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789e825001b64fa29fd9ae4c6c0b36f2,time=160372833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49695797/44969580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1L4&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47813%26bid%3D449695797&page=1&vt=2,signature=9fbed59a98ca39571de0465b3646e493b97d565b
isshowflow:1,,
替嫁:总裁有戏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相见争如不见

墨文婷的母亲患有抑郁症已经很多年了。高昂的治疗费用让墨文婷从高中开始就过早地背负着家里的经济。墨文婷常常假期一天要兼职好几份工,马不停蹄地干活,赚来的钱也要交出去作为治疗费用,常常是入不敷出,捉襟见肘。

墨文婷从不喊苦喊累,每次去看望母亲时母亲不经意流露的笑容就是她最大的动力。

带着墨长天走进去的时候,墨文婷就像是欢快的小鸟飞去母亲身边。

“妈妈,我来看你了。”墨文婷甜甜地笑着,与刚刚在墨家的冷脸判若两人。

“婷婷。”张美玲欣慰的摸摸女儿的头。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后面的墨长天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一幕,明显感到自己的多余。

原来自己不在的这些时候,他们过的还挺好的。

“咳咳。”他有些不自在地咳了几声,提醒墨文婷此行的目的。

墨文婷瞥了墨长天一眼,莫名地觉得他的不爽让她很开心。

不过,事情还是要做的。

墨文婷拉起母亲的手,指了指走上前来的墨长天,开口说道:“妈妈,你认识他吗?”

张美玲在看到墨长天的一瞬间,浑身僵硬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随之而来的是冷冷的恨意。

墨长天在这样的眼光下十分不自在,但是想到家里的墨清馨,还是走上前说:“美玲,我来了,你还认识我吗?”

张美玲的手气得微微颤抖起来。

“婷婷啊,妈妈有

话给这位叔叔讲,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张美玲轻轻地说。

墨文婷自然明白母亲的意思,看眼下的情况只怕自己的身世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墨文婷站起身出去了,把房间留给两个人。

张美玲半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穿的一表人才的墨长天。

不是没想过相遇,却从没想到再见,自己竟是这般的狼狈不堪。

长时间呆在医院接受治疗,张美玲的皮肤分外苍白。抑郁症带来的强烈的精神压力,致使她常常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所有的起因,都是眼前的男人。

墨长天怔怔地看着眼前干瘦的女人,几乎认不出来了。

良久,他半低下头,轻轻地说:“美玲,你过得还好吗?”

张美玲报之以冷冷的笑意。

“我今天来……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墨长天支支吾吾地说。

张美玲转过头,声音没有起伏地说:“墨长天,你想认回婷婷?”语气中却早已笃定。

“对,我想着……”墨长天搓着手,没敢看张美玲:“婷婷毕竟还是我的女儿,我还是要给她照顾。”

张美玲冷冷哼了一声:“二十多年都不来认,现在能认,想必是要利用她吧!”

墨长天有些尴尬的说:“欣然,话不能这么说。”

张美玲眼中全是讽刺:“认回婷婷,你们家那位能同意?想必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墨长天不防她说话这么很绝,有些急躁地扒拉着头发:“家里是有事情需要她帮

忙,她毕竟是我的孩子,帮忙有什么好推脱的!再说了,我又不会亏待她。”

张美玲眼神全是不屑一顾:“墨长天,你若是有良心,这件事情再不要提,我是婷婷的妈妈,不会允许你伤害她的!”

墨长天被张美玲的眼神逼急了:“认不认她都是我的孩子,再说了,有了墨家的背景她身价都不同了,你又能给她什么,以前不过是个酒家女,现在每天病怏怏的窝在这里,连医药费都是她给你出的,你现在完全都是她的累赘!”

张美玲只觉得心口闷闷地疼,指着墨长天气得直发抖。

“够了!”墨文婷从门外走进来,之前的话她都听得一清二楚,不论如何,她绝对不能容忍墨长天侮辱自己的母亲。

“婷婷呀,其实我……”墨长天觉得形势对他不利,又想开口狡辩。

“别说了墨先生。”墨文婷皱眉:“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谈。”

“婷婷。”张美玲焦急的叫了一声女儿。

“没事的,妈妈。”墨文婷用眼神安抚了母亲:“我自己会处理的。”

两个人出去了,病房里只剩下张美玲一个人。

她呆呆地转过头,看向窗外的樱花树。

初次见到他的时候,正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她一个抬眼,注定了太多故事。

她常常想,倘若没有年少肆意的相爱,不问前程不问将来,倘若他们之间没有这么大的地位差别,自己和墨长天的结局会不会好一些。

不会

的,她终于明白。

这种从骨子里自私虚伪的男人,当初不愿为她放弃自己的墨家继承人的地位,甚至抛弃自己和亲生骨肉,甚至离开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着爱自己的话。这种人就算不在那样的高位,依旧无法托付终生。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旧情人过得如鱼得水。而自己却还在苦海里捱着日子。

张美玲看着窗外的樱花,心想自己要振作起来才是。

为了自己的女儿。

墨长天和墨文婷直接回去了墨家。

一路上,墨长天一直提醒墨文婷他真的是她的父亲,墨文婷低着头一言不发。

只是她心里清楚,恐怕墨长天说得都是真的。

现在想想,自己妈妈突然患上抑郁症那一年,正是自己想要去刚刚开业的迪士尼乐园玩,闹了很久,妈妈才带着自己去。

玩过山车排队的时候,妈妈好像看见了哪个人,急匆匆的牵着自己跑过去。

自己光顾着手里的棉花糖,只是依稀记着是个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

妈妈的手变得冷冷的,她抬起头,看见了妈妈的泪花。

想必是墨家的人。

墨文婷的手握得紧紧的,心口有些疼,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渐渐缓过气来。

所以,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自己突然变成堂堂的墨家的女儿。

一夜之间从平凡的大学毕业生变成C城赫赫有名的墨家小姐,墨文婷觉得非常不真实。

所以自己难道要从此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成挥金如土的富家小姐?

墨文婷准确地知道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墨长天是多么成功的商人,以他的精明哪里会真的是突然良心发现。

只怕他们另有企图。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