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0a7320aba884cfba842fbb6453909c6,time=161430339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47971699/447971701.htm,signature=756488db1a4eaf599f33718077239ad82d0d782a
isshowflow:1,,
仙侠奇缘之三生传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仙侠奇缘之三生传
月乔
第一章世事之始

漫漫仙烟弥漫而升,萦绕在靠着恒力漂浮的山峰周围,一座座山峰上下起伏,充满了似幻如梦的感觉。

腾升在白云之上的山峰是如此的美轮美奂,又是如此的不真实,若是凡尘中人看见定是一脸诧异的表情,惊叹地喊着,真是人间仙境!

淡淡白云托起的山峰中的一片红枫林里,花季少女躺在树下的一块青色岩石上,似乎正在小憩。

俏美的小脸被鲜红的枫叶挡住,靠近一看,卷翘的睫毛上挂着早晨的滴滴露水,小巧的鼻子看起来也有几分湿润,粉嫩的唇瓣微微张开着,露出两颗白白的牙齿。

少女呼出来的气息将枫叶吹得忽上忽下,看起来十分有趣。

“盈樱,你还不快起来,这次你闯祸了!”尖细的声音在耳畔回荡,被唤作盈樱的少女不耐烦地用手捂住耳朵继续睡,她正在做美梦呢。

“盈樱,你看管红枫林竟偷懒睡觉,害得红晶被盗,你可知罪!”

这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盈英的瞌睡虫立马被抛向了远方。

“总管大人,你怎么来了,”盈樱立马从树下站起来低头规规矩矩地站在刚才说话的总管大人面前。

“盈樱,你可知罪?”总管手里的拂尘一挥,气势吓人。

“总管大人,什,什么罪?”盈樱看着自己的脚尖想了想,想起自己在值班的时候偷偷睡懒觉,于是立马点头哈腰地走到总管身旁,“总管大人,我就这一次,一次睡

觉,麻烦你不要将这一笔记上啦,盈樱知道错了。”

总管虽看起来比较严厉,但私底下却还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和盈英的关系也比较好,时常对盈樱的偷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盈樱,不是我不帮你,红晶失窃,我也保不了你,”总管向四周看了一眼,这里除了刚才说话的那个盈水,没别的人了,于是放低声音对盈樱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红晶丢了,这个责任我们谁也担当不起啊。”

“什么!红晶失窃?丢了?”盈樱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怎么可能,我只眯了一小会,红晶不可能会失窃!”

盈樱跑到树林里最大的一颗枫树下,这棵树已经将近五万岁,孕育着最大的红晶,这片红枫林几乎都是它的子孙后代。

巨大枫树的树干上空出一块洞来,焦糊的树洞体现出这棵树发生了怎样的浩劫,原本是一根完好无损的树干,现在这种样子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红晶真的被盗了。

“这怎么可能,总管,我真的只眯了一小会,这,这,对,这是个梦,我还没有醒,”盈樱用手掐着自己的手腕:“快点醒过来,醒过来!”

“盈樱,这不是梦,”总管叹了一口气,盈樱和他有几千年的交情了,不是不帮她,是他无能为力啊,“盈樱,仙帝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命我将你速速带去云霄殿,我不想动手,你还是自己走吧。”

“总管,

真的,我只眯了一小会,你们别开玩笑了,我下次一定不会再偷懒睡觉了,”盈樱干笑着拍了一下总管的肩膀,心里存着一丝侥幸。

“盈樱,这次真的不是开玩笑,你不走是要逼着我动手吗?”总管开始生气,平常盈樱说什么他都不会生气,这一下,盈英的侥幸心理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盈樱,走吧,咱两谁也别为难谁了,”最终,总管叹了一口气,手里的拂尘一挥,牢固的枷锁便出现在盈英身上,将她紧紧束缚住。

“总管……”

“不要说了,走吧,”总管手里的拂尘再次一挥,顿时两人脚下就腾升出一片白云,将他们慢慢带离地面,向着云霄殿的方向飞去。

云霄殿里,天帝正襟危坐在天椅上,四周都站满了大小神仙,各个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一声。

“盈樱,你可知罪!”盈樱站的位置距离天帝足足有十几米远,可天帝的声音就像是在她的耳边响起一样,令她的耳朵麻了一阵子,脑袋也变得晕晕乎乎的。

“盈樱,你还不知罪!”天帝一声怒吼,终于让盈樱从晕乎中醒了过来,看清自己所在的地方后腿也就跟着软了下去,一下子跪在了琉璃地面上。

她知罪?她知什么罪,就算是心里再想解辩,可是话到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跪在地上的她愣是让人看起来她已经认罪了。

“盈樱,你闯下如此大祸,今日定是饶你不得,”

天帝一招手,云霄殿外便走进来几位天兵,“将盈樱拖下去经受世间轮回九九八十一次,剃去仙骨,打入凡尘,待轮回次满再升为仙!”

