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ba6ee9996554186a5134f5334c3ccd9,time=160398741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393044681/393044683.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B3L1L5L8&nid=41056028&purl=%2Fr%2Fl%2Fv.jsp%3Fstd%3D760511%26nid%3D41056028%26srsc%3D15%26page%3D1%26bid%3D393044681&page=1&vt=2,signature=37f2e3763307dd679d097e7007009e04a8082436
isshowflow:1,,
崇祯:重征天下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崇祯:重征天下
饱吹饿唱
第一章 跟你丫死磕

城外杀声震天。

仔细分辨,那山呼海啸般的巨大声浪,却是由无数不同的声音汇聚而成。如雷的战鼓声,刺耳的号角声,混乱的马蹄声,尖锐的弓箭破空之声,刀剑的撞击声,士兵的怒吼声,兵器刺破肉体之声,痛苦绝望的惨叫声…这些声音组成巨大的洪流,轻而易举地越过高大雄伟的京师城墙,钻进每个身处孤城之内的人的耳朵。

金殿之内,上朝的大臣不足平时的十分之一。那些平时峨冠博带、慷慨激昂、为了自己的位子争得面红耳赤的朝廷命官,此刻却有绝大部分选择了消失。他们或躲藏在家中,心惊胆战地等待城破,希望能装作普通的难民混出城去;或急匆匆地找地方挖深坑,埋藏多年以来辛辛苦苦搜刮到的金银财宝;或偷偷地组织家丁,秘密与城外联系,只等大兵进城,立即改旗易帜,做个从龙之臣。

年轻的皇帝此时并未身着龙袍端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而是全身披挂,焦急地在殿内走来走去,猛然间停住问道:“关宁铁骑为何还不来勤王”

几位内阁大臣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首辅熬不住皇帝犀利的目光,颤声回答:“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六百里加急回奏,关宁铁骑已经起兵勤王。只是…为着防备鞑子声东击西,假借骚扰京师,调虎离山偷袭山海关,不得不暂时留下三万兵力驻守。先锋三千轻骑,现已抵达丰润…

“他大爷!”怒不可遏的皇帝突然破口大骂,让几个平时满口之乎者也的大臣登时目瞪口呆。

“吴三桂这个乌龟王八蛋,朕就知道,他早晚得当汉奸!鞑子主力全军在此,他还驻守个屁!不就是拥兵自重,坐山观虎斗么!朕还就不信了,没有他吴三桂,难道我大明就真的非得亡国不成!传旨,御林军全军开拔,随朕出城杀敌!”

三千御林军拥挤在狭窄的御道上,从皇城一直排到正阳门的高大城楼之下。皇帝策马飞驰而过,他从这些比自己更年轻的士兵的眼神中,看到了紧张、激动和兴奋。他知道,士兵们也从自己的眼神中,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登上城楼,皇帝的心情更加沉重。城外呈现出地狱般的景象。就在刚才,一支刚刚抵达的勤王部队顷刻之间全军覆没,敌军如同地底来的魔兽,无情地绞杀着在战场上残存的明军。当战斗的勇气消失以后,明军竟如同丧家犬一般,只知道像无头苍蝇般地乱跑,尽可能地延长自己的生命,没有一个人敢于转过身去,举起手中的武器向敌人还击。越是这样,敌军越是杀得兴起,明军越是无路可逃,相继倒在敌人的刀剑之下,从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具具恐怖的尸体。

皇帝气得肺都要炸开,猛然张弓搭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这一箭却不是射向敌军,而是射向一个仓皇逃命的明军军官。军官应声落马,周围众将目瞪口呆之际,皇帝恨恨地道:“诸将及所有军士,如有后退一步者,杀无赦!开城门,还是男人的,跟着朕上阵杀敌!”

一通激越而又悲壮的战鼓声后,京师城门缓缓地开启,吊桥放下。皇帝金盔金甲,一马当先冲过护城河。三千御林军跟随着这位大明帝国的核心人物,在城外迅速列阵。敌军见城内的明军居然敢出城迎敌,也颇感意外,同样后退数百步列阵。

皇帝知道,敌军训练有素,身经百战,战力远胜自己未经战阵的御林军。但眼下死守城池只能坐以待毙,还不如趁敌军摸不清自己的底细,来个短兵相接。至于结果如何,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想到此处,他策马从阵列前缓缓驶过,高举手中大刀,同前排的士兵兵器相碰,激励士气,然后回到正中,再次将宝刀缓缓举起。双方的士兵都知道,只等皇帝一声大喝,这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就要开始了。

就在这当口,皇帝突然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句什么才合适。后悔平时没多看两本书已经来不及了,这尴尬的冷场就这么持续着,己方的阵列已经出现了小小的骚动,再这样下去,仗没打就已经要输了!

