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3b53a9e93884ab4856f253077e6d2d3,time=161146935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372118990/372118995.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9L3L51L6&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372118990&page=1&vt=2,signature=ede3d86cfb8df7a7871678f66616a2c04f9529f6
isshowflow:1,,
邪佛修神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4章:恶僧寻衅

沈锋刚要走,个子稍矮的僧人却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他的袖子,笑道:“这位师弟,你去地窖取菜,怎么可以带兔子进去呢?来,看这只小灰兔这么可爱,先让我帮你抱一会吧。”

身材高大的僧人此时才看到沈锋怀中的小灰兔,眼睛也是一亮。咧着大嘴乐道:“这里居然有只小兔子。真可爱,快来让我抱抱。”

说话间,已经伸出粗壮如象腿的胳膊抓向沈锋怀中的小灰兔。

不知道为什么,沈锋总感觉眼前的这两个僧人不是善类。高个僧人的手尚未触到他的身前,沈锋却已经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汗臭味。看着他粗糙如枯枝的大手,更是感觉极不舒服。

沈锋下意识的向后面退了一步,躲过高个僧人伸过来的大手。躬身道:“多谢师兄好意,这只小灰兔是我的朋友,我自己抱它就好了,不劳师兄辛苦。”

“人还能和兔子做朋友?笑话!快拿过来!”

高个僧人没有抓到小灰兔,脸色微变,随即紧跟上前一步,再次伸手抓了过去。这一抓又快又急,竟然带起了一阵风声。沈锋想要躲避,但高个僧人的速度岂是沈锋能够比拟的。沈锋的身形刚一晃动,高个僧人的大手已经如影随形的抓到他的怀里。

眼见怀中的小灰兔要被僧人粗鲁的大手抓到,沈锋脸色大变,惊叫道:“师兄不要!”

“啊!”

一声惨哼传出,却是高个僧人抱着右手退后

了一步。

沈锋定睛看时,却见高个僧人的右手满是血迹,而怀中的小灰兔却仍然一脸的安详,只是嘴角带出了一缕血迹。

“他奶奶的!兔子急了居然真的咬人!今天佛爷我非活剥了它的皮不可!”

高个僧人实力已经达到了炼体境界第三重——炼膜的境界,一身皮肉胜过坚韧的牛皮甲。猝不及防之下,居然被一只兔子咬伤,不由得感到面上无光。怒吼一声,便欲和身扑上。然而,不等他的身形冲出去,矮个僧人却一把将他拉住。

干咳一声之后,刚才还满脸带笑,一身和气的矮个僧人忽然厉声道:“小杂役,我这位明阳师兄乃是炼体境第三重的修为。一身皮肉,寻常的刀剑都难以伤害。你这只兔子居然能够将他咬伤,我怀疑这只兔子是妖魔精怪所化,想要混入我般若寺窃取机密。此事事关重大,你现在马上把这只兔子交给我。否则,泄露了咱们般若寺的重大机密。这勾结妖魔邪道的罪名,你吃罪的起吗!”

沈锋一大清早就被人用拳风打的头晕目眩,心中本就非常不舒服。回来练了几趟拳法,发泄了一下,又吃了小灰兔带回的青草,心情刚刚平复。现在,这两个来取菜的僧人莫名其妙的硬抢小灰兔,还被人强戴上一顶勾结妖魔的罪名,不由得心头火起。

怒归怒,沈锋暗暗连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待平息了心头的火气之后,努力

的带出笑容。道:“两位师兄,这只小灰兔不过是平常的兔子。之所以会咬明阳师兄,很可能是因为它和明阳师兄认生,被明阳师兄吓到了。刚才师兄自己也说了,兔子急了也咬人。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小事,两位师兄何苦上纲上线,给我按下这么大的罪名?”

矮个僧人冷哼一声,斜眼上挑的看着沈锋道:“你的意思是我给你强加罪名喽?”

沈锋不卑不亢道:“沈锋不敢,沈锋没说。我只是说两位师兄如果一定要强抢这只小灰兔的话,会有这个嫌疑。”

“明远,和他废什么话。虽然我们兄弟不是戒律堂的人,可总算也是他的师兄,想要修理他一个小杂役还不容易?既然他不肯交出那只妖兔,现在就治他一个勾结邪魔的罪。”法号明阳的僧人脾气很是急躁,矮个僧人的话刚说完,他却已经怒吼一声,伸出尚在流血的爪子,全力抓过来。

明阳两人长相猥琐,眼带凶光,沈锋对两人本就没有好感。现在见两人执意要抢小灰兔,自然不会认为他们两人真有什么善心。眼见明阳的大手抓过来,避无可避。沈锋一咬牙,转身把小灰兔向远处一抛。

小灰兔似已感觉到这里的危险,被沈锋抛出后,虽然很急着逃命,但还是不忘回头看看沈锋。

沈锋见小灰兔没有逃跑,急的大叫道:“小灰,快跑!越远越好,千万不要被人抓住!”

明阳满

以为这一抓之下可以将那只小灰兔抓住,却不防沈锋竟然将它抛出去。急怒之下,一掌拍在沈锋的后肩上,“奶奶的,你这小子居然敢把这只兔子给放跑。实在可恶!”

虽然明阳只是随意的一挥手,但他毕竟是炼体境第三重的境界。一肩可以撞倒奔跑中的烈马,一拳可以打断人腿粗的小树。力量之大,远远非沈锋这个勉强达到炼体第一重的杂役可以比拟的。

后肩上硬受了明阳的一拳,沈锋只觉得从后面猛然传来一阵剧痛。撕裂般的疼痛下,令他忍不住踉跄的向前走出好几步,才跌倒在地上。想要挣扎着站起身,却觉得喉头一甜,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小灰兔被惊走,矮个的明远脸上本也闪过怒色。待看到明阳将沈锋击倒,却还是有些担忧。低声道:“小杂役,你没事吧?”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