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df8768aebf74eb0ab60b0728210cf67,time=1594556981,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医道圣手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不懂装懂

此刻,在村长常大发家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医生,手里拿着听诊器,皱着眉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像是在思考什么。

“李......李医生,方老师吃了药,怎么还没有醒来啊?”常大发看着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的李医生,着急的问了一句。

他不能不着急,方露是县教委指定到村希望小学的支教老师,刚来几个月就一病不起,他作为村主任,一旦县委的人询问起来,不好跟上面的人交代啊。

李医生名叫李菲,是乡卫生院专门派遣到清水村合作医疗站的医生,小姑娘省城正规医科大学毕业,傲气的很,平时走路昂首挺胸,不过因为医术好,所以村里人也都很尊重她。

“不应该啊,病人心跳、脉搏一切数值正常,看症状应该就是饮食不规律导致的肝脏郁结,按说吃点逍遥丸就能好起来,可是为什么会晕倒呢?”李菲不理常大发,一个人小声嘀咕。

吴川一脚踢开门,直接走进院子,刚走进村长家的小院,他就有一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吴川心里也觉得奇怪。

常大发正在着急,听到吴川的声音,赶紧出门迎上来,一把拉住吴川的手,激动的说道,“哎呀小吴,吴神医,你快去看看吧,方老师恐怕不行了!”

吴川十分嫌弃的甩掉常大发的手,声音里夹枪带棒的说,“老常,前几年我爷爷

看病的时候,你非要说他是封建迷信,还禁止他给村里人看病,现在出了事,知道来求我了?”

“这个......当时村里人都说你爷爷利用看病的机会,欺负人家女人,那女人的娘家人到乡里闹事,我这不是没办法,只能带人摘了你爷爷的牌子。”常大发擦着汗说道,生怕吴川翻旧账。

农村卫生条件差,很多女人都有女人的病,出事儿的那个女人因为本身的病去找吴川爷爷瞧病,结果病看到一半,她哭着跑到大街上,嚷嚷着吴川的爷爷对她耍流氓,村里有个喜欢那女人的闲汉去找吴川的爷爷讨个说法,结果被老爷子一掌拍在前胸,肋骨断了三根。

经过这件事以后,乡里下文件禁止吴川爷爷治病,这才有了乡里派来的女医生李菲,女医生看女人病当然跟方便,吴川家里也就很少有人去了。

“病我可以瞧,但是你必须好酒好肉的伺候着,这几个月也没人找我看病,我都啃了半年馒头了!”吴川撇着嘴说道。

“行,只要能看好病,鸡鸭鱼肉我管够!”常大发拍着胸脯说道。

两人进了北屋,吴川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方露,心里顿时暗暗吃了一惊。

“好重的煞气!”吴川快走几步,一把抓起方露的手腕,双目微闭,准备开始听脉。

“喂,你什么人啊?”李菲一转身,正好看到吴川抓着方露的手腕,不停的

摸来摸去,甚至还扒开方露的嘴唇,拿着手电筒,在人家的嘴巴里瞧来瞧去,她还以为是村里的无赖在欺负人,顿时大怒。

“李医生,这是我们村的吴神医,他瞧病很厉害,我让他给方老师看看。”常大发解释道,同时他心里也有点不悦,你既然瞧不好病,我现在另请高明你瞎嚷嚷个啥。

“神医?我看村里的神棍吧?”李菲轻蔑的看了眼吴川,她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医生,自然对于乡下野郎中十分不屑。

对于两人的谈话,吴川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在方露手腕的尺、关、寸处细细切脉,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又摇头,脸色十分严肃。

“常村长,你现在赶紧打120,病人现在病情很严重,再拖下去恐怕有生命危险!”李菲白一眼吴川,看到对方看病居然用的中医切脉,心里更加不屑,“这都什么年代了,中医早就凉了,居然还有人信中医那套东西,无知!”

常大发听到李菲的话,正要劝她少说一句,没想到正在闭目思考病情的吴川,忽然睁开眼睛,直直瞪着李菲,那副样子十分可怕,像是要把李菲一口吞掉。

“医者仁心,像你这种胡乱用药的庸医,不但不反悔自己的错误,反而在这里非议中医!我问你,谁给你的底气,让你可以随意辱骂祖先留下的财富?”

常大发大吃一惊,平时见谁都笑嘻嘻没个正行

的吴川,今天跟吃了枪药一样,居然对李医生大吼大叫,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场景。

“胡乱用药?我怎么胡乱用药了?”李菲气鼓鼓的叉腰问道,脸上的表情,仿佛吴川不给她个解释就说什么都不罢休似得。

李菲虽然不算大美女,可是皮肤白皙,再加上会打扮,人也比较时髦,比起村里的妇女们还是漂亮的很多,毕竟一白遮百丑。可是吴川对她完全没兴趣,躺在床上的方露老师,才是吴川心中的女神,看到女神被李菲乱用药害到昏迷不醒,他心里十分生气。

吴川冷笑一声,”你是不是给方老师开了逍遥丸、吗丁啉,还有芪蓉润肠口服液三种药?“

李菲大吃一惊,自己开的药对方怎么会知道,她回头看了眼常大发,以为是这个村长捅出去了,没想到常大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是又怎么样?”李菲撅起小嘴,不服气道,“方老师说自己气不顺,吃东西也吃不下去,我给她开一些理气通便的药,难道有问题吗?”

“愚蠢透顶!”吴川愤怒的看着李菲,“方老师脉象浮大,舌苔苍白,明明就是心阳虚损,肝郁心焦,而你却给她开了泻药,泻药伤心阳断心神,你这哪里是什么泻药,你这明明就是杀人的毒药!”

啪!

常大发正在喝茶,听到吴川的话,手里的茶杯直接摔到地上,方露要是被人下毒死在

他家里,那自己的仕途之路可就真到头了,弄不好还得蹲大牢。

“你......你胡扯,我明明是按照课本里面教的开药,什么毒药!”李菲听吴川的口气严重,自己也怕了。

“胡扯?那我问你,方老师没吃药前是不是只是心慌、厌食,便秘,但是吃了你开的药以后,一直昏迷不醒?”吴川喝道。

“你怎么知道的?”李菲瞪大了眼睛,像看到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方露的症状,就跟吴川说的一模一样。

“就算偶然醒来,也是手捂胸口,嘴里胡言乱语?”吴川又问道。

李菲呆若木鸡,像被雷电击中,完全傻眼了。

“小吴,吴神医,那方老师到底还有救吗?”常大发慌忙问道,李菲也焦急的看着吴川。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