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261b76c7f754078a91a7e25774213c5,time=1610797868,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389751095/38975117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1L2&nid=41069512&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69512%26bid%3D389751095&page=1&vt=2,signature=3ab8bdf6665453adcfe52557f9edb0796e4a2a14
isshowflow:1,,
仙网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仙网
红硕
第1章 喋血太乙

钟灵神秀的太乙山脉上,坐落着南粤修真界的七大宗派之一,太乙门。而在这处山脉最不起眼的偏远地方,有一个灵气十分稀薄的山头,这里世世代代居住着一个小修真家族,他们自称林氏家族。

跟太乙山脉上其它的修真家族一样,林氏家族也要受到太乙门的管辖,他们占据着太乙门的修真资源,每个月都要缴纳一定数量的供奉。

林氏家族的所有弟子中,林枫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他虽然只有16岁,但已经把“淬龙诀”修炼到了入门阶段的第二重,相当于普通修士的旋照期第六层境界,这在整个太乙山脉上,都是名列前茅的修练速度了。

这一天,林枫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打坐,房门竟然自动开了,他抬头一看,原来是林氏家族的老祖走了进来。

林枫正要起身行礼,林氏老祖连忙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林枫只好坐下,而林氏老祖关好房门之后,又在房间内布置了一个隔离法阵,这才坐过来看着林枫。

林枫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因为从记事开始,这位老祖一直对自己极其严厉,但是此时此刻,老祖的目光中竟然闪耀着关爱的神色。

片刻过后,老祖伸出他的左手,并且默念了一个法诀,林枫惊奇的看见,原本空无一物的手指上,竟然浮现出一个精致小巧的戒指!

老祖把戒指从手指上摘下,而后再念了一个法诀,好像是解除了某条禁制,接着把戒指递给了林枫。林枫疑惑的接过戒指,不明白老祖这是何意。

老祖这才说道:“枫儿,这是我们林氏家族的祖传至宝,虽然直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人了解它内在的玄机,但是它的确拥有妙不可言的本领。

这应该算是一枚空间戒指,它的作用类似于我们使用的储物袋,但是比储物袋空间更大,而且可以容纳活物!

最奇的是,你可以使用法诀把它从手指上隐去,戒指隐去之后,就算境界再高的修士,也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这枚戒指已经在林家传承许多代了,但是很少有人见到过它内部的情景,因为只有修炼淬龙诀的人,才能让这枚戒指滴血认主!”

林枫挠着头说:“这也没什么啊?跟储物袋不是差不多嘛?”

老祖佯怒的瞪了他一眼:“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储物袋!而且这枚戒指,的确是上古时期就传下来的,我们林氏家族在当时也曾经声名显赫,只不过后来才逐渐没落了。”

林枫眨着眼说:“这么说它还是大有来历的?”

老祖摆了摆手:“我没有时间跟你细说了,你把戒指戴上,然后使用本源精血将它滴血认主,它以后就是你的了,你要好好保管。”

林枫把戒指戴在手上,然后按照老祖所言进行了滴血认主。滴血完成的一刹那,林枫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出跟戒指有关的几道法诀。

林枫使用法诀打开戒指,发现它内部的空间的确很大,不过却是一无所有,除了有一棵奇形怪状的灵草之外。

林枫还没有问,老祖就对他说:“戒指中的那棵灵草无人认识,它也不知道在戒指中生存了多少年了,至今已经枝繁叶茂。奇怪的是,这株灵草跟其它的物体不同,它无法使用神识从戒指内取出!”

顿了一顿,老祖继续说道:“我刚才说了,这枚戒指十分稀奇,你可以把活着的灵药移植进去进行栽种,而且它内部的灵气好像更浓郁一些。我本来在里面也是种过一些灵药的,但是家族的生计每况愈下,我只好把它们全部卖掉,所以就没有什么留给你了。”

林枫突然看着老祖说道:“既然是祖传的戒指,为什么要交给我呢?”

老祖叹了口气说道:“你刚刚在太乙门举办的比武大会上,重伤了太乙门的亲传弟子吴刚,他可是太乙门三长老的宝贝嫡孙,而且我们林氏家族已经拖欠了好几个月的供奉了,你必须出去躲一段时间。

近千年来的林氏家族,除了我之外,你是唯一练成淬龙诀的子孙,这枚戒指将来也还是要交给你的,只不过现在稍稍提前了一些时间,你带着它赶紧走吧!”

林枫气愤的说:“吴刚本来已经输了,是他从背后袭击我,我不得已才反击的!太乙门三长老难道会看不见吗?”

