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ad039651eb14157b0a01394c6732ffd,time=160663367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398432119/398436037.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3L8L5L8&nid=378533409&purl=%2Fr%2Fl%2Fv.jsp%3Fnid%3D37853340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398432119&page=1&vt=2,signature=7f6e259a6e4da60de11d105cbea00bee2afedf84
isshowflow:1,,
古代贵圈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古代贵圈
赵熙之
第一章

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好似没个尽头,不过八月天,就已让这寒雨淋得冷到骨子里。廊下惨淡一片光,晚雾弥漫。

常台笙站在门外低头搓了搓手,象征性地哈了口气,裹紧了身上的衣裳。

门内传来说话声,间或夹杂着叹息。离别,难免这样子。

她约莫等了一刻钟的辰光,面前“吱——呀”一声,屋门终是打开了。

头顶的灯笼略晃了晃,影子摇动。这是嫂子娘家的旧宅,四处都看着破落。常台笙今日到这里来,是要接走一个孩子——她的侄女,常遇。

长兄在半年前去世,嫂子带着他们唯一的女儿回了娘家,而如今嫂子将改嫁,娘家的人便让常台笙来接走这孩子。

“就拜托你了。”嫂子面上各种神色交织,却也只这样说了一句,随后松了手,将一个六岁孩子推出了门。

常遇抬头看着常台笙,又倏地抱紧了怀里的包袱,埋下头去。

常台笙久久没有说话,末了也只是将手伸过去给她,言简意赅地说:“走了。”

回常府的马车上,常遇闷闷的,不怕冷地撩起车窗帘子朝外瞅着,混着水雾的风刮进来,街道上零零散散的灯笼光亮在晚雾里,恰似梦境。

常台笙怕她冻着,探过身去要压帘子,小丫头却偏过头来看她一眼,那眼神让常台笙顿时缩了手,便任由她这么撩着帘子。也只一瞬,她又从旁边的藤条筐里取了毯子给常遇裹好,这才放心

地让她看夜景。

车子一走便是大半个时辰,途中路过芥堂,常台笙忽喊道:“停一下。”

马车稳稳当当停下,车夫将脚凳取下,撑了伞在外等着。常台笙看一眼蜷在角落里的小丫头,伸了手给她:“来,下车。”

芥堂是常家世代经营的刻坊,早期只替书肆刊刻书籍,常台笙十六岁那年接手之后,渐渐开始挂牌子做书坊。如今,芥堂以校刻精审、内容考究、独具特色在江南一带很有声望,当然,有芥堂书牌的版印书,售价也不便宜。

常遇跟着常台笙进了芥堂,穿过忙碌又充斥着书墨味道的堂间,觉得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她回头看看,常台笙道:“怎么了?”

小丫头嘴里也只蹦出毫无生气的三个字:“真热闹。”

常台笙闻言,侧脸在走道里昏昧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孤寂清寥。

忽地,走道尽头传来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声:“东家,陈公子那里来了消息,说是愿意见一面。”

“还说了什么?”常台笙转过身去。

“只今晚有空。”

常台笙闻言立即沿着走道往里走,常遇则抱着包袱迈开小短腿快步跟在后头跑。最里头是常台笙的书房,推开来只见东西放得密密麻麻,原本并不小的空间却看起来十分逼仄。

常遇搂住包袱站在门口没进去,只皱皱小眉头。

常台笙进去取了东西便出来,利落地关了门又往外走。常遇则又跟上去。

待走

到堂间,常台笙霍然回头,有些愧赧地对小丫头道:“姑姑要出去一趟,你在这里待一会儿,让宋管事带你先吃晚饭可好?”她言罢便招手示意宋管事过来。

有些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走到常遇身边,与常台笙说请东家放心。

常台笙转身要走,没料才刚迈出去一步,便觉袍子被人揪住了。她回头,见小丫头正揪着她的衣服不放,拽得死死很是用力,似乎怕她这一走不回来。

“算了,我带她一道走。”

常台笙言罢便往外走,小丫头紧跟不舍,一步也不落下。

两个人都未食,马车在芙蓉楼外停了会儿,常台笙撑伞下去买了些软软糯糯的点心,塞给小丫头垫肚子。常遇埋头吃了两块,沾了一嘴的粉屑,却擦也没擦,小手拿了一块递给常台笙。

