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510e22e927b04ca0893b8a9e0a91a5d1,time=160715833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0298523/450299918.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51L7&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50298523&page=1&vt=2,signature=c7a71e6107afb137e2ef891a8ac2b7b230f8c264
isshowflow:1,,
女巡按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四章 试探

 

第四章 试探

 

“听说,新任县令过段时间便会到来,到时候,你就得将这辉城县令的官印交出去,然后,咱们便要离开这里了,因此,阿芷,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林意茹看着手中泛黄的信纸,一脸地忧心忡忡,“若是咱们离开了这里,那么阿全的事……”

安芷的眉头也紧锁着,这段时间,虽然自己伪装养伤在家,但是对表哥的事也并没有松懈,她在家中调查了表哥平日的人际往来,细细梳理了一遍表哥有可能存在的仇家,然而因为安道全的生活交际圈子十分简单,到现在为止,她也并没有什么头绪。

“阿芷……”林意茹也知道安芷这几日也是尽心尽力地在查安道全的事,因此即使心中再过焦虑,也不好催促安芷。

“嫂嫂放心,表哥的事,阿芷一定竭尽全力。”安芷向林意茹保证道。

“对了,听说你今日在街上破获了一起杂耍班子无赖人偷钱的案子?”林意茹转移话题道。

“嗯。”安芷点了点头,“我看那公子气度非凡,定不是寻常人物,为那个杂耍班子着想,我也不能置身事外。”

“话是如此,但是阿芷,现在你的身份是阿全,阿全还在养伤期间,不好总是这般抛头露面,小心驶得万年船。”林意茹柔声道。

“嫂嫂说的是,这几日,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还是少出门的好。”安芷想了一想林意茹的话,倒也

是在理。

“老爷,外头有客人说要见您。”安业是何等精明的人物,那日自从林意茹对他与老嬷嬷细细交代之后,他便立即改了口。此刻,他在外面敲了敲门道。

“客人?”安芷疑惑地道,看向林意茹,林意茹摇摇头,表示她也不是很清楚这事。

“安伯,你先帮忙招呼着,我一会便来。”安芷道。

此刻,天已近黄昏,秋日的傍晚,天空飘满了绯红色的云霞,十分艳丽,安芷深呼吸了一口气,踏出房门,即使已成为安道全这么些日子,每次她还是如履薄冰,生怕露了什么破绽。

客人正等在大堂中,当安芷到达的时候,看到安伯正垂手站立一旁,客座上,坐着一个青衣长衫的男子,此刻,他正低头品茗。

虽然只是简单的衣衫,然而他身上的配饰却是价值不凡,在费家宝库浸淫许久,安芷自然是看出了这男子身上配饰的不凡之处,那一整块玲珑剔透的晶莹宝玉间,赫然便是一条张牙舞爪的四爪飞龙!

龙,是皇家之物,唯有皇家之人才允许有这样的配饰,五爪飞龙便是当今圣上,圣上之下,各位皇子王爷,均是四爪。

因此,眼前这位……

安芷不由得手心冒出了冷汗,莫非她要出师未捷身先死?安道全当时中进士,又拜于当朝丞相门下,一时之间,也可谓是风头无量,结识的皇亲国戚也不在少数,眼前这一位,不是皇子便是王爷

,安芷突然后悔没有让林意茹一起出来迎接这位宾客了,若是这位皇子或者是王爷认出了自己,而自己却并不认识他,那可就……

“解游,许久未见,别来无恙。”解游是安道全的字,都能直呼字号了,看来这两人关系匪浅,真是糟糕糟糕糟糕,安芷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你怎的不说话?莫非是突然在此处见到本王,太过于惊喜?”那男子道。

“微臣,见过王爷。”安芷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位仁兄说了本王二字。

“罢了罢了,你一向如此,本王也不为难你,本王今日来并无其他意图,只是恰巧路经此处,听闻你遇刺一事,因此前来看看你。喏,这是宫中秘制的秘药,强身健体之效十分显著,对重伤初愈的人一尤其管用,你只需每日一粒直到服完即可。”那人说道,从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青花瓷药瓶,放在桌子上。

“王爷,这药如此贵重,微臣,受之有愧。”安芷低着头,尽量不抬头去看那位不知道何方神圣的王爷,以免穿帮。

“哎,让你收你便收着,本王还有事,今日便先不打扰,待有空闲,再来找你。”那人说罢便顾自朝门口走了出去。

待到安芷反应过来她应当去送一下的时候,那人已不见了踪影,这般对待一个王爷虽然有招待不周之嫌,怕是会落下口实,但总是比被揭穿她并不是安道全好太多了,安芷轻轻松了

一口气,拿起那位不知道是哪位王爷的王爷留下的青花瓷瓶子,打开一嗅,果真是对人有益的药丸,心中不由得有了一丝疑虑,于是便立即奔回去找林意茹了。

“什么?”当林意茹听完安芷的描述,惊慌地花容失色。

“嫂嫂,你怎么了?”看到林意茹这般样子,安芷的心也不由得“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按照你的描述,那应当是靖王萧衍之。”林意茹也是在京城长大的官家少女,虽然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然而因着她母亲胞妹是宫中皇妃的缘由,她也进过几次宫,自然是对宫中的人略知一二。

“靖王萧衍之?方才我听得他唤表哥的字,莫非,他们很熟?”安芷问道。

“不,我并没有听阿全提过他与靖王有什么关系,你方才的表现,应当还算合理,也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只是,阿芷,我觉得我得这几日将阿全在京城方面的人际关系也与你梳理一遍,即使咱们现在远离京城,也得防着今日这样的局面出现。”林意茹道。

安芷点了点头,没错,这件事,刻不容缓!

而那一头,走出安府的那人,在走了一段路之后,确认四周无人,便开始施展轻功,几个起落便落在安府后的一条小巷里,小巷里听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那人跳上马车。

“如何?”里面有一人正端坐着,他的手中拿着一本书,然而眼神却并未落在书上。

“回

王爷,那安道全,并没有对属下冒充王爷起疑,而且……而且他放佛并不认识王爷,即使属下穿着王爷寻常常见的衣物,带着寻常常见的配饰,即使他曾与王爷并未直接接触过,但是也应当拆穿属下的谎言才是。”那人竟然是方才出现在安府的人,此刻他正汇报着自己在安府的所见,并恭敬地用双手递上手中的玉佩。

“哦,这样么。”被称呼为王爷的那人轻笑一声,“本王已经知道了,你下去吧,记住,今日之事,不可对任何人提起。”

“是,王爷。”那人应声退下。

此刻,夜幕已悄然降临,被称呼为王爷的那人用火折子点燃了桌子的灯火,灯火映在他脸上,这人赫然便是白天安芷在街上为之解围的那人。

“安道全啊安道全,你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把戏?”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