老祖摇摇头:“修真界强者为尊,没有什么道理好讲,你要是不走,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林枫倔强的站了起来:“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要是走了,太乙门三长老找不到我,最后还不是要拿林氏家族出气?他可是元婴期大修士,我们林氏家族全部加起来也打不过他!”

老祖怒喝道:“糊涂!我们林氏家族为什么会被人欺负?不就是因为长期以来没有元婴期修士主持局面吗?要不是我这把老骨头在早些年幸运的进阶到结丹后期,我们林氏家族连现在的地位也保不住!

我们为什么没有元婴期修士?除了缺乏大量的修真材料外,归根结底不就是没有资质优异的子孙吗?

而你就是我们家族的希望啊,你是木风双灵根,灵根资质是少有的9点,就算在七大宗派中,也绝对算得上是修真奇才!除了罕见的单灵根之外,你的资质是最优越的!

从你出生的那天起,你就承载了整个家族的希望,甚至连你的名字,也暗合了你的灵根属性!如果你有什么闪失,我这把老骨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林枫迟疑的说道:“可是,如果太乙门的三长老为难你怎么办?”

老祖叹了口气:“我已经活了一千多年,就算没有什么意外,寿元也该耗尽了。”

林枫想要再说什么,老祖急躁的打断了他,然后交给林枫一枚玉简说道:“这是“淬龙诀”的全篇法诀,你带着它即刻离开,走得越远越好!淬龙诀是林氏家族的祖传功法,你把它放到空间戒指中好好珍藏,千万不可将它丢失!”

林枫把玉简收好,空间戒指也在手指上隐去,老祖连告别的话都没有让他说,就粗鲁的把他轰下山了。

林枫刚走到半山坡,从远处就飞快的飞来一束遁光,眨眼时间就落到了他的面前。林枫定睛一看,来人正是太乙门的三长老吴天白。

吴天白一脸铁青的注视着林枫,元婴期修士的灵压稍一施展,林枫的身上就如背负着千斤巨石一般被压得喘不过气,脸上和脖子上很快出现了条条青筋,牙齿也在咯咯直响。

林氏老祖在神识中发现了这一状况,所以迅速的赶了过来,但是元婴期修士的灵压同样连他也承受不住,林氏老祖只好站在一旁大声说道:“三长老手下留情,我们有话好说!”

吴天白这才把灵压收了回去,林枫如释重负的弯着腰大喘粗气。林氏老祖连忙说道:“三长老既然来了,就请进入寒舍一坐,让林氏家族略尽一番地主之谊。”

吴天白沉着脸说道:“哼,什么地主之谊?这地方是你们林氏家族的么?只要我一句话,你们还不得乖乖的滚出去?”

林氏老祖不敢动怒:“三长老说的是!”

吴天白继续看着林枫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神识一直没有离开过这座山头!你想要逃跑哪有这么容易?”

林氏老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三长老哪里话,林枫他只是下山办件事,哪里有什么逃脱之说?”

吴天白两眼一瞪:“把我的嫡孙打成重伤,让他的修为毁于一旦,这份责任,这小子应该承担吧?”

林枫大着胆子说道:“三长老要是明察秋毫的话,应该不难看出是吴刚偷袭我在先,他因为被我打败而恼羞成怒,所以才在冲动之下铸成大错,这件事不应该归咎于我!”

吴天白脸皮一拉:“怎么,你的意思是我以大欺小,故意找你的茬么?”

林氏老祖连忙说道:“小辈不懂礼数,三长老不要见怪!吴刚的伤既然已经造成了,我们林氏家族也不会推卸责任,只要我能做到的,甘愿为三长老效劳,以此来弥补令爱的损失!”

吴天白狞笑道:“这可是你说的!首先,我要把这小子废掉,让他以后不要再仗着自己是双灵根就目中无人!

其次,你作为他的长辈管教无方,林氏家族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你要是把林氏家族的主修功法交出来,我就不再惩罚其他人,否则的话,哼!”

林氏老祖脸色大变:“万万不可!林枫他只是一个旋照期六层的小修士,三长老以元婴期大修士的修为对他出手,说出去恐怕会遭人耻笑。

至于我们林氏家族的主修功法,对三长老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而且在修真界中,家族或门派的主修功法是忌讳外传的,三长老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吴天白不耐烦的说道:“哼,这个林枫以旋照期六层的修为,居然把旋照期九层的吴刚打成重伤,要不是你们的主修功法有问题,还会是什么原因?

