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08fb65d636b4a96ae9238653bd56a8a,time=1581999000,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女相师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帮手

城主丢了心爱之物?

凌沐妍听完,更在意最后一句“重重有赏”。

她如今最缺的就是银钱,能够找到东西,城主肯定不会吝啬,就是不知道丢的究竟是什么?

见凌沐妍的神色有些意动,老轿夫难得劝了一句:“小姑娘可别逞强,就连差爷都找不着的东西,哪能随便找到的?”

他咽下了余下的话,要是没找到算是欺骗城主,谁知道会不会被责罚?

凌沐妍听出了老轿夫的弦外之意,不免有些担忧。

这时候言恒却突然现身,就站在她跟老轿夫之间。

老轿夫仿若未见,自顾自把烟枪收起来去招呼过来的客人了。

果真如同言恒说的,除了凌沐妍谁都看不见他的身影。

“去把布告撕下来,我们去寻那物。”言恒小小的胳膊抬起,直接指着城墙,仿佛撕的不是城主的告示,而是一张无关紧要的白纸。

凌沐妍满脸担忧,压低声音道:“要是没能找到东西,城主会责罚的……”

家里只剩下她跟凌母了,要是自己出什么事,凌母孱弱的身子骨可要受不住的。

再者家里没了凌沐妍照顾,凌母可怎么办?

“你这是信不过我?”言恒小小的脸上满是阴沉之色,对凌沐妍的质疑十分不悦。

“不,我不是……”凌沐妍叹气,见他胸有成竹,想到凌家供奉多年的神仙公子定然本事不小,再者他们都来了,总不能空手回去,只得咬咬牙道:“好吧,我这就

去撕下来。”

她满头大汗往人群里钻,好不容易进去了,跳起来把告示给撕了,唬得守着告示的官差皱眉看了她一眼:“既然撕了,这就随我去见城主。事先说清楚了,要是没什么本事就把告示给撕了糊弄城主,你就算年纪轻轻还是个姑娘家,城主也不会轻饶的。”

凌沐妍被长得凶神恶煞的官差吓唬了一番,咽了咽唾沫咬牙说道:“我是凌家的后人,凌大老爷是我爹爹。”

凌家搬去京中后就了无声息,凌二老爷就没相师的天赋,只能勉强帮人做一些简单的风水物。

只是有几代下来的凌家名声,日子倒也过得去,达官贵人勉强也能高看一眼。

凌大老爷却比凌二老爷多些本事,帮着城主办妥了不少棘手的事务,可惜出了一趟远门人就不见了。

若非妻女还在城中,城主都要怀疑凌大老爷是不是投了别人,这才迟迟不归。

官差把凌沐妍带去城主的府邸,管家是个中年人,微微抬着下巴,对撕掉告示的居然是个乳臭味干的小丫头感到十分不满:“怎么带这样的人过来,此事不是儿戏,要是城主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

他摆明是不信凌沐妍年纪轻轻有什么本事,指不定是来骗吃骗喝骗钱的。

那鄙夷的眼神让凌沐妍十分不痛快,冷声说道:“我是凌家人,早年爹爹也曾进府替城主办事,原来城主府里的待客之道便是如此的?爹爹倒是

好脾气,我却不是的。既然城主府不欢迎,我也就不留下碍事了,告辞。”

管家原本就想给这个小丫头一个下马威,好叫她知道进的是城主府,就得规规矩矩的。

平日不管什么人来,管家都是这副脸色,就连城主底下的侍卫也不例外。

大多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是城主府的管家,打狗还得看主人。

如今听凌沐妍一番话,直接就给管家一个没脸,一旁领路的官差心里叫好,对这个小丫头片子倒是颇有好感,生怕管家找茬,他立刻上前劝道:“城主正忧心此事,却迟迟没人撕掉告示。凌大老爷是个有本事的,他家女儿只怕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若是再这样空等下去,事情怕是不好解决了。”

管家自然是明白的,事情拖得越久,东西就越发找不到了。

城主这几天焦心得茶饭不思,他哪里还敢添乱?

平日给个下马威,对方也就接了,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偏生就这个倔强的丫头反唇相讥,给他一个没脸!

想到在下人面前丢了脸面,管家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凌姑娘夸下海口,要是不能为城主分忧,那该当何罪?

凌沐妍听了,一开始的紧张倒是渐渐散了,她如今身上可是带着凌父的名声和脸面,哪里能轻易妥协?