情急之下,皇帝顾不了那么多,大吼一声:“跟你丫死磕!”

战场突然寂静下来,敌我双方上万人,全被这一句给搞楞了。什么叫“你丫”?“死磕”又是啥意思?

一看这句简单的京骂居然取得了震慑全场的效果,年轻的皇帝勇气大增,双腿一夹马肚子,一马当先,开始了缓步的冲锋。

皇帝都玩命了,身后的御林军焉敢不豁出命来跟着冲锋。几个机灵的将官,也学着皇帝的腔调,一边跟随在皇帝的两侧保护,一边嘶吼着:“跟你丫死磕!”

渐渐地,所有官兵都感到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的巨大感染力,杂乱的呼喊也逐渐形成了一阵统一的声浪:“跟你丫死磕!跟你丫死磕!跟你丫死磕!”

随着这摧枯拉朽一般的声浪,明军一个个血灌瞳仁,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只知道随着自己的皇帝,如同一支沾满鲜血、带着凛凛杀气的铁矛,恶狠狠地向着敌阵插去!

刚刚经历了一场大胜的后金士兵,此刻却胆战心惊地看到,几千匹战马,从开始的缓步小跑,逐渐演变成四蹄飞奔,战场上顿时腾起一阵恐怖的尘雾。雾气中,明军一个个如同刚从地狱冲上人间的妖魔鬼怪,挥舞着明晃晃的兵刃,向自己冲锋过来!

敌阵一阵骚乱。敌酋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和明军交过无数次手,还从未见过对方有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不过,这“跟你丫死磕”却不知是何含义,投降的汉人们可从未讲过。难道,这竟是一句咒语,能施什么妖法不成?

不过,毕竟是身经百战,敌酋经过短暂的慌乱,已经恢复了惯常的冷静。他看着主动冲锋过来的明军,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弓箭准备!”

后金军队以骑射得天下,自与习惯步战的明军不同。明军有专门的弓箭手,后金却人人是弓箭手,且全是在马上开弓放箭。见主将下令,后金军队无比娴熟地人人挽弓在手,将沉重的利箭搭在弓弦上,或平或举,开弓如满月。随着主将一声“放”,数千只利箭带着“呜呜”的破空之声,从各种方向,铺天盖地地向明军压了过来。

皇帝首当其冲,见黑压压的一片弓箭海如同乌云盖顶,暗想是时候启动秘密武器了。于是一按马鞍上的按钮,一张金属丝编成的细网立刻弹了出来,在战马的前方和上方形成一个半圆型的保护罩。

这保护罩其实由两层特制的金属网组成。利箭接触到第一层金属网时,由于惯性仍然继续前冲。但金属网也随着箭支向后运动,因而并未被刺破。同时,极大缓解了箭支的冲击力。当利箭冲到第二层金属网时,则已成强弩之末,无法再前进,只能掉落在地。

有了这层保护罩,后金引以为傲的箭雨,竟未能对皇帝形成任何伤害!

后面的明军看得真切,立时士气大振,一边高呼“跟你丫死磕”,一边也纷纷打开保护罩。这一轮密集的箭雨,就这样被化解于无形。

对面的敌酋简直看得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玩意?以前的明军可没用过这东西,往往第一轮箭雨,已经让对手人仰马翻,阵脚大乱了。可这次不但敌人没伤到分毫,自己的军队却因为丝毫没有准备,登时一片哗然!

而就在此时,明军已经冲到近前。年轻的皇帝又按了一下按钮,那张铁网竟向前激射了出去,罩住了自己前方猝不及防的几个敌人。皇帝此时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厉吼一声“跟你丫死磕”,就抡着大刀,纵马冲入敌阵。

刀光过处,血肉横飞。离他最近的几个敌人,因为被铁网束缚了手脚,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惨哼着撞下马去。

紧跟着,明军的钢铁洪流就随着皇帝亲自劈开的缺口,狠狠地楔入敌阵。

后金军队毕竟训练有素,经历了短暂的混乱之后,立刻稳住阵脚,凭借人数的优势,把明军团团围住。这时已经短兵相接,什么战术都没用了,只剩下最原始的以命搏杀。双方的士兵都用最简单的动作攻击着对手,完全没有闪避的时间和机会。谁比对方的手快,谁就能先一步要了对方的命。而在下一秒,刚刚取得决斗胜利的士兵就可能被其他人的兵器刺穿身体,喷着鲜血倒下去,永远不再起来。

皇帝如同疯魔了一般,连砍了数十名敌人,而对招呼到自己身上的兵刃浑然不觉。突然,他觉得后脑挨了重重的一击,顿时眼前模糊起来。顷刻间,鼓角铮鸣如同烟雾般飞速散去,他的世界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当他逐渐恢复意识时,却听到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响:“醒醒,给我醒醒!让你上课是来睡觉的么!”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