实话告诉你吧,要不是对你们的主修功法感兴趣,我一个元婴期修士根本不愿意费这么多口舌!把你们林氏家族全都灭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弱肉强食本就是修真界的法则!”

林氏老祖脸色惨白:“只要别伤害林枫,其它条件都好说!”

林枫则傲然说道:“祸是我闯的,责任由我一个人负!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是不要殃及林家的其他人!”

吴天白猛一抬头,突然对着林枫伸出了一只手,林枫还没等反应过来,就从几十丈以外的地方被凌空抓到了三长老跟前!

三长老的五根手指狠狠的按在林枫的额头上,林枫浑身无法动弹,整个人就这样被三长老提在半空中。三长老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然后一股庞大的灵力从手上涌了出来,林枫只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阵轰然剧痛,接着就是类似于骨头的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然后他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到最后直接昏了过去。

在他昏死之前的那一瞬间,他看到林氏老祖奋不顾身的向三长老扑去,想要从他手中把林枫救下来。可是三长老的另一只手反手一甩,一股强劲的法力破风而出,直接把林氏老祖劈成了两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林枫就不知道了。他被三长老的法力震昏了过去,原本应该一点意识也没有的,但是刚才林氏老祖被杀的那一幕,在他的心灵中引起了巨大的阵痛,让他的意识突然苏醒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却不足以醒转过来。

林枫陷入了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他好像进入了一个漫无边际的虚空,灵魂就这么不由自主的四处游荡,所有记忆似乎离自己都很遥远,但是只有一条是最清晰的,那就是刚刚得到的空间戒指的法诀!

林枫不经意间念起了这道法诀,随后他看到戒指中的那株灵草,竟然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林枫惊讶的看到,从灵草的顶端突然绽放出九个颜色各异的花朵,而这时候,灵草已经来到了林枫的下方,林枫整个人似乎是坐在上面一样。

九朵花均匀分布在林枫的周围,林枫感觉到自己好像正在不断的吸收着某种东西,身体有种膨胀的感觉。而与此同时,那株灵草却在不断的缩小,到最后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那九只花朵漂浮在林枫周围。

接下来,林枫的意识中突然涌进来一个古怪的念头,就是他的体内竟然吸收了那棵灵草,而那棵灵草的名字叫什么“九蕊天参”,九蕊天参结出来的这九朵花,从今以后要在他的体内,不断的吸收灵气慢慢长大!

林枫为这样的奇事大感惊讶,以为是自己浑浑噩噩中做了一个怪梦,但是接下来的一幕,他就更加糊涂了!

那九朵花突然同时向林枫射出一条丝线,那条线虽然很细,但感觉上却很结实,从表面看就像是蛛丝一样,林枫跟九朵花之间,就这样被蛛丝分成了十分规则的九个区域。

然后,九朵花再次放射出许多条丝线,每朵花之间都有明亮的光丝连接起来,而且跟最中间的林枫也是相通的,看起来就像一张密密麻麻的丝网!

也就在这个时候,林枫的意识中再次涌进来一个怪异的念头!

林枫跟九朵花形成的这个区域,居然有一个名字叫做“仙网”!仙网成为了林枫身体的一部分,那九朵花长得越大,仙网的威力就会越强!

这个念头涌进林枫的意识之后,所有图像就都消失了,林枫陷入了真正的昏睡之中。

而太乙门的三长老吴天白,确认了林枫的灵根已经被他的法力所震碎,林氏老祖也被他击杀,这才飞到了林氏家族的宗堂内。

林氏家族此时已经慌作一团,吴天白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把你们家族的主修功法交出来,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你们从此全部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枫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痛苦的发现自己的灵根已经被震碎了,以后想要修真已经不可能了。

接下来,他见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林氏老祖的尸首就躺在自己的身边,而在上面的山坡上,林氏家族的其他人也已经全部被杀,他们的尸首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摆放在林氏家族的门前!

林枫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吴天白故意做出来的!他把林枫的灵根废掉,留住林枫的一条命,但是却无法再在修真大道上有所作为。而且把林氏家族灭绝满门,以此来警告其他修真家族,以后有谁再敢以下犯上,就会遭到同样的下场!

