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169265b05274b2aa2c36ad68def748f,time=160638353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47635420/44763924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31L4&nid=393826032&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3826032%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47635420&page=1&vt=2,signature=dcbbf8e78ae0fd96620283d612325ad2719af081
isshowflow:1,,
武侠之无敌王座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3章 借剑谱一观

是夜,月朗星稀。

王书盘膝坐在床上,运转内功。

他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从这具身体十五岁开始,短短的三年之间,一身武功就已经到了这个程度。除了在最开始刚刚来到这世界的时候,他用一把菜刀偷袭劈死了那号称江南大侠的凌波风,偷走了他的【凌风十三剑】之外,自然还有其他的依仗。

王书的心中有一把锁!

一把金色的锁!

如果说王书的心中是一道虚空的话,那这把锁,就是横贯虚空的庞然大物。

王书沉浸心神,就能看到这把锁,富丽堂皇,看上去逼格过人的锁身,华丽的简直不是正常人应该使用的东西。

他的目光却没有注意锁身的浮雕,这三年来,王书对于这些浮雕,早就已经看的腻了。

他的目光全然放在了那锁面上的文字,那里此时多出了两篇文字,赫然是【无影幻腿】和【松风剑法】。

王书静静观看,心中感觉,金锁上光芒闪现不断的传递给王书这门功法的奥义所在。

一直到王书再度睁开双眼,已经是日上三竿,而松风剑法其中种种奥秘,此时已经全部了然于胸!

王书睁开双眼,手中长剑骤然出鞘,赫然就在客栈的房间之内演练了起来。

这套剑法,刚劲猛烈,却又迅疾如风,此时王书施展,简直就好像是花费了十年时间,苦心孤诣的钻研这门剑法的个中高手!

一套剑法施展完了之后,王书随手一甩,长

剑入鞘,王书吐出一口内息,缓缓点头。

金锁之上,镌刻的武功秘籍,全都是王书得到之后,背诵下来的。

一旦背诵下来之后,金锁之上就会显示。

一旦金锁上显示出了这套武功秘籍,那么,就会源源不断的传递给王书关于这武功的各种精华奥义,一夜领悟,相当于普通人十年苦心钻研!

这也是为什么,王书能够在短短的三年之间,凭借一些普通武功,跻身高手之流。

他金锁上,除了最开始所镌刻的武功之外,却是以这门【松风剑法】为最!至于那所谓的江南大侠的【凌风十三剑】,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套普通剑法罢了……否则,这位江南大侠,也不需要号称了。

而王书一身内功,则是得惠于金锁最初镌刻的一片无名心法。这份功法究竟是什么,就算是王书也不清楚,和金锁的来历一样,神秘莫测,并且,纵然是金锁能够反馈给王书的,关于这片内功的领悟,也绝对不多。

好在王书也不强求。

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是什么,他并不强求。

金锁和其上内功的出处是哪里,他也并不强求。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要做的事情太多,哪有时间去思考一些一看就不是几年之内能够弄明白的事情。

然而说起事情……

王书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当下吃了一餐,就退了房,然后拎着剑,就直接去了福威镖局。

福威镖局此时上上下下门户紧

闭,王书来到了大门口,看了这幅模样,不禁摇头,以为大门紧闭,别人就进不来吗?简直就和鸵鸟把脑袋藏在沙子里一样,让人觉得可笑可怜。

他运气开声:“后学晚辈王书,特意前来拜会福威镖局林震南总镖头,还请总镖头赐见!”

他内力深厚,此时开口,虽然说话客气,但以内力相迫,却是隐隐带着威胁。

林震南一家三口,此时确实就在福威镖局之中。

昨天林平之回来之后,把自己在酒肆之中,遇到王书之后的事情,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

林震南的冷汗当场就下来了,王书的那一番话实在是太凶!

其中真假难辨,更是让人揪心。假的还好,不过虚惊一场,但是哪怕只有一丝半点是真,对于福威镖局来说,也是灭顶之灾。

所以,昨天夜里,林震南连夜布置,以防不测,不过一夜过去了,倒也没有什么大事。

却不知道,之所以如此,他们还得感谢王书。

王书在来到福州的路上,遇到了一群青城派的弟子,然后把这群人杀了……其中正有余沧海的亲生儿子余人彦,亲子被杀,虽然余沧海天性凉薄,却也动怒。这本是计划之外的事情,当然得弄明白是谁干的。

结果,这一查之下,反而耽搁了时间。

否则的话,昨天夜里,这福威镖局,上上下下,估计就得被犁一遍。

林震南一家三口,战战兢兢的等到了中午,心中其实也都

憋着一口气呢。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王书就上门了。

林震南听声音,就知道对方内功莫测,看了一眼妻儿之后,道:“我去看看。”

林平之忽然道:“爹爹,我认得这个声音,正是昨日酒肆之中,说出那消息的人。”

“什么?”林震南面色一变,正要说什么,就听到王书的声音又道:“后学晚辈王书,特意……”

“哼,这是要逼我们相见吗?”林夫人妙目含煞,她娘家是洛阳金刀王家,父亲王元霸乃是中州大侠金刀门掌门人,号称金刀无敌!当然,也仅仅只是号称……

不过林夫人一身武功,决然不弱于男子,生性也是好强。感觉王书用内力逼迫他们一家三口出门见人,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林震南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一咬牙道:“总得见的!我们一家因为他的一番话,就藏了一夜,此人可谓罪魁祸首,于情于理……”

“好,那我们一家三口,一起来见见这位‘后学晚辈’!”林夫人拉着儿子,伴着林震南出了门。

福威镖局门口,王书挺立不动,索性双眼都给闭上了,默默的摇晃着脑袋,似乎在回忆某些舞曲,等到大门打开之后,他还沉浸在某些音乐的氛围之内没有回过神来。

林震南一家三口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人犯了什么病。

“喂……”林平之看王书闭眼不搭理人的样子,正要开口,结果王书骤然睁开双眼,狠

狠地瞪了他一眼。

林平之平日里号称少侠,此时也被王书目光所慑,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哎……”王书叹了口气,似乎有些遗憾,然后他的目光放在了林震南的身上:“林前辈安好,在下王书。此来只有一个目的,借林家辟邪剑谱一观!”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