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416cf93022d4a74aeb9a905f20c6684,time=160642531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06564067/40656407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B3L51L4&nid=399611711&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9611711%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06564067&page=1&vt=2,signature=ba30982b9443eff20478a1716559a175c5a8ca22
isshowflow:1,,
带孕潜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3章 男人,有毒

人美,声音更美。

顾远曾在一个黄昏夜这样赞美过我。

当时,我们在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单人间里,屋子很小,摆上一张床和一个简易衣柜后,就被塞得满满的了。

床紧靠着窗子,夕阳透过玻璃,打在他的脸上,窗外的树叶摇曳,他的脸也好像会流光溢彩。

我枕着他的胳膊,脑袋埋在他的胸前。而他的手轻轻的碰着我怀胎5月的肚子,“阳信,我们的宝宝一定很美,一定要是个女孩,声音比你还亲甜。”

那是4年前,当年我18岁,高考完毕,成绩优异,考上了省外的名牌大学。

但孩子却不是顾远的,而是我的高中同学刘明洋的。

刘明洋是一个个儿很高的男生,沉默寡言,酷爱篮球。当时高一才入学,我就被他给吸引了,追了三个月,总算到手。

高考完最后一科,因为对未来的惶恐,和离别的感伤,我竟然脑袋一热,在他暗示了几次后,也顺从了。因为我想用此来证明我是真的爱他的。

然后,在一家廉价的小旅馆,我竟然就那样简单而神圣的把自己交付于他。我们都是第一次,难免紧张流汗。

他的全身都好像是水洗过似的,汗珠就好像是刚洗好的衣服,不用拧,都能滴下水珠来。

都快折腾得筋疲力竭了,他才终于找到入口。

他一边冲刺,一边对我说着誓言。

“阳信,我此生只爱你一个。”

“阳信,我会对你负责的。”

阳信,我爱你,我只爱你。”

他每进出一次,就要说一句誓言。说了三句后,完事了,然后誓言也就完了。

一想到过去的事情,心情就变得很低落。顾远的手掌在我的腰间狠狠捏了一把,我瞬时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

我向来最讨厌回忆。因为只要一回忆,我就会自卑,就会难过。尤其是现在,看着眼前的衣冠禽兽,我就恨不得一把撕开他的面具。

显然,顾远并没有想和我攀旧情的打算。他的手搭在我的腰侧,并不说话,也不喝酒,只是好像不要命似的抽着烟。

味道很浓,我呛了一口,然后激烈咳嗽。

“连点烟味都闻不了,就别学人出来!”顾远的声音很冷,里面竟然还带了鄙夷的语气。

我往旁边挪了挪,却被他搂得更紧。我扬起下巴看着他,“顾先生,我连咳个嗽都是错?肚量这么小,还真不适合出来找!”

包间的灯光本来就有些昏暗,晕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俊挺立体的鼻子有了厚重的阴影。

四年不见,这个叫顾远的男人,还是那么好看。

可是在我们圈子流行这样一句话,越好看的男人就越是可怕,因为我们总是被他俊美的容颜,迷得七晕八素,而忽视了他笑容背后的目的,也许,那会令我们丧命。

而顾远,不仅可怕,而且还带毒。

我眼睛就好像进了沙子,一下子硌得慌。我想要转过头去,却被他一下子捏住了下巴。

他左手捏住我的下巴,右手插进我的发间,然后嘴角漾起一抹冷魅的笑,像只豹子一样,快速擒住了我的嘴唇。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