“吴天白,有本事你杀了我!你今天不杀我,早晚有一天我会杀掉你!”林枫歇斯底里的仰天长吼,而吴天白早就已经回到了太乙门。

作为太乙门最晚进阶的元婴期大修士,吴天白的寿元是同辈中最长的,所以格外受到太乙门其他长老的重视,他随手灭掉了一个小家族,也没有人会指责他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里,太乙山脉上的所有修真者,一如既往的继续着他们的修真生涯,而曾经居住在这里的林氏家族,就这样彻底消失了。在修真界,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林氏家族的消亡并没有引起一丝涟漪,太乙山脉以外的地方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但是,作为林氏家族唯一的幸存者林枫,却在一个极度凄惨的夜里悄然离开了,他的存在,在以后的日子里被人们渐渐遗忘,因为没有人会认为,一个灵根被废的修真者,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还能存活下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正是这段惨痛的遭遇,为未来的修真界造就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强者!

此时的林枫,已经走出了太乙山脉,脱离了太乙门掌控下的势力范围。他现在所走的方向根本是漫无目的,因为只要离开太乙山脉,对他来说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林枫现在依然是旋照期6层的实力,但是灵根已经被毁,他的实力无法再继续提高,这样弱的等级,在任何危险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最可气的是,林枫腰间的储物袋内,此时已经空空如也。吴天白不但毁了他的灵根,而且连半块灵石都没有给他留下,不只是他的,林氏家族所有人的储物袋,也都被他洗劫一空!

林枫甚至有种心灰意冷的自杀念头,但是脑海中一次次浮现出林氏家族满门被杀的惨状,无形中在他的心底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求生欲望。而这种欲望所指向的最终目的,就是走向变强的复仇之旅!

复仇的烈火一旦燃起,求生的意志无疑是极可怕的。林枫调整好低迷的心情,眼睛往四周看了看,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进入了青丹门的势力范围。

青丹门同样也是南粤修真界的七大宗派之一,它跟太乙门毗邻而居,两者之间为了修真资源经常摩擦不断,关系处的不是很好。

青丹门擅长炼丹,太乙门精于炼器,两大宗派各有所长,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下碰面,两派的弟子都是互不相让,而且经常争强斗狠。

青丹门的炼丹技艺独步天下,同样的丹材他们能够炼制出更多的丹药,或者是丹药的品质更加精纯。

灵丹妙药是修真界至尊重要的第一材料,掌握高超的炼丹术是每一个修真者梦寐以求的理想。但是青丹门真正高超的炼丹技艺,只掌握在少数的几个炼丹师手里,他们绝不会轻易外传。

不过就算普通的炼丹弟子,也足以成为青丹门借以对外炫耀的资本了。成为青丹门的炼药弟子,是无数修真者曾经追求不止的梦想,但是当他们碰了几次壁之后,才会对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完全死心。

成为青丹门的炼药弟子,必须具有三个条件当中的至少一个!

第一,单一的木灵根资质,这样可以对灵药灵草具有一种本能的先天感知;第二,具有一定的炼丹经验,能够当场炼制出符合难度的某种灵丹;第三,元婴期大修士的弟子或后代,如果这位元婴期修士愿意加入青丹门,那么他的弟子可以成为青丹门的炼药弟子。

以上的这三点,能够符合任何一条的寥寥无几,所以一旦成了青丹门的炼药弟子,就算他的修为再低,身份也会一涨再涨,走到哪里几乎都是令人垂涎的存在。

林枫可没有奢望要成为青丹门的炼药弟子,他现在连灵根都没有,就算普通的内门弟子,甚至是打扫庭院的杂役弟子,青丹门都不会要他。

但是既然来到了青丹门的地盘,林枫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参观一下,所以他往不远处的那座最高的山脉走去。

这时候,林枫可以经常看到从他身旁经过的青丹门弟子,他们一个个都行色匆匆的样子,修为也都不高,大多数都是像他一样的旋照期层次,在修士中是最为低级的。

然而,青丹门的这些弟子个个都是财大气粗,他们几乎全都使用飞行法器凌空飞走,而不像林枫这样徒步赶路。

飞行法器的价格是很贵的,也只有青丹门弟子这样的修士才有多余的灵石购买它们,因为他们只要随便弄点材料炼成丹药,几个月下来就可以积攒一件飞行法器的灵石。青丹门对自己的炼丹技艺虽然敝帚自珍,但一些普通的炼丹方法还是传授给门下弟子的。

林枫对这些御器飞行的青丹门弟子羡慕不已,在太乙门的时候,他就十分向往能够拥有一件飞行法器,但是太乙门虽然是炼制法器的泰斗,但是却吝啬得很,那高昂的价格是林枫所无法承受的。

总算走到了青丹门的山脚下,林枫看着这个巍峨气派的修真大宗,以及高耸云天的修炼场所,还有丰富浓郁的灵脉资源,内心油然而生一种热烈的向往。然而联想到自己的体质,很快就又灰心下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