这雨夜里,常台笙心里忽地跳出一星暖融的火苗,原本冷硬的面目神情,也别别扭扭出一丝柔软。

马车抵达陈宅时,淅淅沥沥的雨居然停了。常台笙下了马车,将小丫头抱下来,走到门房递了拜帖。

陈宅她并非头一回来,但回回都吃闭门羹,这次主动抛出愿意见面的消息,难得到像是被皇帝召见。

门房匆匆去又匆匆折回,让常台笙进了门,指了指前路,示意她自己去。

偌大的庭院植物蓊郁有致,看起来很有生机,但——屋子建得实在太奇怪,没有几进几座,更没有厅房之别,就只是一座大屋

子建在地表的基台之上,外边围了一圈走廊。

且这座宅院里,一点人声都没有,简直清寂到可怖。

这座宅院的主人叫陈俨,如今二十五岁,造诣天赋都极高。其十四岁即为弘文馆待诏,曾领修过文贤殿御览,年纪轻轻便已是经学大家。按说这样的人应成为朝中栋梁,如今却回了杭州。在还未引起大范围关注之前,常台笙想最先拿到他的稿本。

常台笙是个生意人,有慧眼,且讲求时机。她爱捧有价值的人,陈俨这样有天赋的人自然不会在她的清单之外。

只是有道内消息称陈俨为人十分古怪傲慢,极难相处。常台笙对此表示理解,出类拔萃的人都有毛病,这很正常。这也是她几顾陈宅皆吃闭门羹却不放弃的理由之一。

这府里似乎连个管事的都没有,且陈俨似乎根本不循世俗的待客之道。常台笙沿着走廊继续往前,实在不知该在哪扇门前停下来。

常遇忽然扯扯她的衣角。她转过头去,常遇指着五六步开外的一间屋子道:“只有那个,亮的。”

常台笙笑自己眼拙脑子不好,走到那扇门前,方要敲门,却见地上压了张字条。捡起来一看——“自己动手,吃了再走,东西放好。”

字字朴实但本质恶劣。

常台笙将字条捡起来,拉开门,脱了鞋子,带常遇进了屋。不出所料,陈俨的确不打算真露面,这间亮灯的屋子里也没有人在。

她几

乎饿了一整日,方才吃的一块点心根本不足以填饱她既冷又空虚的胃,陈俨却在这当口破天荒地在屋子里放了一桌丰盛的、甚至还热乎的饭菜。

他根本就是个算命的。

常台笙坐下来,迅速地环视整间屋子。除开面前这张摆满食物的矮桌以及地板上的软垫子,几乎没有其他陈设。前后应当都是房间,但用门隔开了,若全部打开,就是一间通敞的大屋子。

感觉空敞舒服,实际像个鬼屋子。

前后屋子都有可能有人在偷窥,因为隔断的——是纸门,且隔音效果奇差无比。

她给常遇倒了杯热水,又问她要不要再吃一些,常遇摇头示意不要,她这才埋头吃起来。丰富的经验与天生的直觉告诉她,面对陈俨这样的人,兴趣始终在第一位,若她今日恪守礼仪直接走了,反倒会让人觉得没意思。何况她的确饿了,且并不想跟陈俨客气。

餐饭很好,她很满意主人的招待。

她又看看常遇,小丫头根本对食物没有兴趣,反而是从包袱里掏出了一只十二方的鲁班锁。

她坐在垫子上,捧着那只鲁班锁左看看右瞅瞅。

那是一只新的鲁班锁,木料崭新,看起来是小丫头刚刚拿到手的玩物,甚至还没有捂热。

常台笙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她玩,只是从袖袋里取出芥堂的契书,所言不过是——若稿本专印芥堂牌记,能给出多少润笔金等等。

这大约正是陈俨写在

字条上希望她“放好”的东西。

她摆好东西本打算起身,却见常遇还坐在那儿,埋着头开始拆那只鲁班锁。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木头块碰撞的声音。一块一块拆下,一共十二块,这般零碎木物件,最后竟然能拼出一个结实的木方块。

她本以为小丫头只是拆开玩玩,都已经打算俯身帮她收拾起来,带她离开了。

没料,小丫头拿过那些木块,目不转睛地将它们错落交叠地拼了起来,最后一块卡进去时,小丫头抬头看看常台笙,又低下头去,从四周往里压,居然——拼回了原来的样子。

好快。常台笙冷不丁地……愣了一下。

小丫头看看她,迅速将鲁班锁塞进包袱里,又紧了紧系带,站起来拍拍衣裳下摆,小身子晃了一下,俯身搂好包袱。声音干干脆脆,却还是没有多少这个年纪该有的生机:“走了吗?”

常台笙回过神:“哦,走了。”

常台笙带她从陈宅离开时,常遇已经困了,上了车便蜷缩在角落睡觉。常台笙偏过头去看她小小侧脸,下意识地抿了抿唇角,再转头看车外,晚雾已是越发醉人。

而陈宅内,那间亮堂屋子的前侧黑屋中,有个人忍了半天,终于掀开薄毯从榻上坐了起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