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14dde736ad14cd68e48e955b724ddf1,time=161075318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49695797/449695803.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51L7&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49695797&page=1&vt=2,signature=53dfce4479ec6438074b1e75a9632b71d9740165
isshowflow:1,,
替嫁:总裁有戏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五章 :冷嘲热讽

新婚之夜新郎就跑去书房睡觉,这让展家上下都议论纷纷。

没有展宁的侵扰,墨文婷倒是睡了个好觉,只是起床后的她慢半拍地意识到。

自己好像昨天宁死不屈来着,应该……闹得展宁非常难堪吧。

墨文婷的性子有些直,但是每次不经大脑做出来的事情一定会让她后悔万分。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拒绝展宁有什么错的,但是明明可以有各种更亲和的方法,比如新婚之夜的谈心呀,身上不舒服等委婉的拒绝呀。退一万步讲,展宁现在是自己的大BOSS一样的存在,自己一个不对就会被开除。

可惜昨天一根筋的墨文婷偏偏是打碎花瓶,以死明志。

墨文婷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嘶的叫了一声,别说真的蛮疼的。

伤敌一万,自损八千,这可是兵家的下下策。

墨文婷把头埋在被子里默哀了一会儿,慢吞吞的开始刷牙洗漱。她现在可一点都不想跟展宁见面,对方肯定有一堆火气要向自己发泄呢!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墨文婷以龟速挪下楼,发现展宁正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吃早餐。

休闲的米色衬衣,袖口卷上去停在手臂三分之二处,额前细碎的刘海看起来有些凌乱,却有着说不出的自然,再配上他俊美的面庞,墨文婷看着都觉得美好无比。

他斜斜地看了墨文婷一眼。

墨文婷有点尴尬地开口说道:“早呀。”

本以为不会有任何的回话,没想

到展宁低低地嗯了一声,带着晨起的沙哑,说不出来的好听。

墨文婷的心里一阵欢喜。

莫非大boss已经大人有大量地抛开昨晚的不愉快,决定重新接纳自己了?

好象是的。墨文婷眯起眼睛这样判断。

心情一放松,墨文婷就忍不住雀跃地去看早餐吃什么。

到底是堂堂展家,小小的一个早餐就囊括中西的。从叉烧包、虾饺、烧卖、肠粉,到薯条、汉堡、蔬菜沙拉。一向喜欢美食的墨文婷两眼发亮,搜罗了一堆好吃的在盘子里。然后坐在展宁旁边准备开动。

展宁扫了一眼墨文婷的盘子,讽刺地说:“墨家是不是被你吃垮的?”

墨文婷只当他是开玩笑,淡淡的说:“哦?你们展家养不起?”

展宁勾起一个邪魅的微笑:“吃算什么,展家可不会那么脆弱,但是展家不喜欢留着一心要走的人。”

墨文婷这才听明白了,原来展宁一点都没有消气,正对她明朝暗讽呢。

墨文婷才不想揣着明白装糊涂,既然发现展宁来者不善,就正色道:“展宁,关于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

展宁挑挑眉毛,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墨小姐,道歉可不能对什么事情都一笔勾销。”

墨文婷低下头,喃喃地说:“不好意思,我只是有点不习惯。”

展宁嘲弄的一笑,一字一顿地说:“墨小姐,希望你可以弄清楚你的定位,展家不是你可以讲条件的地方。”

里不是你可以讲条件的地方!

似曾相识的话语从展宁的口中说出,墨文婷浑身一震。

“展宁先生,我以为……”墨文婷看着展宁的眼睛:“适当的表达自己的需要,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

展宁却是漫不经心地勾起嘴角:“你不过是墨家卖过来的女儿,和我讲什么条件?”

墨文婷不可置信地看着展宁。喃喃地说道:“不可能……怎么会?”

展宁饶有兴趣地看着展宁的脸色一点点白下去,丝毫不介意自己再说些什么让眼前的小女人更难以自持。

“前几个月,东南亚那边发生了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墨家在金融方面投资非常多,一但出现资金链断裂,整个家业赔进去都无济于事。展家和墨家定有娃娃亲,你那父亲总觉得你有高枝可攀,从来不提这件事,一个月前却突然提出来要进行联姻,我派人进行了调查,果然是别有心机。墨长天还真是老狐狸,就算知道我已经明了这件事,还是一言不发地把你嫁过来了。”

展宁说完,果不其然看着墨文婷的眼神黯淡下去。

墨文婷只觉得浑身冰凉。

原来自己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墨清馨只对她说自己另有喜欢的人,希望墨文婷能成全自己的一片痴心。墨长天口口声声保证展宁绝对是一个值得依靠的男人,这件事情对墨文婷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原来自己是被人卖了还不自知!

墨文婷一时间

百感交集,眼眶涌上一点湿意。

为什么呢,自己人生好像一直都不在自己的手中,现在,就连婚姻都不能够了吗?

墨文婷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一下心情,转头看向展宁。

“展宁先生,其实我……”

墨文婷刚刚开了个头,就被展宁打断了。

他带着了然的笑容,以及眼底掩饰不住的嘲弄,开口说道:“别给我说什么你不知道的话,我不在乎,因为我也不可能放你走,事已至此,难道我就是傻子?赔了夫人又折兵吗?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不可能。”

墨文婷料想到这样的结局,垂下肩膀,无助地靠在椅子上。

对,你们都不是傻子,只有我是。

不管是墨清馨、墨长天或者展宁,人人都有自己的一个算盘。一个不愿意这样低贱地嫁出去,一个不愿意墨家的家业消失殆尽,一个不愿意做亏本生意。

没有人问过墨文婷愿不愿意,她的存在就是这样的微不足道,就是在这样重大的事情上,都没有自己的发言权。

墨文婷告诉自己不要哭,因为不值得。

所有不被尊重的对待,都没有讨价还价的必要。

但是眼泪还是一滴一滴地打在餐桌上。

展宁看着突然不说话的墨文婷,忽的有些心疼。

其实她也没什么错,只是碰到了墨家,碰到了自己。

而他,也不允许她离开自己。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