了,谭熙晨对她早已不满,不过这个时间点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情绪,再次走回急诊室。急诊室里孩子妈妈还在唠叨:“人家小孩学了三年就能考七级了,你都学五六年了还没考过,叫你练下琴就像要你命一样,天天就知道玩手机!”

小男孩什么也不说,只是表情冷漠地继续玩游戏。顾文秀叹了口气,走过去,安慰地拍了拍家长的肩膀,对着病床上的小男孩说:“小杰,下次可不能这样了,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不能再吓唬人了,你看今天多危险。”

小杰玩手机的手一顿,想到今天的事,脸色也是煞白煞白的。

小杰妈妈抹着眼泪恨恨道:“他不就这点本事吗?一不给他玩手机就哭天抢地、要死要活的,以后你不想上学就别上了,什么都别学了,在家玩个够,我看你能不能玩一辈子!”

“好啦,小杰妈妈,您现在就别说他了。”顾文秀看了眼小杰的脸色,继续劝道,“孩子也吓到了,你就让他安安静静玩一会儿,等他情绪好点再和他好好说。”

小杰妈妈一听这话,激动道:“

我没和他好好说过吗?我说好好练,以后考重点初中那是可以加分的呀,他要能凭自己成绩考上一中,我就奖励他呀,他就是不听,天天一有点时间就玩手机,我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一点用都没有。”

“是是是,我知道您也不容易……”顾文秀继续劝。

一直沉默的小杰忽然抬起头来,整个人爆发了:“我哪里有时间玩手机!我每天都在上课、上补习班!我每天都在学钢琴、学英语、学写字、学作文、学奥数!每天都在学!我就放学回家后玩一下你都不让我玩!我就想放学后玩一下你都不给我玩!”

小杰委屈地大哭起来,眼泪啪啪地往下掉。

小杰妈妈却一点也不示弱:“人家小孩都不玩!就你要玩!你有什么脸玩啊,你期中考试语数英有一门上九十分了吗?你还有时间玩啊?你马上要考初中了你知道吗?”

“你就知道考试考试,我上次数学考了九十分你也没给我玩!”

眼看母子俩又吵起来了,顾文秀和谭熙晨连忙介入,顾文秀把家长拉出急诊室劝着,谭熙晨在急诊室安慰着孩子,一直到深夜孩子睡了,两人才敢离开。

顾文秀开着车带着谭熙晨回家。

顾文秀握着方向盘,唏嘘道:“现在的孩子也是可怜,每天上这么多兴趣班。”

“谁说不是,我那些学生都一样,每个最少四个兴趣班,白天上学,晚上上兴趣班,周末也排

得满满的,真是辛苦。”谭熙晨瘫在副驾驶上,整个人都显得很疲惫。

“是啊,现在孩子确实比我们那个时候辛苦多了。”顾文秀叹了一口气道,“不过这也不能都怪家长,现在就这样,讲究精英式教育,你孩子不上兴趣班,别人家孩子都在上,学校里办个活动,这个孩子会弹琴,那个孩子会跳舞,就你家孩子什么都不会。孩子小的时候可能无所谓,长大了有自尊心了,说不定会埋怨家长没好好培养他。”

“理是这个理,但是我觉得,中国家长有点过,什么都要走极端。”谭熙晨侧过身,有些激动地道,“你就说学乐器,其实就是学个乐趣,陶冶个情操,除了上课,一周有那么两三天练半个小时就够了。可是现在家长呢,不管孩子学什么,都要逼着去考级,去和人比,考过了得名次了就拿去炫耀,考不过比不过脸就拉得老长,老师孩子都被埋怨一通。这些家长真是好笑,真当自己家孩子是神童啊?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神童。”

“神童?”顾文秀嗤笑道,“我从小到大也就见过一个。”

谭熙晨转头看她,皱着眉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才了然地笑道?:“你是说简今作啊?”

“嗯。”顾文秀轻轻应了声,便抿着嘴巴笑了笑,不再说话,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那他绝对是神童了,十四岁就考进茱莉亚音乐学院,十八岁考进波士

顿交响乐团当大提琴首席,不到二十岁就能在卡内基音乐厅开演奏会,现在已经是大师级演奏家了。”谭熙晨叹了一口气道,“都是学音乐的,我们也努力练了十几年,最后也就是上了个不入流的音乐学院,回国开个培训中心教教小学生。呵,天才和凡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根本无法逾越。”

顾文秀没接话,心里却无比清楚这种不甘心的感受,明明是一样的大提琴老师教的,明明她还比他早学,最后差距却越拉越大,就算她一天练二十四个小时也无法追上他。爱迪生说,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天赋,但百分之一的天赋比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都重要。

她没有那百分之一的天赋,所以最后落后越来越多,直到连他的背影也看不见。

“哎,我听说简今作最近回国开演奏会了,他有没有找过你啊?”谭熙晨忽然八卦地问,毕竟当年在音乐留学生的圈子里,这两个人分手的事也是闹得轰轰烈烈的。

顾文秀目视前方,神色淡漠,言语里似乎不带一丝感情:“没有,他怎么可能会找我。”

“也是,现在差距这么大,早就不是一个阶级了,说不定人家早就把我们忘了。”谭熙晨靠着车窗说。

顾文秀没搭话,只是笑了笑。

“不过你也不亏,好歹……睡过。”谭熙晨像是活跃气氛一般拍了拍顾文秀的肩膀。

顾文秀皱眉,瞪

了她一眼:“说那些老皇历干吗,能不能换个话题?”

“好好好,换话题,换话题……”谭熙晨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见她有些恼了,连忙顺着她的意思,换了个话题,谈起了自己的事。一时间车厢里只剩下谭熙晨叽叽呱呱的声音,有些吵,车子在霓虹灯闪烁的都市里飞快穿梭着。

车厢内,顾文秀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努力目视前方,将那个在她心里再次掀起涟漪的名字压下去。

“简今作,你的名字为什么这么奇怪?今作是指今天和昨天吗?那为什么不叫简今明呢?”那时她趴在他身上,用手拨弄着他长长的睫毛问。

简今作抓住她弄得他痒痒的手说:“我爸说我是凌晨出生的,既代表过去,也代表现在。”

“哇,你这么一解释,我忽然觉得超好听哎。”

“是吗?”

“嗯!”

记忆里,那个很倔强又暴躁的少年似乎微微垂下眼眸,非常勉强地抿着嘴,露出深深的酒窝,一副暗自高兴又不想让她知道的样子,特别好看又可爱,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那么特别又让人难以忘记……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