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8dacbd26dd7241e3bf2712a175172758,time=159742565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11096007/41109601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B9L31L4&nid=358918485&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404448590%26nid%3D358918485%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11096007&page=1&vt=2,signature=d26270ff33c3739a2fa6b6f19022c4363a5af8d0
isshowflow:1,,
大叔无敌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上头派来的

“老实点,认真回答我的问题!说,姓名?”坐在审讯室里的楚云歌亲自对谢羽进行着审讯。

“谢羽。”

“年龄?”

“二十九。”

楚云歌愣了一愣,大声喝道:“说实话!在警察面前还不老实!你说你三十九我都不相信,我二十九,装嫩吗?”很明显,对谢羽的年龄,楚云歌一点都不相信。

“我说的就是真话,还有,美女警官,事情的真相可是靠证据来证明的,而不是凭肉眼主观臆断的,难道你在警校老师没教过你这些?”谢羽反问道。

“谁说老师没教……少废话,认真回答问题。你的年龄?”楚云歌又问道。

“二十九!”

“真的?”

“真的,比真金还真!”谢羽无奈道。我不就一不小心走了大叔路线吗?你至于这样吗?

“认真点,下一个问题,住址?”楚云歌没有在年龄上再做纠缠,很快就进入了下一个问题。

“平楚市!”谢羽老老实实回答道。

“哪?”楚云歌似乎没有听过这个地方,就又问了一遍。

“平楚市!”谢羽继续回答道。

这到底是哪?楚云歌再次质疑道,虽然自己地理学到不是很好,但华夏大多数市还是知道的,可这个平楚市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有些惭愧的看了谢羽一眼,楚云歌又问道:“这个市是哪个省的?”

这个市我可能没听过,但省的话就不可能不知道了。

可当谢羽说出他的答案后,楚云歌再次无语了。

“哦,在那个安北省。”这是谢羽的原话。

安北省在哪?华夏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有这么一个地方吗?你这是在玩我吧!

就在楚云歌要发火的时候,谢羽连忙又说道:“哦,忘了说了,这是国内,你没听过很正常。安北省在越南中西部,不是国内的。”

越南的!既然是越南的,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来自越南,还说什么平楚市,这不是玩我吗?

楚云歌恨的牙痒痒的,但秉持着警察的优良传统,并没有对谢羽进行太过的动作,只是继续问道:“那这么说,你就算是海龟了,说吧,回国干什么?来花城又想做什么?为什么会在如此庄严的地方做出那么不堪的事情?”

看着一脸怒意的楚云歌,谢羽突然笑了笑,然后一脸正经的回答道:“其实我到你们这是来找一个人的。”

“找人?找谁?”楚云歌疑惑道。

“宋近生!”谢羽如实说道。

“谁?”楚云歌不敢相信道。

“宋近生,他应该也在这里工作吧。”谢羽重复道。

宋近生!楚云歌当然认识宋近生。

宋近生不但是她的上司,而且还是她的偶像,她当警察的偶像。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当上了南粤省刑警总队的队长,在如今这个社会也是极不容易的了。而且楚云歌知道,宋近生之所以升的这么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破的大案够多,立的功劳够多。

“你找队长干什么?”楚云歌疑问道。

“都当队长了啊!什么队长?”谢羽反问道。

“当然是我们南粤省刑警总队的大队长了。”楚云歌自豪地说道。

“这都大队长了啊,有个好老爸就是不一样。嘿嘿,不过这挺符合国情的。”谢羽若有所悟般的笑道。

“瞎说什么,宋队长那可是凭自己的功劳升上去的!”楚云歌十分不满道。

“功劳?好好,靠自己的功劳,靠自己的功劳升上去的行不行啊!”谢羽敷衍道。

“你……”

“美女警官,我都按你的说了,你还要我说什么?”谢羽委屈道。

“你,你很好。说,你来找宋队长干什么?”楚云歌不打算继续纠缠,重新换了一个问题。

嘴角邪邪的向上一翘,谢羽笑道:“当然是有重要的事了,快去把他喊过来吧。”

“呵呵,你当你是谁,宋队长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得?”楚云歌冷笑道。

“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谢羽感叹道:“没办法,不能比啊,这就是我们大天朝,这就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当官了,就不我们这普通人放在眼里了,我就纳闷了,难道你们就要比普通人高贵吗?”

