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02d4c1d042345d3a0f45a08ed9722cd,time=1606374735,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47971699/447971703.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9L41L4&nid=410685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685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47971699&page=1&vt=2,signature=3742a0bf6466f3ec2b78a310ee92f0aa83a95f46
isshowflow:1,,
仙侠奇缘之三生传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灵兽及己

“老桃头,莫要吓着她了,她只是个凡人,”灵儿开玩笑地对老桃树说到,“灵儿奉长空长老之命送她下山。”

“她只是个凡人?”老桃树充满皱纹的树干晃动两下,接着所有的枝丫又缩成一团,像是个正在皱眉头的老人,“她怎么可能是个凡人!”

“老桃头,你是认错人了吧,她不是你一直等的那个人,”说着灵儿便推着云涤幸向前走去。

“盈英,你可曾还记得我?”老桃树突然伸出一支开满桃花的树枝将云涤幸和灵儿分隔开来,一张脸从树干上露出来,深褐色的眼睛期盼地看着云涤幸。

“您,您好,我叫云涤幸,”云涤幸不知道它口中叫着的盈英是谁,或许她只是和那个人长得很相像吧,不然他也不会认错了。

“你不是盈英?那你为何不怕我?”老桃树眼角弯出一道弧度,像是打赌胜利的孩子一样乐呵着,“你不是盈英你怎么能听见植物的声音,从小就能和植物沟通呢?”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云涤幸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这张不像脸的脸。

“因为我是老桃头!”说着老桃树哈哈笑得前俯后仰,满枝的桃花因为它全身的颤动而纷纷飘落在地,像是下了一场粉红色的雨一样。

“老桃头,很久没听见你说话了,近来可好?”一道苍老有力的声音传来,老桃头转过脸不屑地对白长空冷哼了一声,收起了放在

灵儿和云涤幸之间的树枝,像是在和谁赌气一样,再次变回了一开始见它时的模样了。

“这老顽固,”白长空走近,一双眼睛犀利地盯着云涤幸,从上到下将她打量了一番,“灵儿,送这位姑娘下山吧。”

说完白长空挥着宽大的袖子消失在了云涤幸的视线内,老桃头自从白发苍苍的白长空来了之后就一直这样保持着安静,直到云涤幸和灵儿走出很远也没有其他的任何动静,收起内心的好奇,云涤幸踏着脚底下青砖铺成的地面,向着山下走去。

走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两座巨大的石狮张牙舞爪地出现在云涤幸的面前。

“姑娘,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可以回到山下了,”灵儿停下脚步,她不能走出石狮划分的界面,她的灵力还不够,出去之后会被打回原形成为一只狐狸。

“嗯,有劳灵儿姐姐了,”云涤幸向灵儿点点头,转身向前走去,只是当她转身的那一刹那,那道抽泣的声音又开始回响在她的耳边。

云涤幸双手捂住耳朵,摇摇头,这个声音一直缠绕着她,令她感到很不安宁。

“是谁,是谁在哭?”云涤幸转了个圈,四处并没有什么人,而刚才送她到石狮门口的灵儿也不见了踪影。

“救救我,求你救救我,”细微的声音响起,还是刚才那个抽泣的声音。

“你是谁,你在哪?”

“救救我,求你救救我,”尖细的呻吟声,像是

在云涤幸的耳朵里挠一样令她难受,“求你救救我。”

“我怎么才能救你,你是谁?”云涤幸蹲下身子,难受地捂着耳朵,可是就算她再怎么捂住耳朵,那个声音依旧可以穿透她的耳膜,刺激着她的神经。

“救救我,”蹲下身子的云涤幸感觉那个声音更加清晰了,她也不像一开始那样难受,“你在哪?”

“你往前走,走到石狮子的旁边,”声音停止抽泣,一字一句地向云涤幸说着,这个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令她总是忍不住地被这道声音控制着。

云涤幸按照声音的指示来到石狮旁,并没有看见是谁在说话,“你到底是谁,否则我不会再按照你说的去做了。”

“嘻嘻嘻,你知道的,我不是人,”突然嘻嘻的笑声传来,声音欢快而愉悦,只是这笑声比刚才的抽泣声还要刺耳难听。

“你是植物?”云涤幸蹲在石狮子的脚边,眼睛止不住地向石狮子四周快速瞥去,身体忍不住颤动,极力隐忍着内心的害怕。

“当然,不然你怎么能听见我的声音呢,嘻嘻嘻,”声音依旧欢快地响着,这时云涤幸才真的听清原来这还是个孩子的声音,“你果然是老桃头等了多年的人,也是我等了多年的人!”

“什么?”云涤幸一头雾水,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么受关注的人了。

“时间来不及了,你看见狮子脚上绑着的那条红绳了吗?”稚嫩的

声音不再笑,似乎一瞬间就变得严肃了。

或许是这个声音缠着自己太久了,云涤幸有着强烈的欲望想要看见这道声音的主人,“嗯。”

乍一看并没有发现石狮脚上绑着红绳,云涤幸俯身才看见一条接近透明的红绳,“看见了,现在该怎么办?”

