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eebab4cb76f4b9e836518c7e56c033c,time=160713539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372118990/372118992.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9L31L2&nid=349580142&purl=%2Fr%2Fl%2Fv.jsp%3Fnid%3D349580142%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372118990&page=1&vt=2,signature=2107289a5713b10d0872470c2e551f02133c0bd4
isshowflow:1,,
邪佛修神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邪佛修神
九天
第1章:般若寺

大夏朝,棋盘山,般若寺。

做为浮云大陆排名前十的修道大派,般若寺的建筑占据了整个棋盘山。寺院共设为三进,山脚下占地不到三分之一的是前院,专供寺内的杂役以及外门弟子居住。同时,这里也是接受世俗香火的地方。

虽然外院占地只有不到整座棋盘山的三分之一,但是其规模却已经可以媲美玉京城的皇宫。从山顶上望去,琉璃瓦制成的屋檐连绵不绝,迎着晨起的阳光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活似一头蛰伏的远古巨兽脊背。

虽然还只是清晨,但般若寺外院却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寺前宽敞的练武场此时站满了晨起练功的外门弟子。练武场极大,占地足有两亩多。全部用青色大理石铺成,结实而大气。时间虽然已是初春,但是料峭的春寒在清晨还是有些袭人,广场上的青色石头甚至沾染了许多白色的霜雪。

然而,正在广场上练习拳脚和棍棒的那些外门弟子却是个个赤膊上阵,汗流浃背。一招一式,在闪着汗光的结实肌肉摧动下暴发出撕裂空气的声响,如虎啸,似龙吟。上千人一起练功散出的热力以及拳脚上带起的劲风,竟然卷起阵阵热浪,在练武场的上空凝聚成一团薄薄的雾气。

沈锋穿着一身布衣,挑着尖底的水桶从练武场旁边走过。看着满场英武少年跳动的身影,听着声振宵汉的空气撕裂声,内心忍不住一阵热血上涌。

如果我也能成为外门弟子就好了。

沈锋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在暗暗羡慕。同时,眼睛转动,想努力的记一些动作和招式。然而,这些少年的动作个个势如入海蛟龙,归山猛虎,动若疾风,势如闪电。仓促间,他哪里能记住什么动作。

“金刚捣杵!哈!——”

一声大喝传出,却是一个外门弟子练起了《金刚伏魔拳》。一式金刚捣杵打出,周围的空气好像是受到了强力的挤压,如同波浪一样向四周分开。沈锋刚好从他的前面走过,被这阵劲风吹到,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周身的气血竟然好一阵翻滚。而耳边传来的那声大喝,更是让他觉得头脑猛然一阵空白,眼前甚至冒起了金星。

外门弟子的一拳,一喝之威竟然有此声势,马上引来其它外门弟子的赞叹。

“炼体境第五重,引气入腹的境界,果然厉害!看天南师兄刚才打出的一拳之威,几乎要把空气撕开!”

“何止是拳头的威力,刚才天南师兄的一声大喝,把这个小杂役居然震的傻了。”

“天南师兄已经稳入炼体境第五重,随时都能踏入第六重。进步真是神速!年底之前,肯定可以达到炼体境第九重!”

“那是当然!今年年底的武道测试,天南师兄肯定可以成为内门弟子,进寺内的中院修行。”

“天南师兄日后修到冥仙境界,还望不要忘了我们这些……”

“……”

一时间,夸奖赞美之词,拍马逢迎之语不绝于耳。

被称为天南师兄的少年俗名易天南,虽然已经成为外门弟子,却并未剃度。剑眉星目,俊朗脱凡,身材魁梧,气宇轩昂。再加上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活脱脱一副少年美男子。此时听到周围师兄弟的称赞,脸上更是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

尽管满脸的骄傲,但他还是故作谦虚的向众人拱手道:“过奖,过奖。诸位师兄,师弟谬赞了。”

般若寺身为佛门修行大派,虽然择徒极严,却并不要求入寺的弟子一定要剃度。进般若寺,弟子可以自行选择剃度与否。因此,般若寺虽然是佛门大派,门徒众多,但整派上下却只有不到一半的弟子是和尚,倒有一多半的弟子未曾剃度。

沈锋好半天才从不舒服中恢复过来,不过脑海中仍然是一片空白,耳朵里仍在嗡嗡作响。肩上挑着水的担子因为刚才易天南的一拳之威,竟然险些被振的扔出去。饶是沈锋努力的保持住了身体的平衡,桶中的水还是洒出了一多半。

“小杂役,你没事吧?”

易天南向围在身边的诸位师兄弟一一还礼之后,眼睛斜挑,得意洋洋的向挑着担子呆在原地的沈锋道。

虽然是道歉的话,但沈锋听起来却总觉得有些硌耳朵。尽管因为易天南刚才一拳一喝之威而周身不适,但他还是点点头,道:“多谢师兄关心,我没事。”

“真是没眼力,见天南师兄练功居然还敢从他身边走,简直是找死!天南师兄不用自责!”

“这个小杂役体形矮小,看起来瘦弱可怜。可你看他獐头鼠目,贼眉鼠眼的德性,实在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他是想偷学天南师兄练功呢!”

“一个杂役,纵然是让他瞪大眼睛看,又哪里能看的懂天南师兄的拳法。我看,他从天南师兄身边走,分明是想沾一沾天南师兄的灵气和贵气……”

“……”

沈锋被打的气血翻涌,心中本就极不舒服。再看看那些外门弟子满是讥讽和不屑的表情,只觉得一阵怒火中烧。不过,他很快便强压下了心头的怒火,一脸平静的向着围观的诸人躬了躬身子,道:“对不起,打扰各位师兄了。我还要挑水回后院,我先走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