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58cba14f09154b05a9c538c47281a770,time=160663728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47635420/447639235.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3L3L1L8&nid=393826032&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3826032%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47635420&page=1&vt=2,signature=6146728011c0f7dd42fe4500d6e1689d77d1c355
isshowflow:1,,
武侠之无敌王座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武侠之无敌王座
千面
第1章 世上无我这般人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上无我这般人……”

王书伸出自己的手,他看着自己的手,口中轻吟之中,却看得入了迷。

他的手很白,骨骼并不特别粗大,手型坚朗有力。

不管放在什么地方,他的手,都能说是很好看的一只手。

所以王书叹了口气,喃喃的道:“我应该去当手模的……”

然而事实上,他的手上,此时还抓着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色麻衣,脸色惊恐的年轻人。

他用那只很好看的手,抓着这个人的脖子,把他举在了半空之中。

不错,王书是一个怪人!

如果不是一个怪人的话,他不会在捏着一个人的脖子,把他举在半空的时候,还在吟诗。更不会,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手上,多半应该是放在被捏住那人的脸上。

“格……格老子的!你敢杀我,我,我爹绝对不会放过你!”

虽然被王书抓着脖子,举在半空之中,那人仍旧狠狠地开口威胁。相比之下,这人的表现,却很正常了。

王书却没有看他,而是动了动右手。

他的右手上没有人,而是有一把剑,剑尖却抵着一个人的喉咙,随着王书轻轻地动了一下,那剑尖一送,被他抵住喉咙那人,立刻就毙命当场。

被王书抓着的那人脸色一变,正要惊呼,王书却忽然道:“你身穿麻衣,口音一股川味,是来自蜀中青城?余沧海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他正是我父亲,如果你不放了

我的话,格老子的,我父亲必然将你……”

他话没说完,王书左手轻轻一捏,就听到咔嚓一声,那人的脖子就已经被拧断了。

王书随手放下这人,甩了甩一直举着他的胳膊,环顾了一下四周。

却是横尸遍地,死者皆为白色麻衣的青城弟子。

王书一甩手中长剑,呛啷一声,收剑入鞘,淡淡的道:“倒也凑巧……”

他说完之后,蹲下身,嘴里哼着‘双节棍’,轻轻地打着奇异的节拍,开始在这些人的身上寻找着什么,半晌之后,两本秘籍出现在了王书的手上,一本无影幻腿,一本赫然是青城派的松风剑法。

“无影幻腿,奇门步法,松风剑法,镇派剑术……收获倒是不小。”

他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这一地尸体之后,想了半天,然后拿了剑就在一具尸体上戳,戳了一会之后,戳的满地鲜血,碎肉横飞,他却失去了兴趣。

摇了摇头,甩了甩剑上的鲜血:“算了,随你们好了……”

他一脸无奈,语气之中,带着说不出来的病态。

剑刃一收,他转身离开,朝着原定的路线前进。

遇到青城派的弟子,本就是个意外,杀死他们也是个意外,杀死他们之后,王书本想毁尸灭迹,但是这种事情他并不拿手,所以做到一半,只好放弃。

所以,此时正好走回原来的轨迹。

他这一次的目的地,其实是福州福威镖局。而青城这一群人,如果

按照原著之中的记载的话,目标应该也是福威镖局,所以,王书才说‘倒也凑巧’。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足足三年,王书早就知道这里是什么世界。

笑傲江湖大名鼎鼎,纵然是王书也曾经看过不止一次。

身处此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进入这个世界之后,王书就非常想要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上,那传说之中,高来高去的武功。后来他机缘习武,一路走到现在,自问实力虽然不能问鼎天下,却也有了自保之力,所以,总得出来祸害苍生。

福威镖局的事情,是整个笑傲江湖的开端,这一场巨大的乱子,几乎席卷了整个笑傲江湖的剧情,可谓是贯彻始终。

这么大的事情,如果王书不来掺和一下的话,那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夕阳西斜,王书看看时间,前面就已经是福州城了,夜幕降临之前,必然能够入城。

马蹄嘶鸣之声,骤然传来。

王书回头看去,就见到一行人,骑马路过,为首的是一个锦衣公子。

剩下的人,多是粗野之辈,一看就是经常在江湖面上跑的。

王书将这一行人的面目记在心中,然后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那一行人若有所觉,加快了马速。王书的速度再快也比不得奔马,索性也懒得继续加快速度了,就这么缓缓跟着就行。

察觉到王书似乎只是赶路,这一行人放松了下来。不一刻,却忽然

停下,进入了一个酒肆之中。

王书一见这个,顿时就知道跑不了了。

这一行人,必然就是林平之一行。

一日奔腾,王书也有些疲乏,既然有好酒,那自然不能不喝上一碗,当下扭身也进入了酒肆之中。

林平之一行人原本加快速度甩开王书,此时见到王书也跟了过来,顿时各自警戒了起来。

王书对他们却是视而不见,目光放在酒肆之中的一丑女身上。

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对她招了招手。

那丑女脸上面无表情,眼神之中却带着一抹恼怒,来到王书跟前却还得捏着嗓子问道:“客观有什么吩咐?”

“我想见识一下华山剑法,不知道姑娘是否能够让再下如愿?”

王书一开口,刹那间整个酒肆鸦雀无声。

后门帘子掠起,一老者走了出来,一边咳嗽,一边笑道:“客观说笑了,我这闺女哪会什么剑法?客观,您莫不是认错人了?”

“没错啊。”王书想了一下道:“开篇酒肆,华山岳掌门之女岳灵珊和嵩山派送入华山派的奸细,那位添为二师兄的劳德诺。化身为一对父女开酒馆,监察青城派和福威镖局动向……有什么不对吗?哦,难道不是父女,是祖孙?或许是我记错了吧,这年纪,确实是有点对不上号……”

然而王书这一番犹如喃喃自语一般的说法,可谓是让道道惊雷,在这小酒肆里,炸得那叫一个天翻地覆!

首先林平之蹭的一

下站了起来:“你,你刚才说什么?华山派监视青城派和……和福威镖局动向?你,你可有证据,你可知道,这,这种话是说不得的?”

他严词厉色,目光之中却透露出紧张。

王书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看着岳灵珊道:“莫不是,我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岳灵珊此时脑子里,更是一片混乱,下意识的看了劳德诺一眼。

劳德诺一生历练,被王书叫破行藏之后,心中虽然一颤,面色却是不改。但是他一看岳灵珊表情,就心说不妙。岳灵珊八成是信了这小子的话了!

很难想象,为什么一个陌生人的一番话,就能让岳灵珊相信!

只因为,王书这一番话一说出来之后,所说的没有一句是假的。但凡被王书所说的,全都是真的。至少岳灵珊却知道,这番话中关于自己,关于华山的事情,全都被王书说得一清二楚,真真切切。

那么,关于劳德诺的事情,是否也是真的?

岳灵珊天真单纯却并不傻,一旦此事是真,那后果绝非此时的自己所能够承担的起的!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