盈樱思想还停留在打入凡尘这四个字上,身子就被刚进来的两个天兵给拖出了大殿。

一路上都忘了挣扎,打入凡尘,她好不容易从一棵灵草修炼成了仙,谋得这看管红枫林的小小仙职,现在却要让她千年来的道行毁于一旦,九九八十一次轮回,这得要多少年啊。

“不,不,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明明……”突然想到了什么,拼盈英命地开始挣扎,一件事情闪电般地从她脑海里划过,如果她没记错,这件事是……

“住嘴!”总管一声厉喝截断了盈樱的想说的话,“盈樱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吗?来人,将她推下这轮回塔!”

两千年后。

白子山上,湖中的莲花开的正旺,水波莹动,绿叶红花之中突然冒出来一颗脑袋,漆黑的长发留至腰间,看不清人脸,只得个大概轮廓,体型硕壮不似女子,肌肤如凝脂般白皙又不太似男子,待人转头一看,这哪里是凡尘之人,仙气从身体两侧腾升而出。浓密粗黑的眉毛下一双凤眼足以魅惑众生,鼻梁坚挺,薄唇红润,身后的一条白色的尾巴倒是暴露了他的身份——白子山上的灵狐!

凌洛从湖中慢慢走出来,周围弥漫着白色的烟雾,明明是光着的身子,待出水之

后竟已穿戴整齐。

纯白的衣袍将他周身裹住,刚才还在滴水的头发已经完全干了,此时正安静地躺在他的身后,待微风吹过,才敢小心地飘动两下,来衬托拥有它们的主人的仙气。

今天是凌洛最后一次巡逻这白子山了,过了今天,他将脱去妖骨化身为仙,守护白子山的事也就不用他来操心了。

虽然凌洛是灵狐一族的皇子,但是守护白子山的事却是要他亲手完成,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灵狐一族的规律。

只有最出色的灵狐才有资格守护白子山,所以这也代表着凌洛是灵狐年轻的一族中最出色的狐狸。

凌洛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白子山上的白子泉是个极其富有灵力的地方,凌洛每天都要来这里泡上半盏茶的时间,今天将是他身为灵狐最后一次泡泉,泡完之后整个人觉得神清气爽。

灵狐脱去妖身转而成仙需要将自己的心头血取出,放入白子泉泉眼的所在地,经受最富有灵力的泉水的氤氲才能完全脱去妖气。

凌洛打开胸前的衣裳,尾指轻触胸膛,一滴鲜红如娇艳花朵的血便从心头慢慢冒出来,心头血的取出非常痛苦,凌洛满头大汗地忍着痛,几秒钟后,心头血凝结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凌洛踏着虚弱的步伐走到泉眼处,白子泉的泉眼不像其他泉水在水底,反而在泉边的两块石头缝之间。源源不断的泉水从石缝中冒出来,流进了湖

中,淡淡的烟雾使泉眼笼罩在朦胧之中。

凌洛将心头血小心地放在石缝之间,施了一个诀,心头血便像是固定在石缝之间一样,被涌出来的泉水不断冲刷着。

心头血的取出令凌洛变得十分虚弱,转身之间他已经化身成一只白狐,似雪的皮毛闪着淡淡的白光,细长的腿走到一旁的草丛中弯曲下来,身体触地趴在了草丛上,巨大的尾巴将脑袋围抱住,整个身体成了一个雪球的模样。

只要再经过半盏茶的时间他就要真正的成为一名仙了,而不是一只灵狐。

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地从树林中走出来,头发凌乱衣着破烂的人在树林边张望了两下,最后身子的方向停在了泉眼所在的地方。

云涤幸蹒跚这步子向着泉眼走去,她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饿得有,神智不清了,迷迷糊糊间看一朵红色妖冶的花朵,吸引着她向前的步伐。

来到泉边,一阵清香从花朵上沁出来,这种香味令她全身放松感到无比的舒适,舔舔干燥的嘴唇,云涤幸慢慢低下身子向泉眼处的红花靠去。

这朵花闻起来这么香,吃起来肯定更香,云涤幸贪婪的闻着花香,张开小嘴,那花似乎是有了眼睛一样向她的嘴里窜去,只觉得清香在唇齿练荡漾,云涤幸感觉自己像是被托在了云层之上,这么多天的疲倦一下子被祛除在身体之外,云涤幸面带笑容,意识渐渐陷入迷糊之中。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