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ca29edb7f39455e86d412e658e93918,time=160616790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372118990/37211899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9L31L4&nid=349580142&purl=%2Fr%2Fl%2Fv.jsp%3Fnid%3D349580142%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372118990&page=1&vt=2,signature=09ba94bcc4e3b1edbe04f2a6b36b8d8950907612
isshowflow:1,,
邪佛修神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3章:灵性小灰兔

现在被众人追捧的易天南,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便修炼到了炼体境第五重。这样的资质,虽然称不上天才,却绝对是上等的。虽然说现在离年度武道测试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想要再突破越来越难的后面四重,看似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只要易天南的资质被外院传功的长老发现,并上报给中院的长老之后。寺里一定会额外的给他开小灶,每天给他吃大量的仙草丹药,以助他早日突破到炼体境的第九重,神变境。

沈锋再想想自己,自己从个伢伢学语的小孩子练到了十八岁的成年人,打来打去还是那套《龙象般若拳》。练这套拳法固然可以舒筋活血,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可是,按这样的方法练下去,他一辈子也别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武道高手。

就算他把这套《龙象般若拳》练的比任何人都熟练,都准确,也终归只是个炼体境第一重练肉的境界。没有丹药的辅助,没有更好的武功秘籍,是绝对不可能有突破的。

“吱吱吱,吱吱吱!”

正当沈锋感叹的时候,身前不远忽然传出小动物的叫声。低头看时,却是一只红眼灰毛,体形削瘦,动作却极灵活的小灰兔。此时,那只小灰兔的嘴里正咬着一根细叶青草,眼中满是欣喜的看着沈锋。

此时才是初春,大地尚未完全解冻。山上严寒,早起晚落,更加寒气逼人。这样的天气里,地里很难长出青草。现在这只小灰兔居然叨着一根青草出现,沈锋心中不由得一动,伸手去捉小灰兔。

小灰兔见沈锋来捉,非但不害怕,反而极温顺的跑到他的身上,懒洋洋的躺在他的怀里晒太阳。沈锋心中诧异,一边为小灰兔梳理皮毛,一边从它嘴里拿出那根细叶的青草,皱眉道:“小灰,你又去哪里调皮了?这根草是从哪里来的?”

这只小灰兔何时和沈锋成为好朋友,沈锋自己也忘记了。只记得在他很小的时候,这只小灰兔就出现了。每一年冬天下雪的时候,小灰兔就会到菜园里和他玩耍;而第二年春天过完之后,小灰兔却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当年冬天来临的时候,它才会再次出现。

让沈锋好奇的是,每次小灰兔来的时候总会带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血红色的核桃,八角形的果子,……还有它现在带来的这根青草。

这根青草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只是它出现的时间让沈锋有些诧异。现在虽然已到初春,但山上的寒气逼人,不可能长出草来。而再看这棵青草的样子,分明已经长了好长的时间,小灰兔却是从哪里找到这样的青草呢?

“吱吱!吱吱!”却是小灰兔躺在沈锋的臂弯里,见他拿着青草发呆,挥舞着小爪子向沈锋比划了一下。

沈锋皱皱眉头,“你是让我吃了这棵草?”

以前小灰兔带来的那些奇怪的果子,沈锋虽然疑惑,但在小灰兔的示意下,还是壮着胆子将它们全都吃了下去。可是看看眼前的青草,却不禁有些犹豫。

“吱吱!”

小灰兔极不耐烦的向他挥了挥小爪子,努力的往他怀里拱了拱身子,竟然打了个哈欠睡着了。

看着小灰兔一副困极的模样,沈锋再次皱眉。犹豫了半天,他还是壮着胆子把手里的那棵青草放进了嘴里。开始的时候,沈锋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准备一感觉不对,马上把这棵草吐出来。

然而,青草一进他嘴里,他马上觉得喉间香气四溢。稍一嚼咽,却是汁水淋漓。满是香气的汁水顺着咽喉进入体内,沈锋马上觉得腹中一阵温暖。接着,便有一股似水流,似气流的东西快速在身体内发散。

气流游走的速度很快,只几个呼吸间,沈锋便觉得通体一阵舒泰,甚至感觉头发都有些飘飘然。虽然只是一棵青草,但沈锋却觉得这棵草要比传说中的人参果还要好吃的多。

“小杂役,快点帮我们去地窖取些菜。”

正当沈锋还在抱着小灰兔回味青草味道的时候,菜园外忽然传来两个僧人粗鲁的声音。

沈锋一听那两个僧人说话的声音,马上从地上站起。而小灰兔更是被两人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打了个激灵,睁眼向外看了一下,就想躲进沈锋的衣服里面。

然而,那两个僧人的动作却是奇快。刚才说话的时候还在离小木棚很远的地方,只一句话的时间,两个人却已经走到了小木棚前。

一个又高又胖,看起来一脸恶人像的僧人大踏步走到沈锋面前。一边用灰色的僧衣擦拭秃头上灰色的汗水,一边嗡声嗡气的喊道:“小杂役,快点去取菜。快点!练了一早晨的功,我们要饿死了。你居然在这里偷闲晒太阳!”

另一个身体稍矮,眉眼极像耗子的僧人眼中却忽然灵光一闪。最终,把视线定在了尚未躲进沈锋衣服内的小灰兔身上。

“我倒是想去练功,可惜方丈不让,身在福中不知福!”沈锋腹诽了一句,但表面却极为恭敬的向两人道:“两位师兄稍等,我这就去地窖取菜。”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