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7dcff2d737d6409e8fab05dc22943874,time=1594214193,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驯夫有道:主内的战神王爷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驯夫有道:主内的战神王爷
柳七白子
第一章 米虫

初夏刚过,空气已经充满了灼热的气息,大夏王朝的百姓早早换上了轻薄的夏衫,田间的庄稼长势极好,又是一个丰收年!

昊京作为都城更是格外的繁华,炎热的天气也阻挡不了百姓们的热情,最繁华的朝阳大街照样人满为患,一派欣欣向荣的盛世景象。

大夏王朝地大物博,辽阔宽广,人口数万万,百姓们安居乐业,四夷安稳,堪称开国百年最好的时代。

永昌帝继位十余年,励精图治,英明神武,勤政爱民,大夏王朝能有今天这样的盛世景象有一半都是他的功劳,深得百姓爱戴。

另一半的功劳属于镇国王爷——元靖羽,永昌帝的亲弟弟,威震四方的战神,他从十四岁开始进入军队,从此展露出惊人的军事天分,百战百胜,杀得四周大小三十六部族纷纷臣服,只剩下宿敌大宛国还能勉强支撑,被攻入都城也是迟早的事情,大宛国主不得以向永昌帝递交了议和国书。

朝堂大事不是内宅妇人应该操心的事情,此时的在镇国王府中,镇国王妃——沈清菀正在几个丫鬟的伺候下吃完丰盛的早餐,懒洋洋的倚在美人靠上 ,看着一本话本打发时间。

门帘轻轻响了响,穿着一身嫩绿衣衫的丫鬟进来禀报:“王妃,顾侧妃来向您请安了,让她进来吗?”

没等王妃开口,在她身后帮她打扇的大丫鬟——云袖不满道:“不是免了她的请安了

吗?干嘛老是来?不就是想显摆她怀了身孕吗?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沈清菀乐了,“人家怀的可是镇国王府的长子,当然有得意的资本,心态平和一些,就是生下来也要称呼我一声“母妃”不是?让她进来吧,大热天的别动了胎气!”

另外一个跪坐在她身边帮她捶腿的丫鬟——云烟道:“也就娘娘您好心,换做别家正妃,谁会容许她一个侧妃剩下庶长子?这不是坏了规矩吗?等您将来生下嫡子岂不是让人看笑话?”

说话间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云烟止住了话音,专心帮沈清菀捶腿,低眉顺眼不带一丝表情,好像刚才那些不满牢骚不是她说的一样。

顾侧妃年芳二八,穿着一身粉色衣衫,杏眼柳眉,琼鼻小口,因为怀孕脸颊圆润,皮肤却越发细腻了,饶是沈清菀身为女人,也要赞她一声“好一个绝代美人呀!”

她刚要俯身行礼,沈清菀放下书道:“顾侧妃快免了这些虚礼吧,本宫不是早就说了免了你的礼仪吗?你现在怀着孩子呢,可别动了胎气!”

顾侧妃坚持福了一幅,动作标准优雅,柔声道:“姐姐宽容,妹妹却不能放肆恃宠而骄的,不来请安实在于心不安呐,姐姐就让妹妹尽点儿心意吧?”

沈清菀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这“姐姐,妹妹”的可是宫斗的标准称呼,每次听到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嘴角忍不住抽搐一

下,这看在顾侧妃眼里就是她心里嫉妒,却拿自己无奈,强自忍耐罢了,心里一阵快意,饶你身为正妃,没有儿子傍身,在这内宅也只能让自己一头!

哪知道沈清菀接下来却说道:“既然顾侧妃执意如此,那就明天早点儿过来吧,反正你现在胎位已经稳定了,多走动一下对孩子也有好处的,就算不伺候本宫用膳,陪着说话解闷儿也是你的一番心意!”

顾侧妃被噎了一下,脸上温婉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了,这沈清菀一向温和大度,猛地摆起正妃的谱儿很是让人惊讶,咬牙道:“妹妹遵命!”

偷鸡不成蚀把米,顾侧妃没讨着好儿,找个借口灰溜溜地走了。

云烟和云袖忍不住笑出声来,“娘娘威武!您说她明天回来请安吗?”

沈清菀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歪着,“肯定会说肚子不舒服不来了,她又不是真心想给我请安的,想从本宫身上找优越感,也要问本宫答不答应!”

云烟恭维道:“娘娘是懒得和她们计较,真要想收拾她们,肯定磋磨的她们一个个乖的跟小狗似的!”

沈清菀呵呵一笑,不置可否,想她重活一世,两辈子加起来快五十岁的人了,都成老妖精了,又是在宫斗宅斗剧中沉浸多年,几个十几岁的丫头片子还用不着她费神呢!

想起这些又是一阵感慨,也许是前世太过拼命,把这辈子的冲劲儿都给用完了,又好命穿了一个

好胎,成了礼部尚书的嫡长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小日子过的不要太滋润!

只是能嫁给赫赫有名的镇国王爷倒是打破她宁静的生活,原本计划嫁个门第不那么高的人家,凭着娘家的权势,不会三妻四妾搞得内宅乌烟瘴气的,她好继续过自己米虫般的小日子。

哪知道会嫁给权势地位仅次于皇帝的元靖羽,那个俊美如天神的男子,据说还是他主动和父亲求娶的,到了现在沈清菀还有些搞不明白,一向声名不显的她到底哪儿的了元靖羽的青睐?

顾侧妃对自己心怀怨恨也是情有可原,她待字闺中之时就是昊京最有名的大家闺秀,娘家也是老牌勋贵世家——宣平侯府,对元靖羽也是情根深种,却被自己截了胡,沦落为侧妃,处处低人一头!

好在她的肚子争气,先一步有了身孕,扬眉吐气很是得意!

想起这些往事沈清菀再次撇撇嘴,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身体根本未发育成熟,勉强怀孕不仅生产危险,在古代科技不发达的情况下很可能一尸两命,而且孩子极易夭折,自己是故意避孕的,才让顾侧妃拔了头筹。

做人不能太得意了,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者,沈清菀从来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顾侧妃那点儿心机在她看来就是小孩子过家家,闹得不像话了随手就压下去了,不值得自己去劳神呢!

不等她回忆完这些往事,远处传来嘈嘈

切切的喧闹声,让她忍不住皱了眉头,“云袖,让沈松去外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

镇国王府紧邻皇宫,治安极好,能发出这么大声音的肯定不是小事儿,沈清菀心里有些不安。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