“咬破无名指,将血滴在上面,可能会有点疼,但是你要快点,时间来不及了,”童声越来越急切,云涤幸没有过多的思索,心里也变得不安,似乎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立马咬破自己的手指,半透明的红绳一沾上血就像块冰一样开始慢慢融化,最后消失不见。

“退后,快离开这里,”童声带有一丝兴奋,声音颤抖着隐藏不住激动,紧接着石狮开始剧烈晃动。

云涤幸跑开几米远,躲在一簇草丛后面,还没等她抬起头,“轰”的一声,石狮炸裂开来,碎石屑满天飞舞,还好躲得远,打在她身上的碎石子都是很细小的。

“哈哈哈,我及几终于又重获自由了!”石狮碎开时散在空中的烟雾挡住了声音主人的身影,云涤幸好奇地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除了灰蒙蒙的一片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丫头,不错啊,”一个圆溜溜的脑袋凑到云涤幸的面前,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云涤幸的脸,“原来是个丑丫头!”

“啊!”云涤幸被突然冒出来的脑袋下了一跳,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双

手撑在身后,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字,“妖,妖怪!”

“呸,什么妖怪,我是精!”童声不满地抱怨着,云涤幸这才看清眼前的小东西。

眼前这个自称及己的精,圆圆的身子,圆圆的脑袋,几乎看不见手脚,靠着一双巨大的枯黄翅膀在空中上下飞动着,头顶两根细长的白色触须左右摇晃,一双漆如星空的圆眼睛此时正从上到下打量着云涤幸。

“……”云涤幸被这个小东西弄得愣在了原地,“你,你,你……”

“你什么你,想不到年纪不大倒是如此的不懂礼,”及己用力将圆脑袋一昂,不屑地在云涤幸头顶上空盘旋几圈,“不过遇见我及己将是你人生中一大幸运之事。”

说着,及己便落在了云涤幸的头上,不知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小脚在云涤幸脑袋上嫌弃地扒开她凌乱的头发,然后整个球一般的身子就坐在了碎发之间。

“那个,你能不能从我的头上下去?”云涤幸皱着眉头,脸上有这一丝的不情愿,虽然平时没有人愿意亲近她,但是对于及己的“热情”她还是不习惯。

“下去干嘛,上面舒服,看得远,”及己随手拍了拍屁股下的头发,换了个舒适一点的姿势,竟然倒头准备睡觉。

“……”云涤幸一脸委屈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任由着及己在她的头顶肆意的睡觉。

“你怎么还坐在地上不动,生根了吗?”过了一会及己不见

云涤幸有动作,拍拍云涤幸的脑袋,“走吧丫头,离开这个鬼地方!”

被及己这么一说,云涤幸貌似发现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原本两头雄壮的石狮现在只剩下了一头,吞了吞口水,生怕会有人将她捉回去赔偿这已经散成石子的石狮,云涤幸快速从地上站起来,向着山下的地方跑去。

“哎哟,”云涤幸的动作做的太快而且太突然,坐在她头上的及己一不留神就被她给甩了下来,眼看云涤幸撒腿飞快地就要跑出自己的视线,及己抖了抖身后的翅膀准备飞过去追上她。

一道白光从身后刺来,及己灵巧地闪躲过,而被白光刺中的那片土地已经变得焦黑。

“长空老头,又是你,”及己看了一眼焦黑的土地,一股怨气从心底传来,只是当它回过头一看,站在它身后的人并不是它口中的长空老头,“你又是谁?”

一袭白袍长发飘飘,凌洛手里拿着玄冰剑,剑身冒出淡淡的白烟,随着他的气息的流动,时而浓密时而稀疏。

“白子山凌洛。”

“是你?”及己侧过身子,脚底暗暗踩实地面,凌洛的名字它早就听说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哦?你认识我?”凌洛细长的手指沿着玄冰的剑身一直滑到剑梢,随着他手指的移动,剑身的白烟也消散无踪。

“呵呵,白子山上新一代最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不认识,”及己细小的手背在身后,

漆黑的大眼闪着光,语气也是满满的不屑。

五百年前,它被白长空封印在了这白灵洞府门前的石狮之下,害得它灵力失了一半,现在只能保持着这副模样,心里已经狠狠地记恨上了白子山上的所有灵狐。

“你就是爷爷封印的灵兽?”凌洛眉眼轻挑,转而继续抚摸着剑身,“也不过如此。”

“你!”及己瞪着双眼,一张小嘴紧抿着,翅膀也噗嗤噗嗤得扇得更加用力,“呵呵,我现在虽是这幅模样,等我灵力恢复之后,我必定踏平你们白子山,来弥补我多年被镇压在这石狮下所受的罪!”

“不用等你灵力恢复,看我今日再将你压在这石狮之下,”说着凌洛长剑一挥,毫不留情地向着及己的身子刺去。

及己现在的灵力之后维持着此时的这幅身体,所以根本没有多余的灵力对付来势汹汹的凌洛,能做的只有快速闪躲凌洛的攻击,希望可以想出一个脱身之法。

云涤幸跑着跑着便觉得不对劲,伸手在头上一摸才发现不知何时及己已经不在她的头顶之上。

“住手!”云涤幸跑回去就看见及己被一个男子用长剑威逼着,“你想干什么?”

“又是你!”凌洛狠狠地瞪了云涤幸一眼,想起白长空说的话又不得不忍住心中的怒气,“多管闲事!”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