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72f71d269154266a83d48fed45bc060,time=161075720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49695797/449695808.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51L12&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49695797&page=1&vt=2,signature=e3e51cd2510ad11c62db4f10694dd18026c23470
isshowflow:1,,
替嫁:总裁有戏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十章 :冷战

墨文婷坐在沙发上,双手握的紧紧地。

她从来没有期盼过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脚踏实地一步步地走着,为什么老天爷还要这样折磨她呢?

她墨文婷曾经以为,自己虽然没有父亲,但是母亲是爱她的,结果有一天母亲患上了抑郁症,常年紧张压抑的氛围让她心悸。

后来有一天,她认回了自己的父亲,原本以为可以得到渴望多年的父爱,却发现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被现实打败。

为了认回自己挽回自己家业的父亲,不惜跑到母亲的病房让她作证,全然不问母亲的病情。

认回自己就坦言代嫁这样过分事情,从来不把自己的幸福放在心上。

自己不愿意,甚至以母亲的性命相威胁。

而现在,墨文婷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父亲,甚至是在得知展宁是有着暴虐倾向的人的前提下,还恬不知耻地说展宁是个不错的对象,骗着自己嫁过来。

墨文婷的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这次是真的彻底的心寒。

墨长天,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这样的行为,与禽兽何异?

墨文婷的指甲,因为用力地握拳,已经深深地陷进肉里,可是这样的疼痛根本不及心中的百分之一。

自己这一路走的这样艰难,转眼又是孤身一人。

墨文婷狠狠地大哭了一场。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能与人言者只二三。

哭过之后,莫文婷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

只是回想起自己和展宁欢乐的回

忆,墨文婷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展宁。

他是那样好的一个人,自己因此倾心。

但是,如果这个人转眼又变坏了呢?

或者其实他一直是用假面目再和自己相处,等着自己陷进去之后就会露出庐山真面目。

种种猜测,墨文婷无从判断,但是她也无法推翻。

抛开展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说,墨清馨透露的这些秘辛,不管是真是假,都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如何面对展宁,至少现在是这样。

幸亏展宁现在去出差了,墨文婷可以缓口气想一想自己的情绪。

就在墨文婷舒了口气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展宁的专属铃声。

墨文婷下意识地接了起来。

“喜欢什么颜色?”展宁开门见山的说道。

“诶?”墨文婷还没有反应过来,嘴上顺溜地说:“粉色。”

展宁在电话那头闷闷的笑了一声,用他低沉迷醉的嗓音说道:“粉色,不错,很衬你的肤色。”

墨文婷莫名有些脸发红,只得说:“谢谢夸奖。”

展宁想着自己小妻子羞涩的模样,不由得笑意加深,轻轻说道:“等会儿见。”

“恩。”墨文婷下意识地回了一声,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愣愣的某人忽然想起件事。

诶?刚刚展宁是说一会儿见吗?

他要提前回来了?

才反应过来的墨文婷囧了,想了一会儿,嘴角带着一丝苦笑。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如果是一个小时前得知这样

的消息,自己一定兴奋的马上跳起来准备迎接。

只是现在,墨文婷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她知道,一个人的情绪很不稳定的时候,不适合谈任何事情,她不是没想过要和展宁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越想越乱,墨文婷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失望地叹了口气。

展宁提前回来了,当然,这都是作为总裁的福利。

还在外地的私人助理郝峰默默地摊开眼前厚的可以砸核桃的企划案,在心里默哀自己没法挽回的假期。

自从总裁结婚之后,果然自己的福利越来越少了。

原本展宁有时候还是会因为无聊亲力亲为,在制定了大方向之后偶尔参与大家的活动,那个时候效率简直成百上千地增长。

而现在,总裁再也没有闲工夫参与具体的项目实施,于是这个重担全都压在了郝峰肩头。

郝峰拿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开始艰辛的工作。

其实总裁也有小小透露了涨薪的意思,看来新婚真的是蜜里调油,锦上添花的称心如意。

那他就勉为其难好了。郝峰勾起嘴角。

展宁一下飞机就回家找自己家的小妻子。

结果竟没有在门口等到飞奔过来的墨文婷。

她一定是在给我准备惊喜,展宁总裁安慰自己,快速甩开自己的失落。

结果走进屋子,大厅,餐厅,厨房,都没有墨文婷的身影。

展宁把目光投向了卧室。

唔,看来这回是一个大大的惊喜呀。展

宁邪魅一笑,整了整衣服走了过去。

结果非常惊喜。

门居然反锁了!

展宁确定了三次自己真的是被锁在外面了,顿时有些不可接受。

“小存,”展宁敲敲门,有些严肃地叫了一声。

躲在里面的墨文婷吓得浑身一抖。

她才不承认自己选择临阵脱逃,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鸵鸟呢!

但是这真的是她想出来的不激怒任何人的好方法了。

此时展宁严肃地声音一传来,墨文婷顿时就心慌了。

“我知道你在里面。”展宁不见回答,虽然有些奇怪,还是决定问问小妻子:“你为什么不说话?发生什么事情了?”

墨文婷知道不说话是不可能了,只得埋在被子里闷闷的说:“我今天心情不好,害怕一说话就对你发火,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

展宁一听不禁笑笑,宠溺的说:“没事,你想发火就冲我来,我不说你。”

墨文婷紧张地闭上眼,心说我现在可不敢试试。

“明天吧,可以吗?”墨文婷弱弱的问道。

展宁有些奇怪小妻子的坚持,感觉应该有更深层的原因,但是对方不愿意说,自己逼问也许适得其反。

展宁想了想,转身下了楼。

窝在卧室的墨文婷听见展宁离开的脚步声,轻轻松了口气。

展宁直接去问了阿姨怎么回事。

阿姨也发现了少奶奶的不对,就一股脑的都告诉了展宁。

墨家千金下午突如其来的拜访,少奶奶难过了好一阵子。听说少爷

要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不出来。

展宁的眸色转深,若有所悟。

墨家千金啊。很好。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