谢羽这一番感慨把楚云歌气的不轻,但她实在又无话可说。

笑了笑,谢羽继续说道:“好了,刚才你不是问我找他干什么吗?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我是你们上面派来的,协助宋近生办一件案子的。”

呵呵,上面派来的,编谎话也编个像样点的吧!还上面派来的,在这我们省厅就是最大的,请问是谁派你来的。”楚云歌嗤笑道,对谢羽的话她一点都不相信。

深深的又叹了一口气,谢羽缓缓说道:“美女警官,千万别风大闪了舌头,有些话是要注意点的。比如我刚才说的,你难道觉得在这就是你们公安厅最大吗?你难道忘了我们华夏还有个公安部吗?以后说话得注意点了,在警校的时候也不好好学,真不知道是谁教你的。不过我心胸开阔,就不和你计较了,碰上了心眼小的,你就等着被举报吧!”

谢羽说的若有其事似的,让楚云歌也不敢断然否定。看着谢羽,将信将疑的问道:“既然你说你是上面派来的,有什么能证明你的身份吗?”

谢羽眉头一皱,没好气道:“要不是在上飞机前被暗算,身上所用东西都掉光了,不然我会穿着这一身衣服,采用这种方式到这里来?你当我是脑残吗?”

“你是不会脑残我不知道,但你猥亵未成年少女和袭警罪该是跑不了了吧!”楚云歌不服道。

轻轻的摇了摇头,谢羽道:“首先,猥亵未成年少女是你给我定的罪,我只是和人家开个玩笑好不好?人家小姑娘根本就没承认。至于袭警罪,美女警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其实我们是同行,今后可能还是同事,同事间开个玩笑如果就能被定义为袭警的话,那我也没话可说了。”

“你……”楚云歌是没话可说了。

“好了,快去叫宋近生过来吧。他来了,自然一切就真相大白了,你说是不是?”谢羽说道。

楚云歌没有回话,只是冷冷的看了谢羽一眼后,带着十分的怒气走出了审讯室。

……

正如谢羽所说的,只要找到了宋近生,那么自然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省厅刑警总队队长宋近生办公室中,楚云歌正一脸怒意地坐在宋近生面前的办公桌上。虽然宋近生可以说是她领导的领导了,不过楚云歌和宋近生是世交,两人关系很好,楚云歌在这里也就很随意。

“楚楚,怎么想到来我这坐坐,以前你可都是避嫌不来的啊!看你这样子,是哪个不长眼的把你惹了啊?”宋近生亲切地笑道。宋近生年龄虽然不大,但身体已经微微发福,眼睛上更是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楚云歌一脸愁容道:“你当我想来啊,刚抓了个极品流.氓大叔,他说他二十九岁但看上去却足足有个四五十岁,分明一猥琐犯,他还说他是上面派过来的,再一问,还说是来找你了,对了,不会真的认识你吧!”

“他叫什么名字呀?”宋近生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正经了起来。

被宋近生这反应弄的有点蒙,缓了一缓,楚云歌才慢慢说道:“好像叫谢羽,嗯,他是来自越南的!”

楚云歌还没说完,就听见宋近生一脸兴奋地说道:“哈哈,真是他来了啊!等了这么久了,怎么才来呢?”

“他是谁啊?”宋近生的一惊一乍把楚云歌弄的有点不适应。

“就是他啊,谢羽!”宋近生道。

“他?大叔?流.氓?他怎么了?”楚云歌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宋近生哈哈大笑两声,才缓缓说道:“楚楚,可别这么说他啊,他可是你名副其实的师兄呦,他和我一届,而且还是你妈的得意弟子哟!”

“什么?他和你一届,还是我妈的得意弟子?我怎么没听我妈提到过啊!”楚云歌的母亲是中国最好的一所警察学校的优秀老师,教出了很多优秀的学生。

“那不能怪你妈,当初他可是很得你妈宠的,不过就在快毕业的时候犯了点错误,毕业之后就去了越南,一去就是六年,我这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请把他请回来的!”宋近生解释道。

“犯错?嘿嘿,这色.狼大叔犯了什么错?”楚云歌好奇道。

宋近生皱了皱眉,道:“好了,你就别八卦了。他是不是惹你了?”

“岂止是惹我了……”一说到这,楚云歌真是有太多要说。

不过,楚云歌刚开了个头,就被宋近生给打断了:“暂停,楚楚。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不出意外的话,她已经是认出你了,毕竟你和你妈长的很像,他这估计是在逗你呢。”

听到这,楚云歌更忍不了了。

明知故问,知道我的底细,还把我当猴耍……一想到在审讯室被谢羽为难的场景,楚云歌就气不打一处来。

“走吧,楚楚,我们去见你谢师兄去。”宋近生笑道。

“我也去?好,生哥,你一定要给我报仇。”楚云歌怒意十足。

“好!”

宋近生笑着答应了,不过那笑容怎么咋看咋不像是答应的表情呢?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