出了凌家,她就不是凌沐妍,而是凌家人了。

凌沐妍嘴角一弯,露出好笑的神色来:“管家这话叫我明白为何城门上的告示贴

了几天却没人敢撕下来,敢情办不成事还要被责罚,谁敢替城主办事?”

只许成功不许成败,就是圣人都做不来,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区区凡人?

“说得好,让他狗眼看人低。”言恒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黑珠子里跑了出来,站在一旁也不清楚听了多久,突然开口夸了一句:“让这人走开,可别挡着我们的道了。”

凌沐妍心下点头,似笑非笑瞅着满脸涨红成猪肝色的管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管家还不带路,让我去见城主,若是耽搁了,这事办不成,城主要责罚下来,管家又如何能全然摘出去?”

“你、你……”管家被气得要命,这丫头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要是东西那么容易找的,哪里会拖到如今?

想到凌沐妍也不过嘴皮子厉害,只怕也没什么本事的。等东西没找到,管家在城主跟前上一上眼药,保管凌沐妍吃不了兜着走。

如今这点折辱算什么,管家回头就加倍还给凌沐妍!

这管家的眼神没遮掩,满满的愤恨,凌沐妍不瞎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脸上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一旁的官差对凌沐妍十分敬佩,能当面让管家下不了台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了。

如今更是全然没把管家放在眼内,他简直要给凌沐妍大声喝彩。

殊不知凌沐妍压根没留意管家,是因为正听着言恒的话。

言恒迈着小短腿走得不快,凌沐妍为了配合他也放慢

下来。

他的一双小胳膊放在身后,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宅子倒是不错,上面环山,前头是水池。有山有水的,该是人杰地灵,却不怎么养人。看看这管家的嘴脸,对待外头的人估计不是第一回了,再这样下去,城主的品性再好也没用,积累的福德全让这管家给败光了。”

凌沐妍心想,谁说不是呢。管家这嘴脸媚上欺下,城主被瞒得紧紧的,底下人满腹怨气,久而久之谁还真心替城主好好办事?

这管家不撤,留着以后就是个祸害。

她瞥了管家的背影一眼,后者见凌沐妍久久没跟上,不耐烦地回过头来,脸上还带着没完全褪下的阴狠和愤恨。就跟毒蛇一样,满目冰凉之色。

跟管家结了仇,这人一看就是睚眦必报的,以后肯定不会让她好过,凌沐妍琢磨着要不要先下手为强?

言恒跟她是一个想法,指着管家的那张脸道:“你看看他的面相,此人实在是留不得。”

凌沐妍看过凌大老爷的手札不下几十遍,隐约有些心得,却从来没有人指点过,只能自己摸索着来。

如今有言恒亲自指点,她自然抓紧机会,仔仔细细把管家的那张脸打量了一遍。

双眉之间狭窄,显然不是什么心胸开阔之人。眼睛细长,两眼之间有一条细细的纹路。中路截断,此人运势在走下坡路。就算她不出手,管家要继续风光的日子也不会太长。

不过就这么等着

不是凌沐妍的性子,只是光有凌大老爷的手札,她却是不知道从何下手。

只见言恒忽然伸手在旁边的官差身上一抓,小小的掌心里就多了一股小小的黑气,一团像棉花一样被他捏在手里。

凌沐妍神色古怪,想要开口问,却碍于官差就在旁边没敢出声。

看出她的疑惑,言恒双手合在一起揉搓了两下,在掌心里那团黑气就变成了一颗小小的黑丸子,约莫只有他拇指大小:“这是霉气,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会有一点。”

说完,言恒把这个像泥丸子一样的霉气随手往管家身上一扔。

双方离得几丈远,他扔的时候又像是没用什么力气,黑丸子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直接扑向管家,眨眼间就消失在他的衣袍之间。

凌沐妍诧异地瞥了一眼又一眼,黑丸子到底跑哪里去了?

“看什么,还不快走,莫让城主久等了。”管家不耐烦地回头催促,只觉得这丫头片子走得跟乌龟一样慢,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他可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做,没心思再这个死丫头身上浪费时间。

“霉气最喜欢气运不好的人,别小看了刚才丁点大的一颗,牵一发动全身,这一颗就像是药引,足够管家的霉运加快。”言恒说着,嘴角微微翘起。

他最是不喜欢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了,不教训一番如何能解心头只恨?

“多谢了,”凌沐妍说完,旁边的官差以为她是感谢自己,连忙摇头

“不客气,我这就先下去了。”

他一走,言恒没好气得看了过来:“谢什么,我又不是为了帮你,只是看这个管家不顺眼而已。”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