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d7e0178c2814aa5b4c6662ca9a137bb,time=160713626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47635420/44763923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31L3&nid=393826032&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3826032%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47635420&page=1&vt=2,signature=f8485439d4d46e9783f5932239ffcdf6596f3a75
isshowflow:1,,
武侠之无敌王座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聘礼

酒肆之中,一时寂静无声。

这一番话仿佛是暴雨一样,将所有人的心思,全都打的支离破碎凌乱无比。

劳德诺咳嗽了一声,知道这事情如果不能好好解决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

“这位客官,莫非……是发了癔症?”

他装的小老二惟妙惟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得赶快请大夫啊。”

林平之正要说话,却被他旁边一中年汉子给按住了,那人一手按住了林平之,一边开口道:“老丈说的不错,这位朋友可能是发了癔症了,正在说胡话呢。赶紧,找人请个大夫。”

“呵呵……”

王书咧嘴一笑:“是吗?各位莫不是以为,这样就能堵住在下的嘴?那就当真可笑了。”

“如果阁下不是发了癔症,可知道刚才这一番话,已经是大大的得罪了这个江湖上几个不能招惹的存在?”那中年人眉心冒汗,林平之感觉他的手心都已经湿了。

王书看了他一眼,道:“福威镖局危在旦夕,身为福威镖局的人,你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和我扯皮?”他说完之后,不理这人,而是看向了劳德诺,笑道:“岳大小姐不愿意以华山剑法和我耍两手,那劳德诺,你又从左冷禅和岳不群的手中学到了什么?来来来,你我比划两下,你看如何?”

“小老儿,可不是劳德诺……”

他话没说完,王书已经一手捏住了他的脖子!

劳德诺的武功并不多高,却也不见得躲

不开王书这一抓。

然而心念一动之间,却任由王书抓住了自己,面上更是流露出了惊恐之色:“这,这,这位客观,饶命啊!”

酒肆之中,林平之一行人看到这一幕,也全都站了起来。

不管从身形步法,还是从这人的反应来看,这老头都不会武功。

王书欺负一个老头,着实是有点过分。

岳灵珊脸色也是一变,不知道应该配合劳德诺演戏,还是应该怎样?

王书却笑了:“劳德诺,你可知道,扮猪吃虎……是会被吃掉的……”

劳德诺心头一凉,正暗叫不好的功夫,王书手上劲力吞吐,就听到咔嚓一声,脖子已经被王书一把捏碎。

王书松开了自己的手,劳德诺的尸体就软软的倒在地上,死的真可谓是凄凉无比。

一身武功,还没来得及施展,就已经命丧当场。

岳灵珊呆在当场,浑然想不到王书竟然能下如此狠手!

林平之等人面色也是一变,那中年人对林平之狂打眼色,不管这一老一少两人,是否是华山弟子,王书这番举动,已经是极度危险,此地的情况也变得风云莫测,福威镖局,实在不应该搅在其中。

然而林平之却没有领会那人意思,他年轻气盛,一脑门子的全都是行侠仗义的想法。

看到王书不问缘由,就已经捏死了一个不会武功,手无寸铁的老丈,顿时热血上涌,一拍桌子怒道:“你竟然无故杀人!”

王书好整以暇的给自

己倒了杯酒,口中喃喃的道:“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在这江湖上混,果然好难啊!”

岳灵珊闻言这才反应过来,心中一酸,就要哭出来。

劳德诺不管是不是王书口中所言,那嵩山派的奸细,至少在华山的时候,对她也是照顾有加。此次出门,一路照拂,那是不用多说了。此时却死在了这年轻人的手中,真是忒也冤枉!

她一怒就要拔剑,有人却比她还快,毕竟,岳灵珊扮成村姑,身上无剑。

林平之的剑,就和他的人一样,平庸无比,王书面对他刺来的一剑,看都懒得看上一眼,手指轻弹,林平之的剑刃就已经脱手飞出,长剑横空,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林平之脸色大变,他自幼习武,自问虽然不能问鼎江湖上的一流好手,至少一般人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却不想,这人手指一弹之间,自己的长剑就已经脱落,这人到底是何等武功?

“少镖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

几个镖头见到王书如此神功,不由林平之分说,拽着就走。

林平之还要挣扎,结果年纪轻,武功浅,根本就不是几个镖头的对手,竟然硬生生的就被拽走了。

一时之间,酒肆之中,就剩下了林平之和那岳灵珊二人。

岳灵珊站在王书的桌前,王书坐在那里,却在凝视自己的酒杯。

“你到底是什么人?”岳灵珊深吸了口气,她转过身,提起了林

平之落下的长剑。

王书道:“我?我本来是一个军人,因为杀人太多,性子暴虐,被开除了军籍。后来流落异国他乡,成为了一个雇佣兵。几番征战,一生杀戮,最终玩大了,被弹头送来了这里。”

他说着,看向了岳灵珊,又看了看她手中的剑,忽然一笑道:“岳大小姐,是想要用手中利剑,为叛徒报仇?”

“二师兄是不是叛徒先且不论……”被王书几次三番叫出了行藏,此时岳灵珊也不再一力掩盖,而是冷冷的说道:“阁下这番手段,可还将我华山看在眼里?”

“很好,很好。”

王书拍了拍手道:“我一直以为岳灵珊不过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却没有想到,当你独身一人的时候,仍旧能够拥有这份担当,却是不错。”

这话虽然是夸奖,但是岳灵珊却听的浑身别扭。

而王书则道:“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对你的兴趣,却又从武功,转向了别处。”

他说着,身形一动,骤然之间,就已经到了岳灵珊的跟前。

岳灵珊心中警觉,侧身一闪,只觉得脸上一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到王书侧立一旁,手中拿着一块东西,正笑吟吟的看着她。

岳灵珊心头一惊,伸手摸脸,果然,脸上光华一片,易容伪装的面具,全都被此人撕去了。

“果然漂亮,艳丽不足,可爱有余!”

王书说这番话的时候,却在朝外走,一边走,一边道:“

岳大小姐,你可以就此回转华山,就说我王书不日即将莅临华山,向岳掌门求亲。劳德诺一事,就算是王书提亲的聘礼!”

岳灵珊活了这么大,如何被人如此调戏过?一时之间,又气又羞,仓促之下,直接追出门来,却又哪里找得到王书的踪影?

“这人……到底是谁?一身武功……着实可怖!”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